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长平观察

长平观察: 高校如何“去政治化”?

香港大学师生黑衣静默游行在内地网络引发争议。时评人长平认为,“去政治化”口号成为内地民众掩饰怯懦与恐惧的借口。

China Studentenproteste in Hongkong

香港大学师生黑衣静默游行现场(10月6日)

(德国之声中文网)因为路人皆知的政治原因,香港大学校委会先是拖延、最终否决了法律学院前院长陈文敏教授的副校长任命。一周以来,它是香港的舆论焦点,即便半途杀出前特首曾荫权涉嫌贪腐被起诉案也未能冲淡。消息传到内地,也在网络上引发了激烈的争论。

对于两地师生来说,此事都是那么不可思议。在香港人看来,就算对"一国"挤压"两制"有思想准备,也不会料到中共当局对高校的政治审查会如此直接而粗暴。陈文敏教授公开表达对香港民主运动的支持,香港亲共媒体及内地媒体对他进行持续攻击,明确表示他不适合出任港大副校长,果然遭到否决。港大师生周二发起黑衣静默游行,表达强烈抗议,誓要坚持院校自主及学术自由。

反对政府干扰院校自主而游行示威?对于内地民众来说,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但是,这并没有引来想象中的"羡慕忌妒恨"。内地哪一所高校的副校长,不需要经过党委会决定或者同意?不要说校长、副校长、系主任,即便是普通教师,公开表达对政府的批评意见,也有可能丢掉工作。华东政法大学前副教授张雪忠,就因为宣讲民主宪政而被解职。西北政法大学法律社会学研究所前所长、副教授谌洪果,也因为政治观点而遭到挤压,被逼辞职。最新的消息说,西安高校教师张红莲(网名"无眠"),同样因为批评政府而被停课。

Chinesischer Journalist Chang Ping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这些教师因为正直敢言而失去工作,得到内地很多民众的同情,但是更多的人认为他们触及敏感问题,"咎由自取"或者说"理当承担后果"。假如当局仅仅阻止他们成为校领导,连这些同情都将消失殆尽,会被认为是理所当然。因为这样的事情组织游行,不用政府出面,网民也会把组织者和参与者骂个半死。

政治压迫与思想自由

这些内地网民并非不讲道理,而是认为自己理直气壮。其中一个掷地有声的说法是:高校应当去政治化,或者说让课堂远离政治。这个理由让很多人心悦诚服,然而稍加思索就会发现它是多么匪夷所思。如果说"去政治化"是指与现实政治保持距离的话,香港师生们争取的不就是这样的空间吗?如果说"去政治化"是要明哲保身、限制思想,那么有了这样的空间也毫无意义。高校的很多专业,如法律、政治、哲学、文学、经济等等,不思考现实政治就没有完整的存在。即便人们以为可以远离政治的医学、数学、物理、天文等等专业,事实上也从来都处于政治干扰之中,"文革"就是一个极端的例子。

也正是因为"文革"这场政治灾难没有得到彻底的反思,人们根据官方引导,将其原因归结为"过度政治化"。因此,很多人反对教师在课堂上谈论政治,理由就是"不要再回到'文革'"。香港学生争取民主运动,被很多内地人称作"红卫兵"。

无论"文革"之中还是之前之后,中共从来没有想要"去政治化"。恰恰相反,它从来都宣称高校是"意识形态斗争的前沿阵地",一定要"加强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今年初,中共中央再次引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意见》,并让各高校作出"旗帜鲜明"的表态。

如果真的要在高校"去政治化",显然应该反对这些政治审查和思想钳制,而不是反对法律课堂讨论司法独立、哲学课堂讨论自由主义、社会学课堂讨论公民社会。然而,"文革"和"六四"的阴影在人们心里挥之不去,被扭曲的"去政治化"成为掩盖怯懦与恐惧的借口。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