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非常德国

闲话德国:"世界应向德意志看齐"

德国政府的难民政策经常让专栏作者张丹红想起德国19世纪诗人盖贝尔的这句名言。其实,德国近乎傲慢的一意孤行的做法在难民浪潮到来之前就已开始。

(德国之声中文网)不久前我在朋友的生日聚会上遇到一位对科隆跨年夜性侵犯表示同情的女权主义者:"这些可怜的难民过去没沾过酒精的边儿,所以一喝多就找不到北了。""也许一股脑儿让所有人入境不是个好主意?"我小心翼翼地表示疑虑。"胡说!我们必须帮助所有向我们求助的人。默克尔总理别无选择",女权主义者斩钉截铁。"即使德国力不从心也要硬着头皮坚持?""如果德国出了乱子,也是自作自受,是我们为过去两百年的行为赎罪。"

我知道她这是对德国近现代史的一种政治正确的阐释 - 从殖民历史到威廉主义,再到国家社会主义。不过据我所知,并非当今世界的每一重苦难都源于德国。我最终遏制了与她辩论的欲望,既然她想反省德国的罪恶,我何苦拦着她。

民调说大约百分之十的德国人与我刚刚认识的这位女士一样,认为德国应当对所有想来欧洲躲避战乱或寻求幸福生活的合法、非法难民敞开大门。换句话说,德国能够而且应当拯救全世界。

Mazedonien baut zweiten Zaun an der Grenze zu Griechenland

马其顿修建与希腊边界的栅栏

道德的必然,还是道德的绑架?

我不认为默克尔旨在解放全世界。但她在难民危机当中的一意孤行多少有些自以为是的味道:我们遵循人道和道德的原则,其他欧洲国家必然跟进。但结果呢?德国在欧洲受到空前的孤立。面对困境,默克尔没有反省一下何至于此,而是坚持自己的道路,"因为这是唯一可行和理性的道路"(两周半前接受电视一台采访时语)。

不知不觉当中,德国公众产生了一个印象:站在道德制高点的德国被一帮自私自利的家伙包围。这些邻国采取单方措施,制造既成事实。奥地利设定今年接收难民数量上限时受到德国各政党和媒体的讥讽,众口一词地预言这样的上限既不现实,也根本无法实施。"时代周报"称奥地利及其巴尔干国家为"皇家栅栏铸造纵队"。

在对维也纳政府口诛笔伐的时候,很多人忘记了这样的事实:按照人口比例,奥地利2015年接纳的难民人数高于德国;今年奥地利打算允许37500难民入境,这仍然比法国承诺的要多;德国是巴尔干线路关闭的最大受益者。为了保住面子,默克尔当然不会公开向奥地利及其盟友道谢,但继续不遗余力地批评这些国家就显得很虚伪了。

德国总理的执政风格越来越不同于其政治导师科尔。欧洲问题专家Jan Techau在"国际政治"上发表文章说,科尔及其前任领导下的德国在需要达成艰难的妥协时,"总是比其他国家早一点儿让步,比别人多出一些钱"。

今天的联邦政府仍然心甘情愿地拿出更大数额的支票,但"更早让步"就根本谈不上了。最好的例子是默克尔感情用事做出的能源转型的决定。当时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使德国人对核电忧心忡忡,总理的决定可以说顾及了德国的民意。但她没有考虑的是欧洲其他国家对德国经济的依赖以及能源转型因此给欧洲伙伴带来的影响。

Zhang Danhong Kommentarbild App

作者张丹红

土耳其的地位摇身一变

欧元危机期间,联邦政府也一再向其他欧元国暗示:只要你们学习我们的榜样,战胜危机就不在话下。2011年11月,联盟党议会党团主席Volker Kauder在基民盟的一次党代会上不无得意地说:"现在全欧洲都在说德语。"当时,欧盟成员国刚刚在德国的压力下接受了财政协定。Kauder那一次的讲话不只涉及欧元危机,他还批评当时埃尔多安领导的土耳其政府对待基督徒的做法。他铿锵有力地要求在土耳其加入欧盟的谈判中"把人权问题摆到桌面上"。

再看今天基民盟对安卡拉的态度,不得不惊叹时代的变化。要说土耳其的人权纪录可不如四年前,国家刚刚接管了国内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如此践踏言论自由的行为又恰恰发生在与欧盟峰会的前一天,这简直是挑衅,是可忍孰不可忍!不过另一方面,土耳其能协助保护欧盟外部边界,让那些令人揪心的画面不发生在欧洲家门口。假如安卡拉肯帮这个忙,那么为什么不对土耳其侵犯人权的做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同时认真考虑一下他们加入欧盟的愿望呢?

换了别人,这便是两面派的做法,但是德国政府可以这样做,因为用默克尔的话说,这是唯一可行和理性的道路。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