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非常德国

闲话德国:中国人和难民

在前不久大赦国际公布的欢迎难民指数上,中国排名第一,对难民的接受程度比人称难民总理默克尔所在的德国都高。专栏作者张丹红假想了大赦国际采访者和一个普通中国人之间的一段对话,试图解释这个显然不符合事实的调查结果可能是怎么产生的。

大赦国际:您好!我是史密斯,从大赦国际总部伦敦给您打电话。我们正在进行一项调查,看哪个国家的人民对难民最友好。您愿意参加吗?

李先生: (那您可找错国家了。我敢肯定中国排最后一名。我们全家、我们家的 所有亲戚、我的所有同事和朋友,没有一个同意中国接收目前从中东涌向欧洲的难民。反过来,他们也不愿意来我们这儿啊。他们只认准德国。)可以,如果时间不太长的话。

大赦国际:感谢您!我只有五个问题,不超过两分钟。您认为各国政府应当为难民提供更多的帮助吗?

李先生: (当然每个国家都应当努力使自己的人民过好日子,让他们根本没有逃难的必要。假如一个国家发生内战,周边国家当然要提供人道援助。不过以叙利亚为例,中国既不是乱局的制造者,也不是叙利亚的邻国。德国也不是。但德国显然还有赎罪的情结。这是德国人自己的问题。我知道电话另一端的人权斗士在这里特指叙利亚难民,不过我就装作是泛泛的理解。) 那当然。

大赦国际:您认为中国应当接收难民吗?

李先生:(我对我们政府的很多做法不满意,但在难民问题上,我坚决支持中国政府。我们这一次不争着抢着要难民并不说明中国人对他人的苦难无动于衷。迄今我们已经接纳了朝鲜和缅甸的数十万难民。他们是我们的邻居,与我们的文化近似,甚至可能在中国有亲属。来自阿拉伯世界以穆斯林为主的难民就不同了。他们的文化和宗教对我们来说很陌生。而且中国境内几百万穆斯林的融入就已经困难重重。所以还是算了。)我认为应当。

大赦国际:您所在的城市也应当对难民敞开怀抱吗?

李先生:(幸好我不在广州生活,据说那里的部分非洲移民不遵守我们的规则,让当地政府十分头痛。更幸运的是,我的家不在德国科隆。自从跨年夜之后,那座以大教堂著称的城市臭名昭著,成了德国讲人道不计后果的象征。因此,我坚决反对我的城市接纳难民。不过,既然第一个问题给了人家肯定的答复,现在只有嘴硬下去了。)当然。

大赦国际:假如难民就安置在您家附近,您会感到别扭吗?

李先生:(您真够锲而不舍的。说心里话,我真的很同情那些被困在战区里的叙利亚人。如果联合国能想办法给他们空投食品,我马上捐款。那些已经逃到欧洲的并不是穷人。他们交给蛇头的款项对很多中国人来说是天文数字。而且难民队伍里不光是逃避战争和贫困的人,一些不法分子和恐怖组织成员也混迹其中。与德国不同的是,我们认为21世纪的国界仍然是可以守护的。)怎么会。

Zhang Danhong Kommentarbild App

专栏作者张丹红已经在德国生活了近30年。

大赦国际:您愿意在家里接待难民吗?

李先生: (我疯了吗?!当然不会。我们家的两居室住我们三个人都显得拥挤。况且中国人口本来就多。我们搞了几十年计划生育,难道是为了现在给难民腾地方吗?如果国际社会分配难民的话,我提议中国只收妇女和儿童,这样能缓解一下男女比例失调和人口老化的问题,再捎带几个受过良好教育、世俗化的男人也行。不过我的真实想法会让电话那头儿的理想主义者受惊吓,所以还是接着说"愿意"好结束我们的谈话。反正我的表态不具约束性,不用留下姓名、地址。) 愿意。

大赦国际:谢谢您的合作!

李先生: 不客气。

按照大赦国际的统计,将近一半的中国人同意在自己家里安置难民。这家人权组织一共电话采访了中国18个省会的1055位中国人。不过,中国媒体的网上统计却得出完全不同的结果。以@深度News官网的调查为例,两万名参加投票的网民中,72%主张将难民驱逐出境;24%的投票者赞成封闭式难民营安置;只有0,8%的人同意在居民区中安置难民。李先生的想法不是我杜撰的,而是网上讨论中比较常见的说法。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