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闲话德国:政治正确压倒一切

美国大选结束已经一个多星期,很多德国媒体人仍然愤怒不已。专栏作者张丹红认为,媒体应当扮演客观报导的角色,而不是为了政治正确而愤世嫉俗。

(德国之声中文网)美国总统选举和英国公投脱欧如出一辙:主流媒体完全一边倒,并警告选民另外一边的危险性。结果呢,选民偏把选票投给另一方。

不过选前的那些民调不是也众口一词、认为克林顿必胜无疑吗?我有两个解释:第一,我相信德国民调专家伊丽莎白-诺埃尔-诺依曼的分析,人们只有在确定自己的意见符合主流的前提下才肯实话实说;第二,选前也有特朗普领先的民调,不过媒体认为这不具代表性,不值得报导。

媒体也进入后事实时代?

美国选举结果是民调机构和主流媒体的失败。我说媒体,也包括德国的同行。对我们眼中不该发生的事情,我们视而不见。因此,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把特朗普当真,对他极尽冷嘲热讽之能事。当他被正式提名为总统候选人时,我们仍然没有醒悟,不相信美国人民会愚蠢到把选票投给一个煽动家和骗子。我们继续对他的歧视性言论义愤填膺,不断地写评论,揭露这个跳梁小丑。我们没有做的是:平心静气地分析一下特朗普现象,他触及了选民的哪根神经?

我们指责特朗普是后事实时代的代表,我们扪心自问一下:我们媒体人那么在乎事实吗?写一篇抨击特朗普的评论,博得同事们的掌声,不是更简单、更省时吗?我们在象牙塔上过着舒舒服服的日子,因自己的道德优越而自我感觉良好。

我们在象牙塔上维护我们的价值和一个绝对政治正确的语言。公众人物讲话都要小心翼翼,因为任何有一丝歧视少数群体味道的言论都逃不过我们敏锐的耳朵。一旦发现"猎物",我们马上摩拳擦掌,打开我们政治正确的武器柜,取出现成的大棒:同性恋恐惧症、伊斯兰恐惧症、性歧视主义、极端主义,应有尽有。

别用事实吓唬老百姓

感觉我们奋笔疾书发表评论的频率高于踏踏实实地报导。当我们难得报导一回的时候,又常常是小心谨慎。"时代周报"总编迪-洛伦佐称之为"护理性报导"。意思是说,当我们报导一个事件的时候,要先看看人民是否接受得了,是否容易产生误解。这种倾向在一年来有关难民问题的报导上特别突出。德国著名的刑事犯罪专家今年一月曾经抱怨说,他在就科隆跨年夜大规模性侵事件接受一家公法电视台采访时,编辑事先告诉他不得在采访中提难民。他问假如提了会怎么样,编辑说将马上中断采访。这位编辑的想法一定是:如果把这一犯罪事件和难民挂钩,会影响到德国欢迎难民的气氛,担心这样会让民粹政党得势。他没有想想如此的做法不正是给民粹力量助选吗?

另外,我们大可不必将每一个主张限制外来移民的政治家都成为民粹。"商报"发行人施泰因加特在美国大选后以反思的口吻写道:"也许民粹政治家是更为现实的政治家。"不过,他是德国媒体中的例外。大多数记者似乎只能以继续谩骂美国未来总统的方式来承受特朗普当选的残酷现实。"时代周报"的评论员甚至不屑说出特朗普的名字,而继续像选举前一样称他为"恐怖小丑"、"墨索里尼的拙劣模仿者"等等。而特朗普的选民在此间媒体眼里是一群上了年纪、没有文化和失意落魄的乌合之众。之前我没有想到美国有这么多没文化、没追求的人民。

走出象牙塔

同样的神话是:支持德国选项党的都是工人、失业者和山沟儿里没见过世面的人。位于科隆的德国经济研究所今年四月的一项调查则显示:选项党是一个收入和受教育水平较高者的政党。

为什么这些人对现行体制如此不满?他们对未来的担忧是否有根据?这些是媒体需要认真报导和分析的问题。否则2017年德国议会选举之后,我们可能将不得不说:"选项党的巨大成功也有媒体的一份责任。"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