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非常德国

闲话德国:“救一只狗,吃一个中国人”

这是莱比锡网络交易平台Spreadshirt出售的一款T恤的设计。专栏作者张丹红认为这不是幽默,而是赤裸裸的侮辱。她决心挑战一个由来已久的偏见。

(德国之声中文网)您上一次吃狗肉是什么时候?我是上个星期。我把肉煮得烂烂的,香气浓郁,一闻难忘。我的邻居大概还在纳闷,她的四腿宝贝儿怎么踪迹全无?

这当然完全是我的杜撰。不过,自嘲已经成了我对付顽固偏见的最后手段。而所有中国人都吃狗肉属于格外顽固的偏见。

自从我在德国定居以来,感觉好像已经给百分之十的德国人口不厌其烦地解释过:中国只有一个特定省份的人民什么都不放过,只要能动的都可能上餐桌,只有汽车和人是例外。我向孔夫子宣誓保证,我这辈子从来没吃过狗肉,我的家人和好友也没有。除此之外,我从未在超市看见过密封的狗肉,在餐馆也没注意到相应的菜肴。

Deutschland DW Redakteurin Zhang Danhong (V. Glasow/V. Vahlefeld )

作者张丹红

有一天我不得不向女儿赌咒发誓,因为她刚刚在学校有了不愉快的经历。老师在课堂上提到濒临灭绝的鲨鱼,不经意地说:"这是因为中国人用鲨鱼翅做汤喝。"同学们将愤怒的目光投向女儿。

简单但是错误的逻辑

我安慰她,同时请她转告老师,即使偏见也应当力求准确。比如鲨鱼更应该当心的是日本人,狗则更该提防韩国人。我的一切努力都无济于事。很快女儿就被同学们视为残忍的狗肉消费者,下一步是养猫同学的愤慨。孩子们运用的是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逻辑:"中国(某个地方的)人吃狗肉。你妈妈是中国人,所以你们肯定对邻居的宠物下过毒手。"

我暗想,这纯粹是小孩子的逻辑。他们长大了就会自然摒弃。看来我错了。Spreadshirt网页上"救一只狗,吃一个中国人"或"救一条鲨鱼,吃一个中国人"的T恤设计表明,大人的思维也仍然可能短路。

那么到底多少人因为垂涎狗肉而让14亿同胞背黑锅呢?我没有找到相关的数据。不过我肯定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是清白的。我在微博上展开的调查证实了这一点。"没吃过,以后也不会吃","我绝对不吃。想起不知道怎样把家里的狗带来德国就沮丧","没吃过。以前不敢。后来成了素食主义者就更不可能吃了",这样的回答完全可能出自德国人之口。一位粉丝写道:"迄今没尝过。但是既然背了这个名声,以后要找机会尝尝。"

有人可能会问:那个臭名昭著的玉林狗肉节是怎么回事呢?首先,广西玉林市人口近7百万,占中国人口比例不到0.5%;第二,并非所有玉林市民都参加每年6月底的那一场饕餮;第三,狗肉节在中国也备受争议,动物保护者的抗议不比好莱坞影星的动静小。

Bildergalerie China Hundefleisch (Reuters/K. Kyung-Hoon)

中国也有很多动物保护救助者,他们从狗贩子手里买下了这些可怜的小生命

顺带我想说,我不认为食用猪肉、牛肉、马肉、兔肉或羊肉比消费狗肉要高尚。说到羊肉,我的粉丝向那家莱比锡公司提出了各种建议,其中一个是"救一只羊,杀一个土耳其人"。假如Spreadshirt采用了这一创意,会发生什么事情呢?我估计第一个出面干预的可能会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她会说:"在目前已经有些火热的气氛下,这样的举动是无益的。"接下来,德国法院会接到土耳其人雪片般的起诉,他们将指责Spreadshirt犯了煽动民众罪。之后,土耳其人和具有正义感的德国人将联合抵制这家网络公司,那些东德人马上会撤下网上的相关T恤。

敢与中国叫板

现在呢,这家本来无人知晓的公司一下子成了敢于与强大的中国对抗的英雄。他们以艺术自由的理由拒绝了中国驻德使馆提出的下架辱华T恤的要求。中国人的抗议甚至招来德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图片报"的关注。其标题是一个文字游戏,讽刺中国人不会发小舌音。

图片报的报导与愚蠢的T恤设计同样令人感到气愤。汉语里没有小舌音,因此我们必须为此苦练。我记得当初学德语的时候,每天早上刷牙时把漱口水放在嗓子眼儿汩汩发声。一个月后,突然有一天我不用水也能汩汩了。我像过年一样地高兴。其他上了德语这条贼船的中国人也与我有着类似的经历。这样的学习精神理应受到德国人的认可,而不是嘲笑。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