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非常德国

闲话德国:请不要再谈性别歧视了

感觉每隔几个月德国就展开一场关于性别歧视的讨论。最新的这一轮是德国司法部长马斯挑起的,因为他宣布正在起草禁止性别歧视广告的法律。专栏作者张丹红认为他这是吃饱了撑的。

(德国之声中文网)准确的说法是:这位社民党政治家打算修改不公平竞争法,禁止将女性和男性当作性对象的广告。其实,"男性"不过是后加的,其初衷是为了保护我们女性,使我们在广告中不致成为男性情欲的对象。在司法部长眼里,我们又变成了可怜的牺牲品。

从未感到受歧视

不过,很遗憾,马斯先生,我并不认为自己是牺牲品,我甚至这辈子都没有过这样的感受。小时候,我不用像姥姥那样裹脚;15岁时不用嫁给一个父母为我选择好的门当户对的男人;上学期间,女同学的成绩遥遥领先;当中国女排五连冠的时候,男足却怎么也冲不出亚洲。一句话,当时的女性很难在男性面前压抑优越感。

上世纪80年代末我来到德国的时候,此间的男女平等也达到了一定水平。当初与我竞争德国之声位置的几乎都是能干的女性,于是也便不存在性别歧视的问题。再后来我做到了家庭和职业兼顾 - 这在德国有一定难度,但总体来说框架条件在不断改善。在编辑部里,我周围全是知书达理的男同事;在家里,我也从未受到丈夫的压迫。

Deutschland sexistische Werbung

批评所指的代性别歧视的广告

年轻女性大多不再对女权感兴趣

今天的年轻女性也不认为自己是牺牲品。女孩子们倾全力在毕业典礼上光彩亮相,这在女权主义者看来可能是对昔日理想的出卖;在我看来,她们不过是充满自信地展示青春的美丽。因为与男性相比,我们是更加美丽的性别,为什么我们对此要遮遮掩掩呢?

当一些穿短裙的女同胞在汽车展上搔首弄姿时,我不感到这是对我们女性的侮辱,更不希望让穿着暴露的男性取而代之。要依我,车展就是车展,不用一起晒人肉。不过众口难调,大家可以讨论,国家何必出面干涉呢?

假如广告上出现一位穿比基尼的女性就是将所有妇女变成了性对象,那么今后如何做比基尼的广告呢?或者内衣?有不裸露的方法吗?我想象不出。

性别歧视表现多样

再说性别歧视不仅表现在裸露肉体,一个在广告上无缘无故微笑的女性在有些人看来是幼稚和低三下四的表现,是可忍孰不可忍。

动物也并非与此话题无关。近来我一听到"山羊"这个词就产生性联想,想排除这些杂念都不行。

颜色也可能产生挑衅的效果。中国的一座车库将女性停车区域的墙涂成了粉色,引起女权人士抗议。

Heiko Maas

司法部长Heiko Maas

如果我说"我觉得马斯性感",那么这是将他贬低为性对象了吗?按照女权的解释没有,因为在她们看来,我们对男性就不可能构成性歧视,因为我们不拥有机构权力。不过,难道我们德国的最高领导不是一位权力巨大的女总理吗?

新法律创造新的官僚机器

现在我完全糊涂了。按照司法部长的意愿,单个人认定的性别歧视是否也符合大众的普遍感受,今后将由法官来裁定。一项新的立法激活无数的官僚和司法程序,这在德国似乎是家常便饭。

其实德国迄今的实践很值得称道。如果你认为某则广告具有性别或其他方面的歧视倾向,那么你可以上告广告理事会。理事会如果同意你的意见,它会公开批评做广告的公司。一般来说,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公司会立即撤回引起争议的广告。

与跨年夜事件有关?

不过,政治怎么会相信广告者的自律。决策的人们想通过行动告诉我们,他们在时刻关心着我们,特别是妇女的贴心人。科隆跨年夜事件之后,社民党立即将刚刚开始的2016年设定为妇女年,现在马斯部长打算以实际行动来证明妇女年的名副其实。

在此背景下,这项立法计划就更让人感觉不是滋味了。马斯将以北非移民为主的大规模性侵上升到全社会的高度,这实际是试图将跨年夜罪行以及由此暴露出的北非移民融入问题淡化处理。

假如我冤枉了部长,那我至少可以说,一个日理万机的政治家竟有闲心制定如此多余的法律,简直是吃饱了撑的。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