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长平观察

长平观察:“界面”与“无界”争功?

中国网站“界面”刊发为习近平家族财富辩解文章引发猜想。时评人长平指出,该文再次暴露中共高层“白手套”秘密。

(德国之声中文网)"巴拿马文件"在中国大陆被严格封锁,但是至少有三家媒体发布的相关消息受到广泛关注。一是问答网站"知乎"发表提问"姐夫做了不好的事,我该怎么办?",被认为影射"文件"揭露的习近平姐夫邓家贵开设离岸公司。此问答随后被删除,但是包含"姐夫"的各种问题陆续出现,"姐夫"一词走红网络。

二是官媒《环球时报》发表社论《偷或编"巴拿马文件"者绝非等闲之辈》。该社论绝口不提中共高官及其亲属涉事,也避而不谈巨额避税及贪腐嫌疑是非,而是一如既往地,将媒体披露称为"西方阴谋",是"打击非西方世界政治精英和关键组织的一种新手段"。该文也被迅速删除。

三是财经网媒"界面"转发来自"境外博客"的文章《习总管教好子女和亲戚没?》。该文"假定巴拿马文件真实性非常高",正面说出习近平家人及亲属"热衷于经商"并拥有大量财富,但是辩称他们自2012年习近平掌权前后就有所收敛甚至金盆洗手,证明"习一直没停止管教自己的亲戚"。

这篇文章让人感到惊讶。贪腐现象在中国官场之普遍,正如民谣所称"先毙后审判,保证没冤案"。即便没有揭秘文件,也很少有人相信,包括习近平家人在内的"红二代"们摇身一变,个个都是"靠自身奋斗"的经商奇才。因此,对于他们来说,重要的不是辩解,而是封锁、否认和污名化消息本身。

果然,文章很快被删除。很多媒体人担心"界面"变成"无界(面)",即重蹈刊发敦促习近平辞职公开信的"无界"网覆辙,被调查和关闭。

界面网迄今仍照常运行,引发更多猜想。一是可能编辑自作主张,拍马溜须,"马屁拍到马腿上",但是高层领受其心意,谅解其幼稚。以媒体管制规则及专制者通常性格看,这种可能性不大。更有可能是,此文乃官方授意发布。授意者见特定目的已经达到,或者效果不如所愿,旋即下令删除。

家族巨额财富越洗越黑

无论发表过程的真相如何, 此文为习近平家族不明财富"洗地"(网络语言,辩解之意)毫无疑问。从这篇文章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些辩解之无理和无力。

文章称,"本来按照国际公认的法律和道德标准,一人做事一人当。丈夫犯罪妻子无罪,老子犯罪儿子无罪,姐姐犯罪弟弟无罪,姐夫犯罪小舅无罪,习总的姐夫开公司应该与习总无关"。这个国际通行的不连坐原则,显然与习近平执行的政策相反。因此,文章又称"作为一个国家领导人理应有更高的标准",所以习要求官员"管好你的亲戚",并说这是"国际通行的道德标准"。

"领导人管好亲戚"显然不是什么国际标准。而且,中国实际情况恰恰相反--普通民众及异议人士家人常被连坐,领导人常利用职权为家人谋利。但是,由于拒绝直接改造贪腐体制,"家庭反腐"一直是中共的宣传口号。南京等地曾向干部家属发出倡议书,要求家属们吹好"枕边风",当合格的"家庭纪委书记"。到了习近平时代,"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更成为新的意识形态宣传"中国梦"的一部分。家族贪腐也是习近平打击"大老虎"的重点。

但是,正是在家族财富是否清白方面,习近平从来没有过关。这篇文章没有否认习近平家族拥有巨额财富,但是辩称2012年前后就已经收手。首先,2012年以前,包括习近平任地方一把手及国家副主席期间,家族暴富内幕就不需要交代?

其次,文章提到,"中国首富王健林2014年在哈佛大学演讲时,承认邓家贵夫妇曾持有万达集团的股份,但在万达公司首次公开募股之前已出售这些股份"。《纽约时报》记者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曾报道说,王健林无意间透露了中共权贵操控财富的秘密:公司记录显示,习近平的姐姐齐桥桥和丈夫邓家贵,在2013年10月就已经把控股公司的所有权转给了一名雇员。王健林称他们在万达商业首次公开募股的两个月前卖掉了股份,那应该是在2014年10月。也就是说,他们卖掉了在公开资料上不属于他们的数亿美元的股票。

为不明财富找"替身"的做法,被中纪委机关报《中国纪检监察报》称为"白手套"。该报发表文章说,"白手套"长期困扰中国的 反腐工作。

也就是说,无论其姓名是否出现在"巴拿马文件"中,也无论出现在文件中的公司是否仍在运行,中共高官及其家族都无法摆脱曾经贪腐与正在贪腐的嫌疑,除非他们接受独立的司法调查及自由的媒体监督。

因此可见,尽管文章出现在网站的动机不同,过程迥异,但是"界面"与"无界"异曲同工,甚至后来者居上,披露真相功不可没。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