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长野健:歌剧很重要

易北河爱乐音乐厅的负面新闻主导了汉堡的音乐舞台。不过,在9月19日本演出季开幕首映之后,等待汉堡人的将是一系列具有现实意义的作品。

Dirigent Kent Nagano

美籍日裔指挥家长野健(Kent Nagano)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担任巴伐利亚国家歌剧院音乐总监7年之后,美籍日裔指挥家长野健(Kent Nagano)从澳大利亚女指挥家西蒙娜·杨( Simone Young)那里接过了汉堡国家歌剧院的指挥棒。西蒙娜·杨领导担任汉堡国家歌剧院乐队总指挥和歌剧院经理长达10年时间。如今,长野健在执掌汉堡国立歌剧院的同时,也担任汉堡爱乐乐团总指挥。在接受德国之声记者采访时,长野健谈到了新演出季的剧目。

德国之声:长野健先生,从慕尼黑来到汉堡,您现在感觉如何?

长野健:身为美国人,我对自己从一个有着深厚音乐文化底蕴的地方到另一个这样的地方感到非常荣幸。慕尼黑的歌剧传统可以追溯到1600年左右。人们说,慕尼黑是音乐圣人汇聚之地:奥兰多·迪·拉索、莫扎特、瓦格纳、斯特劳斯……这些都是音乐发展史上的重要人物。汉堡也毫不逊色-布克斯特胡德、舒兹、泰勒曼、卡尔·菲利普·埃马努埃尔·巴赫、门德尔松家族,还有现在的勃拉姆斯和马勒:这里和慕尼黑很不相同,但却有着同样悠久的传统。

Hafen Hamburg

迷人的汉堡港有着悠久的音乐传统

因此,我是从伟大欧洲的中心到了一个德国北部的海港城市。作为海港城市,汉堡是接受海外影响的门户,也是将德国文化和思想传到世界各地的地方。我对港口城市有着特殊的感情。我来自旧金山,曾在伦敦生活、工作。我的妻子来自神户。呼吸着汉堡略带盐分的空气,对我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

德国之声:汉堡港也坐落着易北河爱乐音乐厅。德国人对这个名字都听厌了。它造价高昂,开放日期一拖再拖,现在还带上了消极的意味。您的任务是开创新的局面。这座新的音乐厅有何重要性?

长野健:是的,易北河爱乐音乐厅富有争议,但这将取决于它对社区社区的功能。音响当然是一个重要的特征。但音乐厅也是社区集体认同形成的地方。这座音乐厅现在就是一个引人注目的、充满活力的符号,一个有声有色的建筑作品。

Elbphilharmonie

长野健:易北河爱乐音乐厅是一个有声有色的建筑作品

德国之声:您希望提醒我们注意汉堡国家歌剧院及附属乐团的哪些剧目?

长野健:我们努力去让人们感到歌剧对我们的生活非常重要,因此我们为演出季的开幕选择了埃克托·柏辽兹(Hector Berlioz)的《特洛伊人》。联系到汉堡,我们选择了一个和港口有关的剧目。去年我们选择这个剧时,占据头条的新闻包括乌克兰冲突以及阿富汗危机。冲突、残暴、压迫、战争和避难是《特洛伊人》的主题。我们没有想到这些主题-尤其是人群迁移在今天的新闻中会变得如此重要。

演出季的其它剧目也选择了现实的话题,比如罗西尼的《威廉·泰尔》。这是一部关于兄弟情谊、自由、人权和个人身份的歌剧。这也是21世纪的主题。本演出季的最后一部歌剧是马太受难曲-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永远重要。

2016年,我们将举行细川俊夫(Toshio Hosokawa)的歌剧《宁静的大海》的全球首映。这是对日本福岛核灾难的艺术表现,讲述的是人与自然的对立,人类的漫不经心以及人对自然的影响力被低估的问题。随着新闻里充斥着全球各地的气候危机,人们的选择变得更为重要。福岛现在使用机器人去清理核辐射留下的损害,平田织佐(Oriza Hirata)导演的剧就在舞台上展示了机器人。

德国之声:您试图通过这些剧目的选择促进转变吗?您和您的同事是否正在为争取新的观众做出具体努力?

长野健:歌剧是一种艺术形式,也是合作、伙伴、人与社区。就我们而言,我们必须让社区的每个组成部分,尤其是年轻一代感到歌剧院是属于他们的。我们都能接近剧目中这些伟大的作品。但是,我们也知道,对许多年轻一代,比如对处于青少年期的我女儿的同学来说,歌剧一点都不重要。对他们来说,歌剧简直就不存在。我们必须让他们意识到,歌剧也是为他们服务的。这是一个全球的挑战。

我必须说的是,在开幕式之夜上演《特洛伊人》时,我们看到观众席里有许多年轻人。那天,歌剧院的外墙在灯光的照耀下中熠熠生辉,数千人观看了实况直播。这非常令人鼓舞。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