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阿富汗伤兵肉体好治,心病难医

现代医学和空中野战医院可以拯救驻守阿富汗的德国联邦国防军受伤士兵,甚至是重伤士兵的生命,但他们遭受的心灵创伤却难以愈合。近几年来,心灵创伤难以愈合的德国士兵人数增加了三倍。他们噩梦不断,惨烈的一幕幕经常重现在眼前。如今,相关士兵代表,社会及教会机构要求为这些返乡士兵提供更好治疗的呼声愈发高涨。

default

驻阿富汗的国际安全援助部队随时面临自杀性袭击的危险

"如果两名士兵站在一辆车前,旁边有5个孩子在玩耍,这时有名男子向士兵走来,人们不会料到,这位男子的外衣下已捆绑了炸弹,他会引爆自己身上的炸弹。在爆炸中死亡的不仅有德国士兵,也包括在场的5个孩子。"

中将沃尔夫冈·奥托在回忆2008年发生在阿富汗的一起自杀式炸弹袭击事件时这样说道——遗憾的是这样的事情在阿富汗并不鲜见。

这是一场梦,一场噩梦,但人们却无法从梦中醒来。"这是我毕生亲眼目睹的最可怕的一幕。残肢断臂,血肉模糊的尸体。尖叫声,呼喊声,所有的一切都在爆炸中被摧毁。滚滚浓烟升腾而起,向四处蔓延。"

克里斯托费尔·普罗多夫斯基是德国联邦国防军的士兵。2003年6月,他高高兴兴地与战友们坐在一辆大巴里。他们在阿富汗的使命结束了,很快就将踏上返回德国的归程。然而这时,一名自杀式炸弹袭击者驾驶一辆出租车向他们的大巴急速驶来,普罗多夫斯基并没有看见这辆出租车,只听到了剧烈的爆炸声——之后他倒在了大巴里。"随后,我们将两三名战友从车里救了出来,当我再返回,试图救出第4名战友时,一名战友对我说,你流血了,快看看。我这才认真打量了一下自己,发现,两个手臂都被炸伤,血管破裂,鲜血流个不停。"

普罗多夫斯基的手术整整持续了5个小时。他被从死亡的边缘救了过来。在事发近6年之后,他几乎失去了听觉、嗅觉和味觉。更为严重的是,往事经常在脑海中重现,频率是每天15到20次。他甚至不知道究竟什么是诱发原因。当然有时是因为收音机或电视机中的报道,有时是一声巨响,但更为经常是无缘无故的。

据普罗多夫斯基本人说,每当这时就会心跳加快,大汗淋漓,全身不停地颤抖。无法正常思维,完全处于失控状态。

2003年袭击发生时,弗朗克·多恩塞夫也在车上。尽管他的外伤已经治愈,看似健康人,但实则不然。心灵的创伤难以治愈。多恩塞夫说,只要他听见有人叫喊,但又见不到人,他眼前就会立即出现当年的血案场景。

像多恩塞夫和普罗多夫斯基这样的士兵并不在少数。医学术语将其称为创伤后应激障碍。根据2007年的统计数字,曾在阿富汗经历惨剧的士兵人数是149人,2008年已经增加到245人。据估计,实际数字要高出官方统计数字四倍。对于这样士兵来说,战争依旧在继续着。他们的典型病症是:惨剧一再在脑海中出现、沮丧、易怒、失眠、恐惧感、强迫症和自我封闭等等。

为此,德国国防部长荣建议这样的士兵在返乡后立即接受专业治疗。

普罗多夫斯基自2005年以来长期病休,并一直在接受治疗。他的情况已有所好转,但是没有人知道他能否最终摆脱2003年夏季那一场噩梦的纠缠。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