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阿塔克讨论资本主义是否已走到尽头

反全球化网络组织"阿塔克"召集了一次有1000多人参加的会议,在柏林讨论怎样为目前的经济危机寻找出解决方案。在3月6日至8日的三天讨论期间,他们以"资本主义已走到尽头"为题,与工会、非政府组织、大学学者以及关心政治的人士探讨了如何应对时代变迁的问题。

default

阿塔克去年10月27日在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外示威:解除金融市场的武装

很久以来,自我管理运作的市场被广泛地看作是唯一可行的世界经济秩序。金融市场崩溃以及后来覆盖全球的经济危机发生以来,新自由主义学派的理论在辉煌了30年之后,可能就此宣告失败。德国公营行业工会主席比西斯克(Frank Bsirske)认为,如果银行理事会已失去评价自己金融产品风险的能力,那么,市场也就失去了它的统筹管理能力。

作为例子,比西斯克提到信用违约互换(Credit Default Swaps):"什么是'信用违约互换'?这就是信用风险保险。一家银行向一家企业发放贷款时必须考虑,怎样才能降低风险。这时有人过来给它提供所谓的信用风险保险。如果企业失去偿还能力,那么,保险公司出面支付贷款。银行想,这可不错。保险公司当然也认为,这样做不错,因为从现在起我就源源不断得到保险金,而且有点运气的话,不会出现风险。我还可以出售信用风险保险,用它来做生意。最好是,我把它同别的东西混合一下,出售综合产品。"

比西斯克这段生动的描述,引起了观众的笑声。他讲述的,就是爆发全球性金融危机的根源,即拿风险保险做生意,现在,就是这类生意完全失控了。比西斯克说: "关键一点是,'信用违约互换'的规模巨大,全球已达到62万亿美元,这个估计值比全球每年的经济总产值 - 即54万亿美元高出很多。"

换一句话说,通过对这类完全是假想的金融产品的交易,产生的市场空间超过了实际经济价值。因此,现在许多银行向国家提出的援救要求,从长远看只能是非分之念,因为将全世界的风险保险加起来超过了全球创造的实有经济总值。因此,一些参加"阿塔克"会议的成员要求政府,与其加大所有人的损失,不如让投机家"吐血"。来自莫斯科的经济学教授布茨加林(Aleksandr Buzgalin)认为,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案之一是对企业进行民主化改造。

他说: "如果国家从你们口袋里拿走7000亿美元、8000亿美元,或者1.5万亿美元,把它们放到金融投机商的口袋里,这可是一个了不起的角色。国家就是这么重新分配了这1万亿美元。解决的方案只能是建立新社会,建立公民社会,建立草根民主。不过,这在资本主义体系内是可能的吗?我所看到的规律是,公民社会和草根运动的权利越大,资本主义的成分就越小。"

身为社会主义者的布茨加林提出的以上建议,同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期间共产党人提出的改革建议有相似之处。当年,在经济学家奥塔·锡克领导下,捷克推出了一个新型经济模式,其中,不是由国家,而是由工人控制企业的运作。在这个理论指导下,市场经济体系可以脱离资本家。布茨加林说:"我们要去触动统治力量的利益,这些人有钱、有权,他们还控制着媒体,因此,这样做不无危险,但我想,我们有足够的勇气。"

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首席经济师弗拉斯贝克(Heiner Flassbeck)虽然不认为目前的经济危机是一场阶级之争,他也不赞同布茨加林的观点,但他说,目前的世界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到了非行动不可的时候, "危险的信号是,国与国之间展开了竞争,工资普遍承受很大压力。还有一个危险用不着我来描绘,这也是在经济萧条后总是会发生的事,即一体化的进程倒退了,我们退回到过去国家各自为政的地步。"

为了不让这一危险扩散,今后,世界经济应当以民主的方式得到控制,地球上的财富必须重新分配。"阿塔克"会议的与会者们,至少在这一点上达成了共识。

作者:Jutta Schwengsbier / 李渔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