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非常德国

闲话德国:健身房和开放的边界

健身房、居民楼和德国政府的难民政策之间有关联吗?专栏作者张丹红认为有,而且十分密切。

(德国之声中文网)一年前,我成为一家连锁健身俱乐部的成员。每月我缴纳会费,每周两次到家附近的这家健身中心挥汗如雨。中心的器械和空间这些"俱乐部财产"任由我们使用。由于闲人免进,我们成员之间的竞争微不足道。除非周六上午,大家都想消耗几百个卡路里,以便周末心安理得地饕餮,健身房很挤,空气恶劣。使用俱乐部财产的人越多,其质量就越差。而我们成员之间的竞争关系就越剧烈。

我和我的邻居英卡之间当然不存在竞争关系。我们经常结伴去健身,分享挑战个人极限的苦与乐。我们的下一代也是形影不离。因此,我们将饭桌和儿童房间也变成了可任意交换的"俱乐部财产"。我们和楼里另外几户的关系也极为融洽,互相串门不需要事先通告。一句话,我们实际上就是欧洲申根区的一个缩影。

为了我们的和睦生活经久不衰,邻里都精心维护着我们的"外部边界"。前后两个楼门、通往地下室和车库的门必须处于紧锁的状态。假如哪家人心血来潮打开所有的门,让外人随便享用我们的"俱乐部财产",那么他(们)会激怒大家。

德国惹恼了邻居

而德国在2015年秋天正是这样做了。柏林政府在善意驱使下,取消了边界检查。数十万战争和经济难民涌入(其中也包括罪犯和恐怖分子)。申根协定和德国的庇护法被一度废除。邻居们从那以后不待见德国,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甚至我这个华裔的德国人在奥地利休假时都感受了当地人的愤怒。一名酒店雇员对我抱怨说:"假如你们德国是个岛国,你们爱请多少人请多少人。可惜你们不是。"我无言以对。

Zhang Danhong Kommentarbild App

本文作者张丹红

按照德国著名经济学家辛恩的说法

,"国家也是一个负责管理基础设施、公共机构这些公共财产的俱乐部"。在他看来,集体财产不是可以随便送给外人的,而必须坚决捍卫。辛恩前不久在慕尼黑经济研究所做报告时说:"只有栅栏在,一个和平、开放和自由的社会才能存在。"

栅栏和自由密不可分

栅栏和自由是相辅相成的两个方面,居民楼如此,国家亦然。很多欢迎文化的维护者看不清这一点。他们爱说的一句话是:"开放的社会需要开放的边界"。辛恩教授说:"这句话只是从语义学上有一定逻辑,从经济学角度没有一丝逻辑。"

引申意义上的栅栏不仅是市场经济正常运转的保障,也是民主体制不可或缺的前提。德国前宪法法官迪-法彼奥在接受我采访时说:"一个现代和宽容的社会也需要有效的边界检查,这不是19世纪的残余,而是民主的必需。"边界检查是联邦一级的任务,而且应在欧洲层面协调合作。

德国政府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没有完成这个任务,现在要求欧洲伙伴与德国一起承担后果。德国社民党籍的欧洲议长舒尔茨在英国公投之后批评欧盟成员国的自私:"如果欧盟28个成员国的五亿人口分摊刚刚来到欧洲的一百万难民,那么这不是小事一桩吗?"在舒尔茨之前,一系列德国政治家做了类似的表态。

问题不仅仅是德国的部分邻国坚决不收难民,很多难民也根本不接受分配。他们想去欧洲的少数几个大城市,因为他们的亲戚已经在那里生活,或者他们认为那里的工作机会更多。这意味着:欧洲的几个大都市不仅要应对越来越剧烈的文化与宗教冲突,还要做好俱乐部财产质量下降的思想准备,就像星期六上午的健身房。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