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非常德国

闲话德国:希特勒是中国粉吗?

最近希特勒无处不在:屏幕上有他(“他卷土重来了”),一部浩瀚的传记出版,今年一月《我的奋斗》批注版上市。在中国,有关希特勒是中国迷的传闻驱之不散。专栏作者张丹红做了一番调查。

(德国之声中文网)"营养不良,颧骨突出,衣衫破旧",这是昔日同住维也纳男人宿舍的一位"难友"对1910年希特勒的描述。当时的希氏靠画明信片勉强度日。无论是落魄画家本人还是当时的几位相识都没有想到他日后会飞黄腾达。

就在希特勒穷困潦倒之时,一个旅居奥地利的中国家庭给了他无私的帮助。这个张姓家庭常常邀请他到家里吃饭留宿,并慷慨解囊。希特勒兼并奥地利之后曾试图设法找到恩人,怎奈张姓家庭已无影无踪。这段小故事隔三差五地出现在中国的社交网络。去年希特勒死亡70周年的时候更是甚嚣尘上。

Buchcover Hitler Biographie von Peter Longerich

历史学家彼得-龙格里希的《希特勒传记》

没有历史证据

我感觉这故事不可信。至少在希特勒自传《我的奋斗》中找不到这一段。我向历史学家彼得-龙格里希(Peter Longerich)求教。去年11月,他的一千多页巨著《希特勒传记》刚刚出版。此前,他已撰写了希姆莱和戈贝尔的传记。对第三帝国的历史,也许没有人比他更熟悉了。他以学者特有的口吻说:"我没有找到任何证据。但我们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他说,假如希特勒果真认识这么一家中国人,那么基于他的种族观,他完全有理由隐瞒这段历史。

在这位第三帝国的统治者眼中,亚洲人是个低下的种族。龙格里希说:"在纳粹统治期间,德国人一度被禁止与亚洲人通婚。"不过,希特勒对一个亚洲民族网开一面:"他很欣赏日本人,认为他们是个勇猛的民族。"对日本的赞赏也掺杂着战略考虑:通过与日本结盟,可将美国的视线吸引到太平洋地区。说到此,有关"希特勒讨厌日本并且更愿意与中国结盟"的说法就不攻自破了。

Peter Longerich Autor Hitler Biographie

龙格里希:"在纳粹统治期间,德国人一度被禁止与亚洲人通婚"

大胆的论断

"人民网"的一篇题为"蒋介石与希特勒恩怨情仇"的文章也为这场讨论添加佐料。据说,蒋介石十分赞赏日尔曼民族所具有的"认真、勤俭、遵纪、执着"的民族精神,并派小儿子蒋纬国到柏林向德国人取经。这些可能都没有错,但作者很快得出一个大胆的结论:"1933年,希特勒上台,蒋介石开始直接与纳粹政府展开交往,中德关系进入蜜月期。"

作者举了大批德国军事专家去中国作顾问的例子,其中包括被称为"德国国防军之父"的赛克特。不过,双方的军事交流早在纳粹掌权之前就已开始。"1933年之后,纳粹政府不承认这些军事顾问是帝国的使者",龙格里希说。当1937年日本发动侵华战争时,希特勒和他的外交顾问里本特罗普彻底站到了日本一边。

那么文章作者所说的蒋介石和希特勒之间的交往是否有根据呢?"希特勒还向蒋介石赠送了德国国防军荣誉军刀、自己的照片",以表示其对中国国家领导人的敬仰。果真如此的话,那么他把对蒋介石和中国的善意可以说隐藏得滴水不漏,因为他在与亲信的交谈中从来没有过任何流露。至少对这些谈话记录再熟悉不过的龙格里希对此没有任何印象。

中国文化迷?

对龙格里希来说同样陌生的是有关希特勒热爱中国文化的传说。曾有中国人发帖说,元首床头是《孙子兵法》和《资治通鉴》。"在任命隆美尔为北非方面军总司令时,他也曾送给这位名将一本带有自己注释的《孙子兵法》简译本,让这位忠心的将领感激涕零。"

Zhang Danhong Kommentarbild App

专栏作者张丹红

谣言不会因为精心编造的细节而成为事实。孙子不可能是希特勒心目中的榜样。因为这位两千多年前的战略家是个和平主义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假如第三帝国的元首能够从孙子的智慧中学到一星半点,那么他就不至于将德国带入深渊了。

历史知识欠缺

最后只剩下一个问题:为什么一些中国人硬要和希特勒套近乎呢?这当然与他们对这位小胡子男人的崇拜密切相关。中国问题专家托马斯·海贝勒(Thomas Heberer)说:"我在中国经常听人说,相对较小的德国在二战中占领并征服了几乎整个欧洲,这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在海贝勒看来,对希特勒崇拜的背后是中国人对一位使国家统一和强大的政治领袖的渴望。

Buchcover Nackte Hochzeit Sven Hänke

德国人韩斯文出版的《裸婚》

此外,中国人对纳粹德国的滔天罪行知之甚少。在中国生活六年的德国人韩斯文(Sven Hänke)在他最近出版的《裸婚》一书中写到:"中国中学生对二次大战背景的了解与德国中学生对鸦片战争的了解相比可以说半斤八两。"他说在中国告诉一位出租车司机从德国来,司机大多会说:"德国棒。德国足球棒。希特勒棒。"他则总纠正说:"希特勒不棒。德国足球棒。"也许他应当加上一句:"希特勒和日本是朋友。"如果知道这位德国元首偏偏与当时中国的仇敌结盟,那么这会打碎希特勒粉丝们的最后一丝幻想。

作者简介:张丹红出生于北京,在德国生活二十多年。她把对德国社会的观察记录下来,与大家分享。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