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非常德国

闲话德国:懒惰的希腊人和欧元

从2010年春天希腊破产,德国“图片报”就开始对“懒惰的希腊人”指手画脚。其他媒体不那么露骨,但话里话外也认为希腊人的惰性是他们不断钱紧的原因。专栏作者张丹红在希腊休假认识了完全不同的希腊人。

(德国之声中文网)一位著名的中国经济学家有一次在汉堡做报告时说:"把德国人变成希腊人容易,谁不会躺在沙滩上晒太阳?不过要把希腊人变成德国人是不可能的。"他的这番话引起德国听众的哄堂大笑。没有德国人敢讲这样政治不正确的话,但是内心深处他们一定会赞同这位中国人:如果希腊人像我们德国人一样勤劳,他们怎么会隔三差五地破产并危及欧元呢?

后来我读到有关希腊债务问题的报导时经常会想起这位同胞的话。但前不久在希腊克里特岛的一个星期彻底动摇了我心目中"懒惰的希腊人"的形象。

Zhang Danhong Kommentarbild App

作者张丹红

吃苦耐劳的希腊人

我在酒店里结识了米罗娜 - 餐厅服务员领班。不管我们多早去吃早餐,不管我们郊游回来得多晚,她好像在那儿生了根。她热情招呼客人,带他们入座,接收酒水订单,收拾餐桌上的残局。她一边忙个不停,一边和客人闲聊玩笑,每到一桌,那里便笑声不断。有一次我问她有没有时间睡觉,她说:"旺季的时候总是这样,基本没有休息日。"这时我似乎看到了她眼神中的一丝疲倦,但马上她又灿烂地一笑:"两周后我去西班牙的马略卡岛度假。那时候我就可以彻底放松了。"

迪米特里奥斯租下了海滨的酒吧。他虽然不必像米罗娜那样早起,但他中间不得休息,每天站台九小时。旺季过后他是否也能闲散一阵呢?他摇着头说:"不能。接下来我要收获橄榄,一直到明年一月。"他得把一袋袋的橄榄背下山。"特别沉",好像单是想象就让他大汗淋漓了。

亚历山大罗斯是个帅小伙儿,脸晒得黝黑。他白天和酒店客人的孩子们踢足球或是打水球,而他们的父母(以德国人为主)则在海滩躺椅上看书或闭目养神。晚上他和其他休闲管理员一起演哑剧逗乐儿,或担任迪斯科DJ。一天晚上,我和他聊起了严肃的话题。

欧元对希腊来说太贵了

酒店爆满,飞机、游船也都是满座,危机在哪里?"对我们希腊人来说,危机无处不在。过去几年里,我们的工资下降了百分之20,税务负担却增加了百分之十。你们德国也可以试一试,看看老百姓什么反应。"我能感觉出他强压着的愤怒。"您恨德国人吗?"我认为以自己的亚洲面孔能够得到他诚实的回答。"我不恨德国人,但我恨德国政府。默克尔逼着我们紧缩,使我们衰退得更加厉害。照这样下去,我们哪里有还债的希望?"我感觉有义务为德国政府辩护一下:"为了救助希腊,政府让德国纳税人承担了很大的风险。""救助希腊?您简直是开玩笑!那些救助金大多转到了外国银行的账户上,也包括德国的银行。我们没有得救,也不需要这些钱。""那么希腊就有可能离开欧元区了。""那又怎么样?离开欧元,希腊才有真正恢复的可能,因为欧元对我们来说太贵了。"

这话确实不假。就在不久前,德国度假者更愿意去土耳其,因为那里有同样炽烈的太阳、同样细柔的沙滩,价格却远远低于希腊。是安卡拉和伊斯坦布尔发生的一系列恐怖袭击事件才使德国游客重新转向希腊。我多希望那位中国学者也能在这里翡翠绿的浅湾和宝石蓝的海水边流连忘返,并将自己对希腊的偏见扔进地中海。

Kolumne Zhang Kreta (DW/Z. Danhong )

在希腊克里特岛的酒店绿地上,孩子们在玩耍

祝福我的希腊朋友

我知道,我不能将在旅游业服务的希腊人与在地中海享受阳光的德国人相提并论。不过就在从希腊回来后不几天,我带女儿去德国东部几个城市巡游。那里酒店服务员早上嘟嘟囔囔的"Morgen"(德语"早晨好")根本无法和米罗娜那温暖人心的"Kaliméra"相媲美。希腊人的工作时间估计也不会得到此间工会的首肯。当然我没有质疑工会斗争成果的意思。

那么欧元是不是欧洲一体化的成果呢?亚历山大罗斯不这样认为。他说欧元更像是引发欧洲各国人民纷争的金苹果。这位忧国忧民的年轻人接下来做什么呢?原来他是伊拉克利奥(克里特首府)大学政治学系的学生,旅游季节一结束,他就接着去读书。他说毕业之后想去一家研究所工作。我真心希望到那时希腊人民能够苦尽甘来,不管手里攥着的是欧元还是德拉赫马。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