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非常德国

闲话德国:妈妈、手机和女儿

自从女儿有了手机,专栏作者张丹红明白了什么叫"失控"。这个长方形的小东西拥有引爆母女关系的潜能。不过突然之间有了峰回路转的迹象。

(德国之声中文网)10点30分。我坐到办公桌前,满怀喜悦地捧着手机。正在夏令营的13岁女儿该来电话了。前天我们把她送去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交出手机。每天上午10点半到11点是手机时间,孩子们可以给父母打电话 - 这是夏令营最重要的规则。我估计她要先排队领取手机,之后找个安静的角落。昨天她是10点37分来的电话。

现在已经是10点37分。我有些沉不住气,拨了女儿的号码。电话另一端是那个熟悉的声音:"您要找的人目前不在,我们将发短信通知他。谢谢您打电话。再见!"难道她忘记了手机时间?这样的事情有可能发生吗?

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奇怪:我正在担心女儿不利用这半个小时的宝贵时间,而在最近一段时间,我多少次希望她能暂时忘却一下自己最心爱的玩具。

什么叫最近一段时间呢?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女儿的手机在过去三年里成了我们以往和睦家庭生活的最大障碍。它像一个阴险的魔术师,用尽各种伎俩吸引女儿的注意力,使她对学校、对好书、对父母不像从前那样在意。

信任诚可贵……

给女儿第一部手机的时候,我们未加任何限制。我当时想,她是个懂事的孩子。家里的电视机对她来说根本就不存在,在热衷Nintendo的年龄,她也很有节制。不过,电视机不能揣进裤兜儿里,Nintendo不能上网。而手机这东西太神奇了:可以玩儿游戏,看录像,放学以后还可以和整个班级在线联络,直到上床睡觉 - 有的孩子在床上也机不离手。

当女儿的作业完成得越来越晚时,我觉得不能不采取措施了。网上8点以后不得使用手机 - 这是我提出的第一个限制。很快女儿就想出了对策:"我的数学练习题忘在学校了,得让板班里的同学用WhatsApp发给我。"于是手机又是一整个晚上呆在她的房间。这样的事件屡有发生,我们为此也多次发生争论。

后来她建议靠自觉:当她感到用手机时间过长的时候就主动交给我。不过,她始终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只有一次 - 在英语考试之前。她花在学习上的时间越来越少。想起我们曾经一起在沙发上看书的美好时光,我就感到心痛。

看一眼手机:10点47分。我又试着给她打电话。又是电话公司那位女士的声音。她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检查价更高

我在哪里读到过,失控和无助是青春期网络迷父母的共同症状。在这种感受的折磨下。很容易做出短路的反应。比如我时不常把女儿手机带到办公室,或是在家里藏起来。女儿并没有大发脾气,而是做一些嘲讽性的评论,比如"咱们俩谁正处于青春期?"

为了表示自己的良好意愿,女儿向我提出建议:"我每天只用三次手机,一次十分钟。你看着表。"我估计,她没有意识到十分钟多么短暂。每次我都另外送给她五到十分钟。两天以后我就放弃了这种做法,因为盯着时钟并不断播报时间,我感到自己很可笑。而且每当手机在我监护之下时,我无法忍受它不停的"吱吱"声,好像一条摇头摆尾的祈求你关注的狗。

Kolumne Zhang Handy (Privat)

资料图片:女儿儿时与作者的合影

我承认,手机不只起副作用。其实我打心眼儿里佩服女儿把它当百科全书和字典使用的熟练程度;我们的家庭WhatsApp群给我带来多少欢乐;而且作业忘在学校,就可以请同学用手机发过来,这确实很方便。

不过为什么不能努力不忘记作业呢?我们上学的时候没这些辅助工具,于是在学校就更专注一些;下午我们不用手机约会,自动聚在楼下。在做各种游戏的过程中,我们既强身健体,又呼吸了新鲜空气。而今天的孩子们把自己关在不透气的阴暗房间里,唯一的担忧是不在线。

10点53分。犹豫片刻我拨通了夏令营营长的电话,问她女儿是不是一切都好。两分钟后,孩子来电话,略显不耐烦地说:"妈妈,我的手机没电了。再说我根本就不想沾它。"

这是我的女儿吗?我似乎看到了希望。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