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非常德国

闲话德国:德国 -  人间天堂

世上有安乐国或是极乐乡吗?有。专栏作者张丹红对此坚信不疑,而且它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它吸引着世界各地的人民。

(德国之声中文网)二十多年前我刚到德国不久,曼海姆的一位朋友带我去看他的同事 – 一个在德国受到庇护的难民。后者骄傲地给我们看室内的陈设:从吊灯到沙发,全是崭新的。他说:“这些都是国家给买的。关键是救济局来人的时候,你只放一张床垫子,多了没有。这样他们就会送你一套家具。” 出来以后,我问朋友:“他既然有工作,为什么还领社会救济呢?”朋友把食指压在嘴唇上低语:“没听说过打黑工吗?“这是我对福利国家的第一个认识:它很轻信。

怀孕的时候,我第一次听说有儿童金。生儿育女是人的本能,难道国家对此要特别奖励吗?而且何止儿童金,还有生育津贴,法定医疗保险儿童免费等等。于是我对福利国家有了第二个认识:国家为家庭政策不惜重金,尽管达不到预期的效果。

意外的厚礼

我的下一个耗资巨大的个人娱乐 – 买房 – 也躲不过福利国家的干预:它非要给我5万马克资助,孩子按人头儿另有补贴,加起来超过了6万。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国家的慷慨又一次超出了我的想象力,并由此得出第三个结论:福利国家大把大把地撒钱。

这项所谓自住房补贴由于开销实在太大,2006年被取消了。今天买房的人们只能感叹生不逢时。不过不用伤心,一项福利取消了,新的利民措施如雨后春笋般浮现,比如父母金,母亲退休金等等。

Deutschland Hendricks will Familien beim Bauen mit bis zu 20000 Euro helfen (picture alliance/dpa/P. Pleul)

自住房补贴早已被取消

诚实是傻瓜

作为福利国家的受益者,我用百分之百的诚实来报答。比如当大女儿上幼儿园时,我在收入一栏把我和她爸爸的工资加了起来(尽管我们并没有结婚),于是毫无悬念地进入最高收入阶层,并因此缴纳最高的费用(德国幼儿园费用按照父母收入分不同等级)。后来我一度成为单亲,每月600马克的托儿费让我顷刻间感到吃力。结果科隆市足足花了半年时间才算出调低了的费用。这给我上了福利国家的第四课:诚实者是傻瓜。

后来我才听说国家为单亲专设了一项补贴。我估计,这不是我因无知而错过的唯一一项福利。小女儿出生时是早产,其她妈妈提醒我可以申请家务帮助。对此我自愿放弃了。但凡自己能解决的事情,我不愿给政府添乱。而且说心里话,我嫌申请的手续麻烦。不过请记住福利国家的第五条:你陷入任何困境,国家都会拉你一把。比如2015年以来,如果家里有病人急需护理而耽误了工作,可向国家申请“短期工作受阻的收入补偿“。

我并非对这些福利措施持一概拒绝的态度。国家向受难者伸出援手,这是社会市场经济的一个基本原则。但如果慷慨过度,便容易使部分国民产生依赖心理。比如有父母上告联邦宪法法院,原因是儿童金不够抚养孩子。我坚信,儿童金的初衷并非国家报销围绕孩子的一切开支。

一个无处不在的福利国家还容易扼杀公民自己承担责任的积极性。我认识一个四年级的男孩子,他打算从妈妈家搬到住在莱茵河对岸的爸爸家。老师和家长一致认为,小学结束半年前转学太难为孩子。不过他们没有试图说服孩子把搬家的计划推迟半年,而是共同选择了最简单的办法:向国家伸手。于是,福利国家慷慨解囊:每天早上派一辆出租车把孩子接到学校,放学再送他回爸爸家。纳税人的开销:大约6000欧元。这是我学到的关于福利国家的第六课:不要羞涩,只要敢张口,国家就可能给你惊喜。

Zhang Danhong Kommentarbild App

作者张丹红

假如这项善举让那个男孩子幸福,那么我真没什么意见,国家浪费的地方多了,不在乎这点儿钱。不过,对某些人欺骗国家的做法我认为是可忍孰不可忍。前不久看到一个纪录片,讲生活在德国的穆斯林让福利国家为自己的一夫多妻制埋单。他们让第二个、第三个、甚至第四个老婆去衙门报单亲,于是可以得到房租和儿童赡养以及单亲补贴。衙门并非不知内情,但却没有法律依据阻止这种做法。由此我得出第七个结论:福利国家正在自掘坟墓。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