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防病无须灭犬

自2006年11月7日起,中国开始施行“一户一犬政策”:无证“黑”狗、肩高35厘米以上的大型犬以及品性凶猛的烈性犬遭到收管、捕杀。北京当局三周前推出的这条新型养狗政策激起了社会上的反对狂澜,亚洲动物基金会(AAF)每日访客不断,义愤填膺的户主们聚集一堂,声讨有关部门虐杀犬只的残忍手法。

default

救救爱犬

北京市突然发布的养狗规定旨于遏制狂犬病继续上升的趋势。据媒体报道,云南省楚雄州牟定县政府在当地爆发三起狂犬病病例之后,从7月25日起开始发动了一场为期5天的“杀狗行动”。截至7月30日,超过5万只野狗或者家犬惨遭屠戮。另外,在上海、济宁等地区也相继掀起了“打狗风暴”。

据中国卫生部上个月公布,狂犬病已经成为中国主要的传染病类型,在今年的头9个月里出现2254例疫情,比去年同期增加30%。过去5个月里因感染狂犬病而死亡的患者人数高过肺结核或者艾滋病,仅仅9月份就有318名死者。同时,统计数字表明,北京市在过去的20年里从未发生过狂犬病死亡案例,因此,此次“灭狗计划”可能是2008年北京奥运市容净化工作的一部分。有迹象表明,一旦“养犬政策”在北京试点取得成功,当局将在中国各大城市进一步推广战果。

然而,大规模灭犬的野蛮屠宰法一再被证明并非有效减少野狗数量、从而杜绝狂犬病病源的良方。解决此类问题的更为廉价的革新方案,如“捕获/节育/放生”或者“动物计划生育政策”在世界范围内取得了不错的成效。安徽大学的一位疫情防治教授承认,“预防狂犬病确实还有许多更为有效的措施,如集体注射疫苗、改善饲养环境等等,大规模屠杀只是一种短期内速战速决,但长远效果不佳的简单做法。世界卫生组织已经通过对多个国家的实例调查证明了这一点。”

世界卫生组织的传染病专家Francette Dusan女士表示,迄今为止,科学家们已经在从动物到人类的疫情传播控制方面做出了卓有成效的科研工作,“但这些成果并未在中国得到有效的贯彻。相反,人们还是一味地杀狗。”

今年头半年,北京爆出7万例遭狗咬伤的事件,据新华社报道,这一数字有每年同期增长1万例的趋势。另据官方英文媒体《中国日报》报导,北京市今年有55万只登记在册的家犬,但有关方面估计,另外还有45万只无证“黑”狗,主要原因是户主不愿交纳500元人民币的登记费。另外,有些宠物狗个头过大,超过了官方允许的合法标准。

中国传统家庭模式的崩溃以及单身人口数量的激增使得宠物狗日渐演变为家庭重要成员。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创办者及负责人Jill Robinson女士表示:“数以百万计的中国户主与他们所饲养的宠物之间情深意切。即便是最铁石心肠的人在读到我们所收到的信件时也不禁动容。因此,中国政府急需采用更科学有效的狂犬病预防手段。”

Robinson还呼吁中国当局听取专家意见,采纳亚洲动物基金会提供的援助,“中国政府已经在过去的若干年里锐意创新,有效战胜了难以克服的问题。他们应该继续沿用这种智慧,创造人类与动物的和谐共存的环境。”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