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非常德国

闲话德国:“这个恬不知耻的家伙”

德国电视二台讽刺节目(Neo Magazin Royal)主持人波默曼以一首恶俗诗引发国际纠纷,并使总理默克尔里外不是人。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专栏作者张丹红对他表示敬意。

Jan Böhmermann

讽刺节目主持人Jan Böhmermann

(德国之声中文网)首先我要声明:我认为波默曼的恶俗诗很成功,或者说,他讽刺土耳其总统不懂得讽刺艺术的方式令人叫绝。看他节目的时候,我大笑不止,比此前Extra3批评埃尔多安的节目过瘾多了。正是土国总统对那一套节目的过分反应激发了波默曼的创作热情。

个人认为,与幽默完全不沾边的人们最好不要看政治讽刺节目,特别是不要看一个(仍然)存在言论自由国家的讽刺节目。可土耳其总统偏偏近来养成了看这类节目的习惯,而且每一次都火冒三丈。

是现实还是讽刺?

他一发火儿,别人就要遭殃了:德国驻安卡拉大使定期被叫到土国外交部受训;安卡拉要求德国政府启动对波默曼的刑事诉讼;德国总理府、外交部和司法部的危机指挥部就此日以继夜地讨论。对土耳其副总理来说,35岁的波默曼这个"恬不知耻的家伙"侮辱了7800万土耳其人,犯了严重的反人类罪;埃尔多安还以私人身份控告波默曼。这么一幕接一幕的现实讽刺剧让人目不暇接。波默曼以最小的投入获得最大的效应。佩服佩服!

我在这几天里等于上了一个德国刑事法速成班:侮辱德国总统受到刑法第90条追究;对外国首脑不敬,触犯的是刑法第103条,最高可判五年徒刑;不过立案的前提是第104条:德国政府授权法院开动诉讼程序;刑法第185条的内容是诽谤,最高可判一年徒刑。也就是说,侮辱国家元首和侮辱一般人受到的处罚大不相同。不是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吗?

Der Spiegerl Cover Ausgabe Nr. 14 2.4.2016 Der fürchterliche Freund

《明镜周刊》封面:吓人的朋友

观点不分正确和错误

那些自认为观点永远正确的人们不妨再研读一下德国基本法有关言论和艺术自由的第5条。其内容是:每个人都有口头、书面和图像发表自己观点的权利。可见观点本身没有正确和错误之分。

这两天我还了解到,1987年德国政府是以何等的自信处理与伊朗关系危机的。那一年惹祸的是喜剧大师 Rudi Carell,他在节目中取笑了伊朗革命领袖霍梅尼。德黑兰要求波恩政府道歉,科尔总理的发言人奥斯特平静地回答:我们不干预节目的制作,因此也不能为某个节目而道歉。

这与时下总理默克尔的表现大相径庭。她先是对德国大使受照会迟迟不表态。波默曼的节目刚一播出,她便忙不迭地与土耳其总理通电话,批评波默曼的恶俗诗"有意伤人"。她显然想以此低姿态息事宁人。但埃苏丹偏不领情,对德国政府和波默曼不依不饶 - 因为他清楚知道默克尔在难民问题上依赖他,于是让她不知所措、让她惴惴不安。

欧盟与土耳其的分工合作

为了缓解难民危机,德国和土耳其核计出了那么一个万全之策:默克尔可以继续保持其圣母形象,安卡拉则把脏活儿包揽下来。为此,柏林给与埃尔多安物质和精神上的奖励。这个方案的美中不足是:默克尔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了埃尔多安这个喜怒无常、敏感多疑的家伙。更有甚者,他在国内的做法经常与欧盟的价值风马牛不相及。

现在德国总理默克尔深陷困境。由于她已经宣布这首恶俗诗超出了言论自由的界限,因此她理应满足埃尔多安司法追究的要求。但是假如她做出这样的决定,将在德国激起抗议的浪潮。如果德国政府在安卡拉的压力面前投降,那么今后德国还有资格批评其他国家缺乏言论自由的国家吗?而且默克尔以此向国内记者发出什么样的信号呢?是不是告诉他们今后在可能违背国家利益的情况下最好住嘴呢?向埃尔多安低头也许会激发更多讽刺大师效仿波默曼的榜样。果真那样,德国大使就可以直接在土耳其外交部搭帐篷了。

假如默克尔遵循言论自由的原则、拒绝埃尔多安的要求,那么这位专制君王可能会在恼羞成怒之下推翻与欧盟的难民协定,这将使默克尔不得不重新面对汹涌的难民浪潮。

也许那样一来,她终于会认识到欧盟必须自己保卫自己的边界,而不该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一个缺乏幽默感的男人。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