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非常德国

闲话德国:一年一眨眼

尽管2016年是相当热闹的一年,我们仍然觉得它一晃而过。专栏作者张丹红在这一年里对人类历史有了新的视角。

(德国之声中文网)1966年5月,我的故乡中国爆发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那时已经高孕的妈妈每天参加单位的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政治会议。6月一个燥热的晚上,她悄悄退席,步行两公里去了附近的一家医院,当天夜里我出生了。

半个世纪过去了。其中的三分之一我在酣睡中度过。在很多幸福的时刻,我像歌德的浮士德一样请求时间留步。但时间从来没有歇过脚。年纪越大,时间过得越快。这句话已经说疲了,但仍然是千真万确。

在今年的某个时刻,我开始以50年为单位纵观人类历史,发现过去感到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并没有那么遥远。从我出生的时刻再后退50年,1916年,我最喜爱的表现主义画家马尔克在凡尔登附近骑马侦察时被弹片击中身亡,年仅36岁。

Deutschland Kunstmuseum Bonn - Gemälde von Franz Marc (picture-alliance/dpa/F. Gambarini)

要不是在战争中早逝,马尔克还能带给人类多少惊喜

再后退50年,普鲁士与奥地利打得正酣。这是俾斯麦为统一德国策划的第二场战争。在接下来的第三场也是最后一场的普法战争中,普鲁士大胜法兰西。1871年1月,德意志帝国建国的仪式就是在巴黎附近凡尔赛宫镜厅举行的。这相当于日本打败中国后天皇在天安门登基。怪不得从那以后德法成了宿敌,在接下来的两次世界大战中势不两立。

宗教-暴力的根源

不过我们还是接着回头看历史。再回去50年是1816年(4乘50年前),那一年西欧和南欧没有夏天,7、8月霜冻。结果是粮食欠收,饥馑遍地。孩子们像羊群一样吃草。1716年(6 乘 50年前 ),欧根亲王击败兵临维也纳城下的土耳其人,拯救了欧洲。

Luther in Worms (picture alliance/akg-images)

路德在沃尔姆斯议会上拒绝悔过,基督教分裂已成定局

在没有外敌入侵的时候,欧洲人习惯自相残杀。不信我们将历史再向前翻100年(8乘50年前),那时欧洲正处于30年战争的前夜。欧洲内部厮杀的一个原因是天主教徒和新教徒在弥撒仪式上达不成一致。而造成基督教分裂的是那之前100年的马丁-路德(10乘50年前)。不过路德能够善终还算幸运。在他之前的100年,宗教改革的先驱胡斯被判了火刑。

胡斯之前的14世纪,一场泛欧瘟疫夺去了2500万人的生命,这相当于当时欧洲总人口的三分之一。在那之前的两个世纪,欧洲发动了七次十字军东征。世界两大宗教展开了你死我活的争斗。其实伊斯兰和基督教不无相似之处。生活在7世纪的穆罕默德很赞赏只相信上帝的基督教。他也同样受到大天使加布里尔的启发。

在基督教里,加布里尔扮演着上帝新闻发言人的角色。否则我们将无法知晓耶稣(40乘50年之前诞生)的真实身份。耶稣无疑是个榜样性的人物,就像他之前500年的孔夫子(50乘50年前)。两人都有学生或门徒追随。假如耶稣也满足于老师的角色,而不把自己称为先知,那么今天欧洲也会流行儒教一样的人生哲学。

没有欲念便没有痛苦

不过对欧洲人来说,几乎与耶稣拥有同等重要地位的是康斯坦丁大帝。这位罗马统治者在4世纪初(34乘50年前)将之前被视为邪教的基督教推上国教的圣坛。当时他的选择余地很大,有二神教和多神教,佛教也是一个选项。佛教主张放弃欲念。假如康斯坦丁大帝推广佛教,那么今天我们可能没有iPhone或游戏机,但肯定也不会有核弹。

Frankreich Montignac Lascaux (DW/B.Kaps)

1940年,几名儿童发现了创作于约17000年前的法国拉斯科洞穴壁画

无论如何,人类大概离不开宗教。对灵性的追求也是艺术的重要推动力。法国拉斯科的洞穴壁画就是一个证明。这些栩栩如生的动物绘画诞生于狩猎采集的时代,大约17000年前,也不过是340乘50年。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