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长平观察

长平观察:道德绑架昂山素季?

昂山素季访华是否证明人权人士过于理想化?时评人长平认为,昂山素季自由从政本身就是人类坚持政治理想的结果。

(德国之声)好像中国的监狱里没有关着另一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一样,好像昂山素季的著作和传记电影没有被中国禁止一样,中国国家主席席近平会见了缅甸反对党国民主联盟主席昂山素季。习近平表示支持缅甸维护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昂山素季则钦佩中共领导中国取得的巨大发展成就,两人都强调发展中缅两国友谊。除了她所领导的党的名称中有"民主"二字以外,中国媒体发表的新闻通稿中,没有一字提到昂山素季誉满全球的民主、自由标签。

作为一个反对党领袖,中国给予了昂山素季高规格的的接待。除了与习近平会晤之外,昂山素季启程之前,中国驻缅甸大使杨厚兰还到机场送行,俨然当她是中国政府的"好朋友"了--这个称呼向来用以表达对于中国极权政治的支持态度,用在曾被缅甸极权政府长期软禁的昂山素季身上,无疑具有很强的讽刺意味。

这种高规格的接待,不仅基于中方借反对党领袖对缅甸政府施压的利益需求,也是以此让昂山素季闭嘴,不要谈人权、民主、自由和反对党的意义,也不要提到和她一样由于身陷囹圄不能前往现场领奖的刘晓波。

China Myanmar Aung San Suu Kyi bei Xi Jinping

习近平6月11日会见昂山素季

谁在"绑架"昂山素季?

获得自由之后的昂山素季曾经表示,她首先是一个政治家。这句话意味着,与作为光彩照人的人权斗士、民主偶像相比,昂山素季对复杂的现实政治更感兴趣。政治良心的代表如曼德拉、哈维尔等,在成为主流政治领袖之后,都难免光环褪色,令很多支持者失望。昂山素季是否会重复这种经历尚不得而知,但是至少她作出了选择。

这无疑让一些人权组织和人士感到失望。他们期待享有极高国际声誉的昂山素季向中国政府施压,改善在很大程度上变得越来越坏的人权状况。有人批评人权组织和人士说,他们对国际政治过于理想化,也不应该对昂山素季进行道德绑架。道德绑架本身是一个贬义词,它表达了对于对政治人物不切实际的要求的厌恶。于是,昂山素季拒绝道德绑架成为一种赞词。

事实上,没有人可以绑架昂山素季高调宣讲民主自由。如果非要说绑架,绑架她的显然是包括中国政府的所作所为在内的现实政治,迫使她努力做一个既符合给予她极高荣誉的西方政治规则,又不得罪中国专制政府的政治人物。

"人类精神可以超越自我"

昂山素季在成功地成为坚韧不拔的精神偶像之后,当然可以"走下神坛",再去证明自己也能做一个善于与各方面斡旋的政治人物。但是,这并不能成为批评人权组织和人士过于理想或苛求的理由。追求理想化的人权政治和人道社会,正是他们存在的意义。而且,世界政治文明的进步,得益于这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十年前,倘若有人提出十年后让昂山素季成为总统候选人,大概也会被认为过于理想化。至于想象处于狱中的曼德拉和哈维尔成为真正的总统,在强调政治现实主义的人们看来未免有些疯狂。

人权组织和人士当然应该遵循自己的理想,向政治人物施加理想政治的压力。至于施压是否会立竿见影,那并不是他们行动的指南。务实的政治理论南辕北辙的时候也不少见。比如,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中,中共调集军队在首都广场在人民开枪这种行为,震惊了西方社会。很多人主张对它予以严惩,但是一些政界人士认为,务实的做法是不要切断和中共的关系,让它继续保持开放,这样它迟早会融入西方的民主世界。因为"务实",这个理由占了上风。至少到目前为止,它未能奏效,而只是显示了西方人的自大,以为只有自己可以当老师。中共并不甘心老老实实当学生,从来没有放弃改变世界游戏规则的宏图大志。

1991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之时,软禁中的昂山素季让儿子宣读了自己的答谢辞,其中说到:"追求民主……是一种充实全面、富有意义的生活的斗争。它是永不停止的人类努力的一部分,以此证明人的精神能够超越他自然属性的瑕疵。"无论昂山素季选择怎样的政治道路,这段话都说出人权斗争的价值。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