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非常德国

闲话德国:我的融合史

德国政府通过了第一部移民融入法,并认为这是历史性的成就。专栏作者张丹红借此机会回顾一下自己的融入史。

(德国之声中文网)当我上世纪80年代末来到德国的时候,比较其他移民有一个很大的优势:在中国日耳曼学毕业,消除了语言障碍。

在科隆大学,我继续攻读日耳曼文学,远大的目标是成为中国某大学的日耳曼语言文学教授。在科隆读书的第一天就下意识地为自己的未来打下了伏笔:和德国同学一起来到大学食堂,当他们问我是否去找自己的同乡时(当时在科隆读书的二十多个中国同学一起午餐,人称"中国桌"),我犹豫了一下回答"不"。飞了八千公里,不是为了又和中国人聚堆儿。不过,这一瞬间的决定也使我失去了第一时间挑选中国男友的机会。

两个月后,办完了居留德国的所有手续之后,我突然想了解一下德国的时政。于是我在报亭买了一份法兰克福汇报 - 这是我在中国唯一读过的德文报纸。我们曾在德国概况课上与外教一起研读过该报的征婚启事 - 还记得那节课笑声不断。现在,在科隆的街头,我怀着知天下事的闲心手捧法兰克福汇报。我深深出了一口气 - 现在是真正到了德国了。

Deutschbuch liegt auf einem Tisch in einem Integrationskurs

德国政府通过了第一部移民融入法,拟强制避难申请者参与融入培训班。

文化休克

第一个狂欢节让我惊讶不止:在科隆老城一个人头攥动的酒馆里,我受到混杂着酒气和汗气男人的夹攻。在日常生活里,德国人也不在意肌肤的接触。熟人见面左脸、右脸轮流贴的习俗我且适应了一阵。我不断对自己说:别那么多事,入乡随俗。

后来我的德国同学请我和他们一起去蒸混合桑拿。这可不行!自我战胜的过程整整花了七年的时间。今天,我不放过任何一个蒸桑拿的机会。

牧师太太 - 融入过了头

之后经历了激动人心的两年 - 与一位随军牧师的婚姻。婚前,他亲自为我主持受洗仪式。为什么新教牧师可以娶天主教徒或者穆斯林,却不能与无信仰女性结婚,这到今天对我来说仍是个谜。没过多久我便发现,我融入德国社会的努力有点儿过了头。军队和教会 - 对一个追求自由的无神论者来说,这显然不是一个理想的组合。不过,与德国士兵打牌的夜晚属于那一个短暂婚姻的美好记忆。

还有一个耻辱让我难以释怀:在联邦国防军各兵种举办的舞会上,我这个舞盲不断踩人家英俊官兵的脚,于是离婚后第一件事便是去舞蹈学校报了名。不久便结识了未来女儿的父亲,回中国作教授的梦想只能彻底埋葬了。

我个人的体会是:有了孩子之后才谈得上真正融入德国的社会。在小区的游乐场上认识了一批妈妈,于是被她们拉进了"咖啡环"。这是一个自救性质的组织:当你得知别人家的孩子夜里哭闹的频率更高的时候,你的满意度一下子大幅提高。不过,"咖啡环"的弊端是:妈妈们轮流坐庄。而我烤蛋糕和煮咖啡的技能都趋近于零,于是做出还是全天上班的决定(当然我也很热爱自己的本职工作)。

儿童歌曲大家唱

与咖啡环相比,德国的其他习俗让我更容易接受。特别是各种节日以及与之相关的歌曲。德国的孩子们可以说一年唱到头。新年之后便开始演练狂欢节歌曲,科隆的方言经典曲目百唱不厌;之后是春之歌,"小蜜蜂嗡嗡叫","五月来,百花开"。暑假刚过,孩子们便为马丁节做准备;接着便是一年歌曲的高潮 - 圣诞节。

我个人最爱的是圣马丁节: 超级哲理的歌词 ("我举灯笼走,灯笼随我行。天上星光闪烁,地上灯笼照明"),手工艺术(灯笼是父母与孩子艺术的结晶),森林行军,旺盛的篝火,还有一个无神论者也能认同的感人故事。

德国的很多东西已经成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而对我来说最珍贵的是友情。德国人给人的第一印象往往是冷漠,但是一旦彼此之间建立了信任和友谊,你会发现他们发自内心的诚恳。因此我愿意将德国人比作暖水瓶 - 外凉内热。

移民有努力融入的义务

现在,我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已在德国度过;由于生活在德国人当中,德国朋友的数量超过了中国同胞;我做梦大多用德语;还开始用德语写专栏。如果说我是个成功融入的例子,那么这是因为我对这个国家和人民的好奇,希望成为他们的一分子,并决心为下一代打造尽可能好的基础。

Zhang Danhong Kommentarbild App

专栏作者张丹红已经在德国生活了近30年。

我在德国认识的中国人的生活轨迹与我大同小异,尽管很多在开始的时候更愿意与同胞共进午餐。以我个人和身边中国人的体会,在异国融入那里的社会是理所当然的,不需要什么融入法来强制。而这样一项法律的出笼说明德国迄今的移民政策是失败的,政府不过以此来纠偏。但是真想诚心纠偏的话,有更好的途径。这可以作另外一篇专栏的话题。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