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科技环境

长江虽未死 白暨豚恐将亡

11月初,瑞士发展与合作署(Swiss Agency for Development and Cooperation)发表了一份报告,称:经过瑞士和中国科学家的联合考察发现,世界第三大河长江的水质尽管遭到了破坏,但依然要比人们预期好很多,长江还不是一条死河!那么长江今后的命运会如何?被誉为“长江女神”的白暨豚命运将会如何呢?带着这些问题,德国之声中文网的记者采访了本次联合科考队的总负责人,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副所长王丁教授。

default

鱼类大批死亡

这次考察活动是由瑞士专家普夫鲁格(August Pfluger)发起的,由中国、美国、英国、德国、瑞士和日本等7个国家的25名生物学、声学、环境学领域的专家组成,对长江进行了为期38天,长达约3400公里的大规模考察。考察范围主要是从宜昌到上海长江的中下游的干流,也就是白暨豚和长江江豚生存的主要的区域,主要的目的是寻找白暨豚和了解长江江豚数量变化的情况。

黄河的情况比长江更糟糕

瑞士发展与合作署的报告称,尽管每年被倾倒在长江中的废物多达250亿吨,但因为长江水流湍急,江水中重金属的含量并不高,长江的水质比预期的要好,生态系统还有救。对此,王丁教授解释说:“关于长江的水质,国内有很多研究单位在做这方面的工作,可能很多人听到的都是不好的消息。这次考察沿着长江进行了一次整个江水的采样,应该说它只是一个时间点,而不是一个长期的监测。”

从采样分析的结果来看,应该说长江水质与国内研究机构的结论是一致的,就是长江总体水质是可以的,可也确实有些水域污染比较严重。目前长江的主要污染源是工农业的污染。除了工厂污染物和污水的排放之外,农业的化肥和肥料,以及农药的大量使用对长江造成的污染也不小,当然生活污水也是一个方面。

China Umweltverschmutzung See Tai mit Ente

白毛浮“绿水”,可惜没清波……

发展与合作署的报告认为,如今的长江和30年前的莱茵河是有可比性的。从70年代初以来的30年里,德国政府耗费数百亿欧元的巨资实现了莱茵河河水还清工程,那么,长江有没有可能成为第二条莱茵河呢?王教授认为这其中有相似的地方。因为德国当年是在经济快速发展过程中带来的类似的问题,而中国目前的经济也是在高速发展中,应该从德国汲取一些经验教训,尽量避免这种先污染后治理的失落,而应该在发展过程中间去对环境给予更多关注。不要等到环境已经发展到了那种非常极端的程度再去考虑环境的问题。

由于三峡工程的开发,使得国际社会对长江的热情急剧升温,但中华民族另外一条母亲河黄河则少有人关注。王教授虽然对黄河没有太多的研究,不过作为一名科研工作者,他还是认为:“黄河曾经多次断流,作为母亲河,这恐怕很难说是一个好现象。近年通过努力,恢复了一部分,但总的来讲,黄河的情况其实是比长江的情况更糟一些。”

白暨豚只是“功能性灭绝”

Umweltkatastrophe in China Luftfoto

污染情况触目惊心

考察结束之后,发起者瑞士人普夫鲁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没能找到曾经在长江里生活的稀有动物白暨豚,因此几乎可以肯定白暨豚已经灭绝,这在国际国内媒体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虽然此后国内也有媒体报道说铜陵段发现白暨豚,可并没有经过证实。

对此,作为本次考察总负责人的王丁有自己的看法:“这并非瑞士专家得出的结论,参加这次考察的共有7个国家的专家。最终的考察结果在国际杂志上也有一篇文章,介绍考察的情况。文章的本身并没有说白暨豚已经灭绝,我们只是告诉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我们这次考察并没有发现白暨豚。白暨豚的数量确实已经非常少了,就我本人而言,我从来没说过白暨豚已经灭绝。后来,包括普夫鲁格在内的专家,我们一起提出了一个说法,叫做‘功能性灭绝’。”

所谓“功能性灭绝”,是指白暨豚的数量已经非常少了,少到在长江这种环境里边,其维持生存的能力已经基本丧失,所以白暨豚的生存前途是非常悲观的。

至于江豚,整体的情况要比白暨豚乐观一些,这有几个原因:首先是江豚还有一定的数量,其次是通过王教授和同事这么多年的努力,已经为江豚的保护奠定了一个非常好的基础,包括在湖北石首长江故道中建立天鹅洲江豚迁地保护区。由于是长江故道,所以自然生存状况是和长江非常接近的,王教授表示:“90年开始我们在那里饲养江豚,而且是在完全自然的情况下,无需人们喂食的。十几年下来,江豚在保护区不但能正常的生活,而且能自然的繁殖,现在每年都有几头小江豚出生,今年至少出生4头。至少到目前为止,这是国际社会上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对鲸类动物进行迁地保护成功的例子。”

此外,在人工饲养的条件下,王丁教授所带领的科研小组对江豚繁殖的研究也取得了成功。“江豚的保护,只要我们下定决心,有足够的努力和投入,还是有很好的前景的。但是我们必须要从白暨豚身上汲取教训,千万不能等江豚像白暨豚那么濒危的时候再去谈保护的问题,可能到那个时候就为时又晚了。所以江豚的保护必须从现在做起。”

Drei Schluchten Damm in China

三峡究竟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三峡并没有对白暨豚构成直接影响

三峡工程的兴建,对白暨豚和江豚而是一场生态灾难吗?王丁教授否认了这种说法:“三峡工程是在宜昌以上,在自然情况下,白暨豚和江豚不会到宜昌以上去。三峡附近水流比较急,对它们的生存并不适宜,何况三峡下边还有葛洲坝,本身就已经把长江隔断了。葛洲坝也是在它们分布的上层点,我刚才已经讲过,自然情况下白暨豚和江豚的历史分布范围就是在宜昌以下到上海,所以(三峡)并没有对它们的洄游路线产生直接的影响。当然,三峡的建成,可能会对长江下游的生态环境产生一系列的影响,这些影响要进一步的评估,有些影响可能不是很严重,而有些则是相对比较严重。我们也在和三峡的有关部门进行合作对其影响进行评估,希望能采取一些措施来(对白暨豚和江豚)进行保护。”

德国之声中文网记者请王教授解释一些“相对比较严重的影响”包括哪些,王教授称,现在研究工作并没有完全展开,很难将其讲得比较深入,但是可能的影响包括水位的变化,含沙量的变化等等,不过具体影响有多大,是正面还是负面的影响,目前还没有结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