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非常德国

闲话德国:绿党的性别政治正确

在德国,男女平等特别表现在语言上。领导讲话不能简单说:“亲爱的同事们”,而是“亲爱的女同事、男同事”。绿党在刚刚结束的党代会上又别出心裁。专栏作者张丹红对此不以为然。

(德国之声中文网)上周,德国绿党党代会上通过的一项决议令人大跌眼镜。原来,该党认为迄今德语中的性别区分只考虑到男性和女性,对其他六种性别或性取向者(同性、双性、变性等)造成歧视,于是通过决议,今后在绿党内部文件中使用"性别星号"。该决议引起网友的热议和嘲笑,而决定为此辩护的绿党政治家在公共媒体上使用这一星号,因此这一标志已经超出内部文件的范畴。

德国人讲究政治正确是出了名的,在性别问题上也不例外。总理默克尔在新年致辞的时候要说:"亲爱的女公民、男公民";社民党主席加布里尔在党代会上的讲话要以"亲爱的女同事、男同事"开头。假如我们台长在员工大会上笼统地说"亲爱的同事们",那么妇女代表马上会提抗议,敏感一些的女同事也可能愤然离席。不过,这样的事情不大可能发生,因为德国的上司们已经将体现男女平等的称呼融入了血液里。

Zhang Danhong Kommentarbild App

德国之声专栏作者张丹红

语不惊人死不休

这是口头的功夫。那么落实到书面上呢?每次都男女有别地称呼不是很花时间吗?为男女平等最为呕心沥血的绿党因此而绞尽了脑汁。以大学生(Student)这个词为例。如果把政治正确的讲话方式"Studentinnen und Studenten"书写下来颇为麻烦,于是绿党建议简化为"StudentInnen",大写的"I"意味着男女的分界线。这个建议很有争议,有人认为不够清晰,不如用下滑线"_",男女大学生的统称于是变成"Student_innen",或者干脆避免这些容易产生性别歧视的字眼,将studierend这个第一分词形式变为名词"Studierende",这种说法最保险。

不过,这些规则都不能令绿党基层满意,原因我上面也提到了:迄今的措施都只考虑到男女两个性别,却忽略了男同性恋者、女同性恋者、无性别者、性别不确定者、双性者以及变性者这六个群体(缩写为LSBTTI)。为了将他们都体现在称呼当中,绿党于是发明了性别星号,并在党代会上正式通过。统称大学生的书写方式变为"Student*innen"。Student代表男性,星号是男女之外六种性别和性取向的象征,innen仍然代表女性。

这让我想起其他性别政治正确的荒唐事例。去年柏林洪堡大学一位名为Lann Hornscheid的教授自认为非男非女,要求大家称他(她)为Profx.。莱比锡大学决定将男女教授统称为Professorin(女教授),这更令人啼笑皆非。

Deutschland Gesine Agena Bündnis 90/Die Grünen

绿党妇女政策发言人Gesine Agena

绿党妇女政策发言人Gesine Agena在《时代周报》上撰文为性别星号辩护:"星号代表了我们绿党的信念:我们的国家应当为所有的群体提供生存空间,也包括语言上的空间。"在她眼里,不赞成星号的就是反对女权,反对男女平等,在政治上属于极右的阵营。

请考虑移民和难民的利益

我认为,这位芳年28岁的女性大可不必如此危言耸听。在默克尔的联盟党也对难民浪潮感到无法招架的时候,绿党自视为"欢迎文化"的最坚定捍卫者。既然他们最欢迎难民和移民,那么他们也应当想到这些外来者的融入问题。融入始于语言。掌握德语的难度本来就不小,他们忍心要求这些来德国寻求幸福的人们在牢记定冠词、学习变格变位之外还要理解性别星号的意义吗?

语言反映现实 - 这是绿党人士常爱说的。那么德国的现实是什么呢?以Politiker(政治家)这个词为例,尽管其原始意思是男政治家,但提到政治家,我脑海里首先浮现的是总理默克尔;担任国防部长的是英姿飒爽的冯·德·莱恩女士;代表德国参加巴黎环境峰会的是女环境部长芭芭拉-亨德利克斯;低收入群体的救星是女劳动部长安德雷娅-纳勒斯。德国的政治现实早已超越了在绿党看来充满性别歧视的德语。

Sprachkurs für Flüchtlinge aus Syrien Eritrea Iran Irak Deutschkurs Deutsch lernen

对于移民而言,德语本来就是一道难关

接受绿党的再教育?

绿党的大部分政治主张我举双手赞成,但是迄今我却很难在选举时投该党一票,原因大概是我总感觉他们想把公民按照自己的设想重新塑造。17年前,绿党曾经要求将油价涨到一升5马克,目的是强制公民以自行车取代汽车。两年前,绿党主张引进"素食日",每周一天把嗜肉的德国人改造为素食者。结果,每次绿党都因此在选举中受到选民的惩罚。也许出于自私的考虑,绿党领导层也该改变一下策略?

德国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欧元危机没有解决,难民危机又压倒一切。巴黎遭恐怖袭击之后,反恐又取代难民成为主题,上千德国士兵将冒生命危险前往叙利亚。在德国内政方面,三大执政党在议会拥有超过百分之八十的席位,在野党本来就感到窒息。作为昔日执政党和和主要在野党的绿党也许应当将主要精力用于监督政府的执政行为,提出具有建设性的方案,而不是挖空心思考虑如何在性别的政治正确方面更上层楼。

作者简介:张丹红出生于北京,在德国生活二十多年。她把对德国社会的观察记录下来,与大家分享。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