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非常德国

闲话德国:不受欢迎的礼物

中国宣布,将在2018年卡尔-马克思200周年冥诞之际向其出生的城市特里尔赠送一座铜像。并非所有特里尔人都愿意接受这个礼物。这让专栏作者张丹红想起自己家里的一个故事。

Trier Karl-Marx-Haus Büste (picture-alliance/dpa/S. Hoppe)

矗立在特里尔马克思故居中的铜像

(德国之声中文网)今年暑假我带着孩子回北京休假,走进父母家的第一个发现是:起居室墙上悬挂多年的一位书法名家的作品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幅气势磅礴的刺绣:万里长城在崇山峻岭之间蜿蜒。"哇,真美!"小女儿惊叹。我的第一个念头:真俗!

妈妈马上给我们讲了这个巨幅作品的来历:一位远亲家的女儿来北京碰运气,受到我父母的格外关照。为表示感谢,女孩子的妈妈施展自己的艺术才能,花几个星期的时间完成了这幅足足四米长的刺绣。我父母别无选择,只能把自己珍爱多年的书法发配到了不见天日的储藏室。为什么别无选择?"因为女孩子经常来看我们。如果她发现我们没有把她妈妈的作品挂出来,那母女俩都会不高兴",妈妈以为需要给我这个在国外生活多年的人补一下人情事故课。不过我还是不领情,认为这样的礼物和讹诈有什么两样。

中国的礼物让德国人苦恼

估计目前特里尔的不少市民也和我的感受差不多,因为他们对市政府接受来自中国的卡尔-马克思铜像的决定感到不满。我的同胞当然没有任何恶意。他们不过是打心眼儿里喜欢那个大胡子德国人,想在他200周年冥诞的时候送特里尔一座6米多高的铜像。他们没有想到的是:马克思在他的故乡并不像在遥远的中国那样受到无限的尊敬,这种被称为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艺术并不符合大多数德国人的品味,而且铜像的高度有可能让受惠者陷入尴尬,因为这份礼物对马克思故居和故居所在的小巷来说都太高了。

于是市政府决定将中国来的马克思安放在西梅昂修道院广场,就在特里尔著名的尼格拉城门附近。不过,该广场是为纪念被天主教会封圣的西梅昂隐士而建的,把将宗教称为麻醉人民鸦片的马克思放在那儿,有点儿不伦不类。

Zhang Danhong Kommentarbild App

作者张丹红

慷慨要适度

这是一个很典型的文化误解。中国人最怕别人说自己小气,因此在送礼的时候容易过度大方。最好的例子是熊猫外交。上世纪80年代刚刚对外开放的中国似乎不知道如何表达和外国交朋友的诚意,于是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拱手出让。看着一只只熊猫进入欧洲动物园,我那时候别提多心疼了。幸好中国政府现在不再拿国宝送礼了,最多出租。

不过即使是熊猫替代品,我还是觉得中国经常是慷慨过度。也许中国官方的想法是:一个真人大小的马克思雕像似乎不足以颂扬德中人民之间的友谊;也许我们家亲戚想,一幅小一些的刺绣不足以表达她对我父母的谢意。想错了!送礼的时候想一想对方的接受能力 - 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慷慨。

千万别较真儿

我还想对卡尔-马克思故乡的人们说两句:两种不同的文化发生碰撞时,最好双方各让一步。据说特里尔市长打算冒着得罪中国的风险,让市议会就是否接受中国的馈赠表决。这就大可不必了。中国人并不想把特里尔建成德国共产主义的前哨。有多少中国人读过"资本论"?中国人送礼不是出于意识形态,而是对德国人民的友情,多少也有娱乐大众的色彩。从实用主义角度考虑,乌珀塔尔的恩格斯塑像(当然也是来自中国的礼物)不仅吸引了中国游客,还为该市带来了中国投资,马克思铜像或许会产生类似的效应?不过,中国制造的恩格斯站在自家门前,不碍其他人的事。为什么特里尔市不能和中国艺术家吴为山开诚布公地谈一谈,请他把塑像做得小一些?这样中国省了钱,吴为山省了时间,特里尔省了烦恼。

不过,这样的主意对我父母来说已经不适用了。我建议他们把刺绣摘下来。一旦被问及就说他们把艺术品送给了一位对此一见钟情的朋友。妈妈想了想说:"那她一定会再送我们一幅。"也许妈妈是对的。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