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长平观察

长平观察:李嘉诚,贼船易上不易下

“不要让李嘉诚跑了”争议仍在发酵。时评人长平认为,李嘉诚违背道义之处,在于和中共玩得久,陷入太深。

(德国之声中文网)"资本的本性就是逐利而动,市场的规则就是遵守法治,只要在法治框架内,资本享有来去自由的权利。"这句几乎摘录自西方经济学教材原文的话,出现在《人民日报》,用来评论闹得满城风雨的李嘉诚撤资事件。似乎十分难得地,官方喉舌和民间舆论站在一起,异口同声地斥责了蛮横无理的"不要让李嘉诚跑了"论调。

香港富豪李嘉诚从大陆撤资传闻已久,他在2013年11月接受南方报业采访时曾声称这是一个笑话。日前,他旗下长江基建与电能实业重组,成立"长江基建实业"。并购后,"长和系"10家上市公司,除去置富、泓富、汇贤的三家信托公司外,其他公司注册地都在海外。也就是说,李嘉诚商业帝国不仅从大陆撤资,也正在告别香港。此举被认为是中国经济危机的强烈信号。

新华社了望智库发表署名罗天昊的文章《别让李嘉诚跑了》,认为"李嘉诚最近二十年在中国获取财富的性质,似乎不仅仅是商业那么简单。众所周知,在中国,地产行业与权力走的很近,没有权力资源,是无法做地产生意的。由此,地产的财富,并非完全来自彻底的市场经济。恐怕不宜想走就走"。文章在中国大陆及港台网络上引起强烈反响。

中共高官亲属开设离岸公司道义何在?

这篇文章的标题有些哗众取宠,让人联想到前不久公安部副部长率队进驻证券交易所维稳股市,俨然当局脱下穿了二十多年的市场经济伪装,凶相毕露。另一方面,它宣称"在中国经济遭遇危机的敏感时刻,不停抛售,造成悲观情绪在部分群体中蔓延,其道义的高点,已经失守",不惜袒露官方千方百计掩饰的经济危机真相,诉诸道义,挑起民粹主义情绪,又让人想到每逢天灾人祸,网民们眼睛雪亮,催逼富人和明星艺人捐款。

网民们眼睛再怎么雪亮,也不敢问一声坐拥亿万资产的习近平家族捐款几何,或者让著名歌星彭丽媛晒晒捐款收据。同样地,道义论的虚伪在于,李嘉诚把公司迁到开曼群岛是金蝉脱壳,那么那些从来都在中国大陆赚钱,一开始就把公司注册在英属维尔京群岛的中共高官亲属的行为又算什么呢?

根据美国独立新闻组织"国际调查记者同盟" (ICIJ)此前爆料,仅从已经掌握的文件看,包括习近平的姐夫、温家宝的儿子和女婿等在内的中共高层权贵亲属在加勒比海的避税天堂注册了公司。他们用这些离岸公司隐藏了惊人的财产,逃避了巨额税款。

要知道,李嘉诚毕竟是用真金实银来投资挣钱,那些中共高官及其亲属,纯粹利用权力,几乎一夜之间暴富。按照了望智库那篇文章的逻辑追索,其道义失守岂知李嘉诚的千倍万倍?这时候,"在法律允许范围内来去自由"的所谓自由市场理论,显然更有利于这些巧取豪夺的中共高官家族。

畸形的地产经济责任在谁?

不过,自由市场真的像有些网民宣称的那样没有道义性可言吗?或者具体地说,讨论在中国投资赚钱的道义性都是不懂市场经济的道貌岸然观念吗?

我们暂且不去讨论自由经济鼻祖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提出著名的"看不见的手"理论的同时,也坚持他在另一本著作《道德情操论》关于道德和同情心的重要性的论断。单说这二三十年来,在中国发生的经济现象,真的是按照自由市场的逻辑、符合自由市场的道义吗?

Deng Xiaoping Geburtstagsfeier in Hongkong

在和政府的关系上做更多的投资(左起:邓楠、董建华、李嘉诚)

在这一点上,了望智库的文章并非没有道理。自由市场必须伴随着政治民主、司法独立和言论自由。没有这些前提,资本不可能"来去自由"。众所周知,在中国做生意,尤其是地产生意,那是在和魔鬼打交道。李嘉诚本人也多次承认,为了在大陆做生意,他不得不在和政府的关系上做更多的投资。这些冠冕堂皇的言辞背后,实质是很多见不得人的权钱交易。

这篇文章还进一步指出,香港富豪榜的前几名全部为地产商,显示了香港产业的畸形,背后隐藏着香港社会结构的畸形,则严重危害了香港社会的活力。而香港政权移交之后,中共"港人治港"的潜台词是招安精英,讨好富豪,结果让中国经济变得更加畸形。

这些责任主要该谁来负?文章的结论已经呼之欲出:即便没有李嘉诚,中共体制也会招徕"王嘉诚"、"赵嘉诚"。然而,文章莫名其妙地推论出"不要让李嘉诚跑了",并给了他三大任务。如果说列于第二、第三项任务的"担负起香港商界领袖责任"和"多做善事"还勉强说得通的话,首项任务"兼顾民生,回报穷人"难道不应该是对国家政策的要求吗?

谷歌撤离中国才是道义之举

投资从来不是教科书中的纯粹市场行为。很多香港人到珠三角投资办厂,也就是所谓的"三来一补企业",都因为他们或者家中亲戚是游过深圳河的"逃港客"。曾经视这些人为"叛国罪犯"的中共,也一再地动之以情,千方百计让他们"叶落归根"。

李嘉诚作为商界领袖,当然有道义责任。然而,他违背道义之处,并非不跟中共玩了,而是玩得久了,陷入太深了。贼船易上不易逃,李嘉诚不得不像一个不良政客一样,一边撤离,一边痛斥撤资"谣言",而且宣称"看好中国经济"。

自由市场理论的道义立场在于,正视人的自利冲动,而且认为自利行为可以利人,"看不见的手"比"看得见的手"更加正当。然而,这不是针对权钱关系深厚、法官听从党指挥的中国社会的论断。正是在这一点上,《人民日报》文章露出了宣传机器的本相。它宣称"今天的大陆,政治清明、法治昌明、市场透明,当然有足够的底气接受任何资本的归去来兮"。

对于中国市场,谷歌公司敢于说不才算道义之举。用这个道义来要求李嘉诚,恐怕是要求太高了一点儿。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