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非常德国

闲话德国:宝可梦瘟疫

宝可梦(Pokémon Go)病毒最先出现在美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德国紧跟。目前宝可梦瘟疫已蔓延至90多个国家。专栏作者张丹红对患者的症状十分了解。

(德国之声中文网)执着的逐梦者像宝可梦里的训练师一样跨上双肩背(里面是移动电源充电宝和矿泉水),头顶太阳帽,手捧iPhone上路。

宝可梦设计者的过人之处在于:他们将着迷的青少年吸引到户外,让父母无话可说。过去我得敦促女儿和我一起跑步,现在她主动来找我:"妈妈,出去跑一圈儿?"尽管她时不时停下来捕捉精灵,但至少呼吸了新鲜空气,健体强身的目的也部分达到;每次收获的精灵多少不一,但即使运气不佳,也可以在行进的过程中"孵蛋"。

有人自作聪明,在开车的时候打开游戏,以加快宝可梦的孵化进度,结果失望地发现:宝可梦的App不承认汽车的高速,不接受这样的"舞弊"行为。技高一筹的把手机绑在狗狗的尾巴上,宠物撒欢儿的同时也为主人服务,不过前提是家里有狗,而且主人豁出去一天不沾手机,满足这两个条件的在游戏者中所占比例微乎其微。

突然之间爱上了名胜建筑

做父母的都知道说服自己的孩子去城里散步,参观名胜建筑是多么艰巨的工作。自从有了宝可梦Go,孩子们一有功夫就进城转悠,风景名胜成了他们的最爱,这能不让父母欣慰吗?原来,宝可梦虚拟的商店都在城里著名建筑物的脚下,而逐梦者们可在商店里免费领取宝可梦蛋、逐梦球和救命汤。当然那里也有众多可爱或可憎的宝可梦等待大家追逐。

Deutschland Pokemon Spieler in Achen

亚琛市政厅前的宝可梦迷

现在在德国的每座城市都能看到逐梦的年轻人。他们或者在街头徜徉,既神情专注,又心不在焉。他们的暗号是拇指在触摸屏上由下往上滑,这是个抛掷球的动作,捕捉面前的宝可梦。他们由于走路的时候不抬头,难免发生碰撞,有时碰撞出爱情的火花,那么明年可能会出生一些名字奇怪的孩子。也有多年足不出户的抑郁症患者因逐梦上瘾而走出家门,找到知音而自愈。

宝可梦充当向导

前不久我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日突然想去参观亚琛大教堂的珍宝馆,并带上玩儿宝可梦上了瘾的女儿。在从亚琛火车站到大教堂的路上,女儿打开宝可梦的App,给我当起了向导:"我们正在走过'行军门'。。马路对面的现代化建筑叫'Cube'。。这一群塑像是'金钱的循环'。"

原来,宝可梦的App通过卫星定位系统找到了我们的位置,并将我们在谷歌地图基础上定位。这便是所谓的增强现实 (augmented reality)。这让一些人迷糊了。他们有时忘记在大街上活蹦乱跳的小精灵不是真的,而往来穿梭的汽车倒是不可小觑。前不久杜塞尔多夫警察不得不封锁了市中心的一座桥,因为他们不希望市民因为一场游戏而丧命。

Zhang Danhong Kommentarbild App

本文作者张丹红

从交通安全的角度来说,我为中国人玩儿不了逐梦游戏而庆幸。没有谷歌,就没有宝可梦Go。任天堂公司因此在中国没得可赚,谷歌也不能从中国的游戏迷身上搜刮数据。中国人对此感到遗憾吗?"不",一位朋友在北京十分坚决地对我说。他认为宝可梦太低级了,接着说起另一个正在研制中的"增强现实"。据说这种App会模拟快感,有了它,就不用麻烦找对象结婚了。我仔细想了想,还是更希望明年有很多名字奇怪的宝宝们出生。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