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非常德国

闲话德国:被奸污的博爱

弗莱堡的奸杀案被侦破。涉嫌凶手是去年单独来德国的未成年难民。专栏作者张丹红呼吁德国政府修改大包大揽接收难民的做法。

(德国之声中文网)每当此间媒体报导难民犯罪事件以及政治家对此的反应时,我总感觉他们把老百姓当成三岁的孩子。弗莱堡奸杀案涉嫌凶手被逮捕之后,德国副总理加布里尔说:"这样令人发指的事件在第一个阿富汗或叙利亚难民来德国之前就发生过。"真的吗?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总理默克尔警告不得煽动反对难民的情绪。当然,如果祖父辈上屠杀了六百万犹太人,你会随时成为极端右翼蛊惑宣传的牺牲品。

我的祖父母曾经是日本法西斯的受害者,因此我没有法西斯基因的嫌疑,因此我敢于大声说:弗莱堡事件使我受到极大的震动和愤怒。震动是因为我自己也有一个与被害姑娘一般大的女儿,也在读大学,也喜欢参加派对,也经常夜里两点骑自行车回家;愤怒是因为涉嫌凶手属于德国不惜血本进行关爱的难民群体 - 未成年无人陪伴难民。德国地方政府为他们每个人的月开支为3000到5000欧元,以保障一天24小时监护。家庭部长施维希格呼吁德国家庭收养这些可怜的孩子。很多家庭响应了国家的号召。弗莱堡的一家德国人就把那位涉嫌凶手领进了家门。遇害的玛丽亚也经常利用业余时间关照难民。因此,对我来说,那个阿富汗少年的行为是对德国人博爱的最大奸污。

也许这是该事件如此震动德国的原因 -即使电视一台的新闻节目认为它不过是个区域性事件,不值得报导。按照这个逻辑,那些关于无私帮助难民的德国人和迅速融入德国社会的难民的报导也不该在全国性节目里出现,因为它们太区域化,太琐碎了。不过,事实并不是这样,你只要打开电视,到处都充斥着正能量的报导。公法电视台给人的印象是:无论如何要让大家相信政府的难民政策是正确的。

Boris Palmer Oberbürgermeister Tübingen ARCHIV 2013 (picture-alliance/dpa/Christoph Schmidt)

图宾根绿党籍市长帕尔默

 

不欢迎不同意见

 

假如有些政治家说出一些大实话,比如图宾根绿党籍市长帕尔默(他曾经在科隆跨年夜大规模性侵事件之后说:我们的慷慨帮助被滥用),那么马上会有党友建议他加入民粹的选项党,有些媒体人士称帕尔默为 "绿党的特朗普"。

这种"凡是反对难民政策的都是纳粹"的思维方式使我们无法针对现行难民政策展开就事论事的讨论。几十年来德国的做法是,只要到了德国边界就照收不误,即使来者明显没有避难原因,不是来自战区,而且公然在欺骗德国。一位在难民营工作的女士对我说,她那里的难民很多以假身份登记。有一次二十几名未成年无人陪伴难民被大巴送到了青年局,结果青年局一概拒收,因为这一车的难民全都隐瞒了真实年龄。

这位工作人员说,谎报年龄的做法在年轻的阿富汗人当中特别流行。因为与叙利亚人相比,他们的避难申请得到批准的几率不高,一旦申请被拒,未成年人不会遭到遣返。我估计,如果调查证实被逮捕的阿富汗难民确实是凶手,那么他将会因未成年而免遭遣返的命运。

Zhang Danhong Kommentarbild App

本文作者

 

真正需要保护的不必撒谎

 

我大胆地断定:真正需要保护的不必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为什么德国不在边界检查,只让那些持有效证件的入境?为什么难民不可以在德国驻本国大使馆提出庇护申请?我知道,德国现行的庇护法是另外的规定。不过为什么不能让法律适应现实?真要细究法律的话,去年夏天到今年冬天完全敞开边界的做法合法吗?环顾周围国家,德国的做法是独一无二的,为什么德国坚信自己的特殊道路是唯一正确的呢?可以肯定的是:只要我们继续为所有在蛇头帮助下走到了德国边境的人立案,而且不坚决遣返庇护申请遭拒的难民,那么我们就没有更多的精力帮助那些真正逃避战争和受到政治迫害的人。

其实,德国的避难法和日内瓦难民公约的目的不正是为这些人提供救助吗?现在,那些因逃避战乱而来到德国并诚心融入德国社会的人们受到部分德国人的集体怀疑。当然,我们可以把这些对难民敬而远之的德国人都归入极右阵营。但是说心里话,连国家都不愿意在需要帮助者和存心奸污博爱者之间做出区分,怎么能要求老百姓在难民连续犯案的时候保持冷静的头脑呢?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