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非常德国

闲话德国:民主不好玩儿

专栏作者张丹红正在体验德国地方政治的坑坑洼洼。她在为捍卫波恩国际活动中心的斗争中遇到了一系列无从解答的问题。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一首流行歌曲有这样一句歌词:"成功不是幸运,而是血汗和泪水的结果"。不仅如此,成功甚至不一定带来幸运。一个成功的企业可能成为他人觊觎的对象,一座成功的机构甚至可能面临关闭的命运。原因可能是妒忌,或是个人恩怨。不过这些理由上不了台面,所以只能找其他的借口。

莱茵中文学校所在的波恩国际活动中心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过去三十年里,该中心成了全世界人民之家。在目前大规模移民的背景下,这样的机构更是有十足的必要。但波恩市政府偏偏对其判了死刑,而且要立即执行。理由很站不住脚。

理不服人

波恩市决策人最主要的考虑是节省开支,能省则省,以应对安置难民的巨额开支。不过活动中心迄今为难民提供的语言课又必须继续办下去,只不过换个地方,那么节省的是哪一段呢?刚刚退休的中心主任格拉姆博士说:"重新调整的费用可能更高。"市政府提出另一个关闭活动中心的理由是中心门口的台阶轮椅上不去。这是老房子的"通病",应当关闭所有这类建筑中的机构了?

听市政府的设想,根本没有老移民什么份儿了。将新老移民对立起来,这就是德国政治解决难民问题的方案吗?团结力量大,我们18个移民协会决定联合起来为捍卫活动中心而努力。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投身政治。

耗神的民主

我们征集波恩市民的签名,找政治决策人谈话,在每个下属委员会表决之前组织抗议集会。"下属委员会由专业政治家和市民组成",市政局的舒尔特女士说。这些委员会讨论表决的结果作为常务委员会做最后决定的依据。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常务委员会的成员们慢慢形成自己的意见。民主是需要时间的。

换句话说,市政府常务委员会的决策人没有先入为主的意见,毕竟他们不可能是所有领域的专家。于是他们倾听正反两方面的声音,最后凭天地良心做出决定。

Zhang Danhong Kommentarbild App

张丹红

这是民主的理论。实际上,在下属委员会不厌其烦地斟酌讨论之前,市议员们就已从各自政党的议会党团那里得到了自己该做什么表态的指示,而这一切主要关系各政党的利益以及与其他政党之间或结盟或作对的选择,表决内容是次要的。当然也有政治家凭良心来决断,但这只是个别现象。如果我冤枉了他们,那么为什么下属委员会以压倒多数支持我们、而常务委员会中支持和反对活动中心的力量仍然像几个月前一样旗鼓相当呢?这与我的不少记者同行有一比 - 他们的做法是,在调查采访之前确定报导的大方向,之后不顾调查结果勇往直前。他们的座右铭是:"我不让调查破坏我的故事。"而很多政治家的原则是:"我不会因事实改变自己的意见。"

不解的问题

有一次在市议会会议厅门前游行的时候,遇到了波恩市长Ashok Sridharan。他是一位有印度血统的精明强干的男人。他对我们的诉求表示理解,但同时坚决地说:波恩不再需要国际活动中心了,为难民开的语言课搬到大众学校。这使我无语。这位市长对自己下决心关闭的一座机构竟没有丝毫的了解。大众学校从事的是成人教育,而国际活动中心的对象是儿童和青少年。此外,大众学校最近一年因为给难民开语言班,早已人满为患,还经常借用活动中心的地盘。

还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什么一位有移民背景的市长偏偏与一个移民之家过不去呢?是特意表现他不偏向移民吗?此外,关闭中心的始作俑者是波恩青年局局长。按理说,他的官职使他本应是为青少年服务的活动中心的天然盟友。最不可思议的是:参与制定关闭方案的还有波恩市负责移民融入的专员。这位绿党籍女政治家上一次访问活动中心还是十年前的事情。是那一次与中心主任结了仇?

言论自由何在?

就在我们灰心沮丧的时候,传来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中心前主任格拉默博士被授予移民融入理事会颁发的融入奖。这使市政府尴尬不已。在前不久举行的颁奖仪式上,有关官员说获奖人不必上台。当理事会表示抗议时,他又说上台可以,但不要发言。

常务委员会的表决将于6月23日举行,估计结果将与英国公投一样扣人心弦。共同的斗争将我们这些移民组织凝聚到了一起,市政府对我们"各自为政"的指责也不攻自破。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