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德国:一个惨淡的年初 | 非常德国 | DW | 14.01.2018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非常德国

闲话德国:一个惨淡的年初

一般来说,年初是个人新开端、政治新气象的时候。不过专栏作者张丹红看不到德国政治有任何积极的迹象。

(德国之声中文网)我想不起来德国哪一个年初像今年一样令人沮丧。

跨年夜发生零星的性侵事件,我们已经习以为常,媒体也认为不值得报导。没有发生类似科隆的大规模事件一是因为警察无处不在,二是因为很多女性干脆不出门了。以我自己为例,看到跨年夜庆祝活动专门为女性设安全区的消息,我的第一个念头是:安全区周围并不安全:第二个想法,如何走到安全区。于是我决定,跨年夜何苦自找不痛快,还是呆在家里最安全。

边界仍然失守

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承认,圣诞市场和火车站前广场变成安全重地,这是开放边界政策的结果。一个正常运转的国家理应采取对策。至少恢复真正的边界检查。但我们刚刚从"星期日世界报"得知,2017年,有两千多"难民"从斯堪的纳维亚非法进入德国。实际数字可能更高。因为这些只是联邦警察发现的。没发现的之后在各联邦州登记,如果没登记,德国衙门根本就不知道。换句话说,难民危机已进入第四年,德国仍然处于任何人都可以长驱直入的状态。您能够敞开大门睡安稳觉吗?我不能。不过也许我属于特别谨小慎微的那一类。

至少我们知道,这些从瑞典或丹麦"逃往"德国的难民当中,很多人的庇护申请已经遭到拒绝。如果德国重新审理,那么这将是对都柏林协定的双重践踏。不过,这又有什么呢?道德可以置于法律之上,我们在2015年就证实了这一点,那我们也可以坚持到底。

Deutschland Beginn der Justizministerkonferenz von Bund und Ländern (picture-alliance/dpa/U. Anspach)

目前备受舆论批评的德国司法部长马斯

既然德国的边界已经成了无法律地带,那么对因特网就该进行更严格的审查。这大概是德国代理政府的逻辑。自从网络执行法2018年1月1日生效以来,大批脸书、推特内容被删除。让私人企业建立一支网络警察队伍,这对国家来说无疑是一种高效而经济的办法。世界上的专制国家可以学习德国的经验。代理司法部长马斯对"图片报"说:"我不对单个的推特内容进行评判。是否符合法律应当由企业来裁决。"这样政府把司法权部分私有化。

我的年龄由我自己说了算

这可能也很有必要。德国司法机构早已不堪重负。2016年,德国停止了对几十万起非法入境和刑事诉讼的审理,因为人手不够。对德国安全的后果不堪设想。今年年初,德国热议的是一个规模较小但是享受特权的"难民"群体:无人陪伴的未成年难民。他们的 居住条件好于其他难民,一般刑事犯罪不受处罚,也不用担心被遣返。于是很多已成年难民也削尖脑袋混入这一群体。而他们需要做的并不多:在自报年龄的时候少说几岁就行。一位在难民营工作的有移民背景的工作人员对我说,她的老乡经常向她咨询可以虚报多少岁。言外之意,德国的衙门有多愚蠢。

假如我们有一个自动检测年龄的机制,那么我们可以节省费用(无人陪伴的未成年难民每年的安置费用达40亿欧元),也可以将一些犯罪分子遣返或绳之以法。而这部分难民的名声也不会那么坏。去年年底一名自称15岁的阿富汗难民杀害一名德国少女的事件发生后,有关检测年龄的讨论再度激烈。

Zhang Danhong (V.Glasow/V.Vahlefeld)

本文作者张丹红

为了讨论而讨论

这是典型的德国式讨论,目的不是讨论之后采取对策。而是为了讨论而讨论,最后不了了之。这一次也不会例外。每次相关讨论的反方意见总不外乎两个:医生不能确切测出准确年龄;X光拍手骨不人道。谁也没有要求医生准确计算他们的出生时辰,去年一年我在医生建议下被拍两次X光,看不出哪里不人道。我不明白的是,一方面财政局把我们都看成是潜在的骗子,另一方面德国衙门却完全相信来自陌生文化圈的陌生人的自我表述。

上面提到的那个阿富汗杀人犯是庇护申请遭拒的难民。这部分人的犯罪潜能很高,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目前德国大约有30万必须遣返的难民。而如何遣返根本就不是正在组建政府的联盟党和社民党谈判的内容。其实,组阁谈判根本也不是为了德国的未来,而是为了保障三位败选的党主席的政治前途。这个年初真是再令人沮丧不过了。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