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长平观察

长平观察:“绝对忠诚”者不只是央视

地产商任志强遭党媒批判。时评人长平认为,“央视姓党”效忠宣誓背后的愚化教育不可忽视。

China Präsident Xi Jinping bei Xinhua News Agency

习近平2月19日视察新华社

(德国之声中文网)"党媒姓党",这在中国似乎并不值得大惊小怪:自诞生以来,它们有不姓党的时候吗?但是,上周的一幕仍然令人感到震撼:习近平召开"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并视察中央媒体,新华社以大幅标语宣示"我们听党指挥",央视则以在巨幅屏幕上打出大字"央视姓党,绝对忠诚,请您检阅"拔得头彩。

这种"检阅"并不意外,但是也非寻常,它意味着中共舆论控制的升级,是一种军国主义思想效忠。在这种效忠面前,央视近年来剪辑播放被打压者"自我忏悔"等恶劣行为,似乎只是一场更大的思想灾难的前奏。

有些习惯了党媒表演的人们,对这种阅兵式效忠不以为然。有人甚至认为,那些媒体工作者不过是在演戏,逗习近平高兴而已,谁也不必当真。也有人认为,这种戏演得太拙劣,骗不了人,反而暴露统治者粗鄙和愚蠢,是他们自杀的毒酒。

这些说法都不无道理,但是我仍然认为,不能忽视思想效忠的后果,何况是以这种赤裸裸的军事管制模式。形式即是内容,愚蠢的表演占据舆论舞台,不仅意味着表演者的愚蠢,同时也意味着对于信息接收者的愚化教育。

"网友"给任志强上党课

愚化教育的一个结果,就是在文明社会中令人羞愧的表达,可以冠冕堂皇、义正辞严地出现在主流媒体。一篇《谁给了任志强反党的底气》开始是这样的:"一句'党媒姓党'能让'优秀党员'任志强跳得这么高,不惜把党性与人民性对立分割,不惜充当某些势力的急先锋,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党性沦丧的个体,以及这个个体所代表的群体的冰山一角"。中国人这种文风并不陌生,它就是"文革"大字报体。所谓"文革结束"四十年来,它从来没有远离,但也没有像今天这样趾高气扬。

过去十多年间,在中共舆论控制之下,真正的思想讨论和时事评论被驱逐,若干地产商被媒体捧成"公共知识分子"。在商业明星的光环之下,他们变成了人生导师、时事评论人甚至哲学思想家。任志强是其中之一。

正如任志强不久前公开表态一样,地产商们从来没有"反党"。但是只要正常思考就可以"犯错",他们时常会发表一些"妄议中央"的言论。习近平视察央媒之后,任志强在微博上说 "人民政府啥时候改党政府了?花的是党费吗?" "当所有的媒体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

这一言论引来不少反击。某网友以"给任志强上党课"为题,批判其作为一个"优秀共产党员"却不知道中国共产党人的本质特征就是党性和人民性从来都是一致的、统一的,也不知道党和政府的基本关系,更不知道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在全社会中都处于领导地位,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网友"二字,曾经代表着那些与主流声音不协调,因此没有机会在主流媒体发表意见的人。宣传部门大量聘用"网络志愿者",冒充普通网民发言之后,越来越多的"网友"的发言,几乎就是领导的讲话稿。

Chinesischer Journalist Chang Ping

专栏作者长平

"党媒姓党"不只是党媒的事

这些"网友"的言论,让一些为党说话的知识人也感到难堪。没有想到的是,相比那些费力讲道理的知识人,党宁可要这样粗鄙的言论,推出连文句都写不通顺的"网络作家"周小平作为宣传典型。

这种羞辱并没有让知识人放弃"思考"。一些人思考的结果是,任志强既然是"优秀的共产党员",的确就没有资格批评党。除非他先退了党,否则这些话有违伦理。

可以理解的是,体制内人士"两头讨好"让人反感。但是,在要求任志强退党之前,应该看到中共垄断了一切资源。一个非党员固然也有机会发财,但是在给定的时期和给定的背景下,不入党就意味着没有升职机会,退党更可能等同于犯罪。退党的巨大代价,并非所有人可以承受。不退党就不要批评党,无疑是要求他们效忠专制政权。

再说,任志强宣誓加入的共产党,未必就应该是这个模样。在早期共产主义者看来,继承毛泽东衣钵的习近平,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共产党员,为什么不要求他退党呢?

"党媒姓党"也带来同样的争论:既然是党媒,难道不应该听党指挥、为党说话吗?一直有中国媒体人在抗争,但是他们也一直被质问:吃党的饭,岂能砸党的锅?要批评,先辞职吧。且不说事实上很多媒体人因此辞职或者被辞职,首先应该看到在中国"普天之下莫非党媒"的现实。"吃饭不砸锅",无异于从另一个角度要求所有媒体人都对党"绝对忠诚"。

因此,"央视姓党"不仅事关央视,而且是发向中国所有媒体人的咒语。那些与中国媒体有着各种合作关系的外国机构,也应该重新审视自己的合作对象了。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