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非常德国

闲话德国:“难民不是移民”

这句话是中国外长王毅前不久在贝鲁特访问时说的。在专栏作者张丹红看来,欧盟正因为混淆了这一界限,因此解决难民危机无望。

在难民问题上,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达成罕见的共识。民调显示,百分之98的中国人反对大规模接收难民。上周中国外长王毅在贝鲁特会晤黎巴嫩外长时说:难民不是移民。在世界各地流离失所的难民还是要回到自己的祖国,重建自己的家园。因此,中国愿意帮助难民接收国,推动热点问题降温。也许王毅在强调"难民不是移民"的时候,脑子里浮现的是欧洲难民危机的混乱画面。

欧洲似乎抵挡不住新移民浪潮的压力。原因是,欧盟原则上给与生活在欧洲之外的60亿人民倚仗难民法移民欧洲的权利。仁慈与不可思议的轻率结合到一起。

日内瓦难民公约和欧洲人权公约是在上世纪两次世界大战带来的人道灾难背景下产生的。德国的庇护法尤其宽容。只要在德国边境说出"Asyl(避难)"这个词,德国就保证启动一套复杂的司法程序来个案审理。只要申请庇护的人数有限,这种做法无可厚非。

打官司移民欧洲已成时尚

后来,申根协定取消了内部边界。欧盟本着相信上帝的原则,没有认真考虑如何守卫外部边界。与此同时,庇护法在欧盟层面得到扩大。著名历史学家Hans-Peter Schwarz将庇护分为两种:一种是提供庇护的国家掌握自主权,确定接收条件;另一种是提供庇护的国家以庇护申请者的愿望和需求为行动准则,保证审核每个个案,保护普天下所有受压迫和受迫害者。世界上其他的民主国家选择了第一种庇护方式,只有欧盟选择了第二种。这样,每个人都有得到了通过打官司移民欧洲的权利。

Hans-Peter Schwarz (picture alliance/dpa/A. Burgi)

Hans-Peter Schwarz

不仅如此,2009年,欧盟在里斯本条约中将庇护法的适用范围扩大到战争难民。考虑到当时中东危机已经局部爆发,难民人数激增,欧盟的决定就更令人不解。当然,我们也不能不提的是,几个参与战争的欧洲国家对危机负有相当的责任。

道德至上的德国绑架同样道德至上的欧洲

在庇护和难民问题上,欧洲本来就选择了一条特殊道路;2015年秋天,德国又在欧洲走特殊道路。德国开放的边界和欢迎文化的狂热引诱数十万人前来欧洲。Hans-Peter Schwarz在他的新著"以欧洲为目标的民族大迁徙"中写道:"战争难民从一个不必为生命担忧的国家转移到另一个同样安全、只不过他认为处境会更好的国家,这是欧盟的难民考核准则没有预见到的情况。"在这位历史学家看来,德国的有关机构和大部分媒体将"这些可怜的人们一概视为战争难民甚至政治难民,这是对欧盟难民法的滥用"。

Deutschland DW Redakteurin Zhang Danhong (V. Glasow/V. Vahlefeld )

作者张丹红

这之后,联邦政府试图将这些难民宣传为正在老化的德国社会亟需的劳动力。最迟到这时,寻求庇护者、难民和移民之间的界限完全被解除了。

Schwarz对这一政策的后果做了一针见血的描述:"将来自陌生文化的低技能阶层的多子女家庭纳入我们的福利体系,同时接收众多来自非洲或穆斯林危机带的绝大多数不适应欧洲劳动市场而且今后也不会适应欧洲劳动市场的年轻男子,已经使很多地区不堪重负。""一个以人道普世价值为准的道德"和"一个以首先保护本国国民及其权利为己任的民主宪法国家的原则"越来越难以结合到一起。

Berlin Ankunft der Flüchtlinge im Herbst 2015 Jubel (picture-alliance/dpa/G. Fischer)

2015年九月,德国欢迎文化达到高潮

政治精英并没有改弦更张的迹象。在德国的选战中,各传统党派都努力避开"移民"这个事关国家未来的话题,大家更关心同性恋的婚姻平等。在这种令人沮丧的境况下,至少我的故乡保持冷静的头脑,在难民问题上明确自己的原则。对此我深感欣慰。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