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非常德国

闲话德国:暴力还是温柔?

“不必要的手术比祈祷康复更为有害。” 这样有智慧的话出自德国滑稽大师冯-希尔施豪森之口。专栏作者张丹红认为,有时候“暴力”或温柔疗法都没有必要。

(德国之声中文网)大约一年前,我的左肩突然发痛。先生说:"你这是轻微的炎症,问题不大。"

当两个月之后仍然没有好转的时候,我去看外科医生。他马上开动一整套检查机制。首先拍X光,以排除骨折和骨裂的可能。不用拍片我也可以肯定地说:我既没有骨折,也没有骨裂。不过医生坚持,我只好从命。之后,他把我打发到一家矫形外科和放射中心。躺在大管子里被医疗器械的轰鸣声折磨了40分钟、再等待半小时之后,医生把一个大信封递到我的手里,里面是一百张我左肩内部结构的小照片。医生微笑着说:"您的肩膀有轻微的炎症,问题不大。"我简直哭笑不得 - 这个诊断我先生已经无偿做出了。

再回到外科医生诊所。他说,放射中心的检查显示,我的肩胛骨和肩关节之间只有六毫米的空间,比德国人的平均值少两毫米。他认为这可能是肩膀发炎的原因。他让我去做十次理疗,如果疼痛还没有消失,建议我手术拓宽肩胛骨和肩关节之间的距离。这是西医的惯用套路:先是一整套耗时耗资的检查,之后动刀子。医生为什么不想想也许我们亚洲人的身体结构与欧洲人有所不同?也许手术会引发新的疾患?我于是决定先做理疗再说。

手术往往造福于医生

就在理疗期间,我看了德国滑稽大师冯-希尔施豪森的一台名为"神医"的表演。这位曾经是医生的单口相声演员讲述了他的一段经历:为了摆脱膝盖的疼痛,外科医生建议他手术切除半月板 - 没有了的东西就不会再作痛。"今天,我的膝盖仍然痛,只是换了一种痛法",希尔施豪森说。德国每年的膝盖手术50万。在著名膝盖专家帕斯勒(Hans Pässler )看来,至少一半手术是不必要的。

Zhang Danhong Kommentarbild App

专栏作者张丹红

心脏是另外一个为外科医生创收的器官。据"时代"周报报导,德国心导管检查比其他国家多出两倍。

替代医学

医生用越来越先进的仪器做出越来越精细的诊断,对药品和手术的需求便越来越高。于是很多德国人厌倦了西医,转向所谓替代医学。在希尔施豪森看来,替代医学并不是现代社会的产物:"替代医学的传统可以追溯到浪漫主义时期,是启蒙运动和工业化的对立面。"它反映了人们内心深处对奇迹的渴望,对来自东方的"仙丹"尤其神往。希尔施豪森对我说:"德国人飞往斯里兰卡,按照那里古老的Ayurveda学说可劲儿敷抹未经检验的草药;而有财力的斯里兰卡人则去威斯巴登或伦敦问诊并接受治疗。"

这个描述也部分适用于传统中医。中医也是一种替代医学,在德国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可。尽管法定医疗保险公司仍然为患者的针灸和中草药买单,但为数不多的几家中医院仍然人满为患。与此同时,很多中国人抛弃传统,只信西医。这一趋势也非一朝一夕,而要追溯到1919年的五四运动。当时,年轻的知识分子提出西化的主张。在他们看来,传统文化是导致中国落后的祸根。在拒绝传统的过程中,中医也成为牺牲品。

Traditionelle Chinesische Medizin in Ottobeuren

中医拔罐

医生兼滑稽大师的希尔施豪森对传统医学(西医)和替代医学的严格划分不以为然:"我从没有听说过替代数学,为什么要接受替代医学的说法呢?"在他看来,将医学分为两个世界正反映了人类内心的分裂:"我们一方面向往灵性,同时又要求自己的身体享受一百年的保修期。"希尔施豪森也不愿把医生和喜剧艺术家这两个职业做严格区分。每当有人问他为什么弃医从艺,他总是反问:"谁说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领域呢?"

这位喜剧大师确实将两者联系到了一起。他成立了"幽默康复"基金会,经常把笑声带到医院。他对听众或患者的医疗建议也具备很高的参考价值。比如:"重症患者应当投循证的医学。"当医生提出手术或其他昂贵疗程的建议时,患者一定要问五个问题:"如此治疗的益处在哪里(有时需要强调一下对患者的益处)?可能的副作用是什么?如果我们先按兵不动、静观事态发展会怎么样?"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个问题是:"您是否会将推荐给我的治疗方案也用在自己和家人身上?"

这些建议我留待下一次使用。左肩的疼痛在十次理疗和若干次健身运动之后已经完全消失。

作者简介:张丹红出生于北京,在德国生活二十多年。她把对德国社会的观察记录下来,与大家分享。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