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长平观察

长平观察:救治刘晓波,习近平聋了吗?

刘晓波病重消息受到全球关注,中国境内出现抗议潮。时评人长平认为,中共高层“耳朵很灵”,但是以“装聋作哑”作为政治常态。

Liu Xiaobo (picture-alliance/dpa/L. Xia)

刘晓波妻子刘霞的“丑娃儿”系列摄影作品之一

(德国之声中文网) "你×××耳聋了吗?问你刘晓波刘霞的事,你没听到?"一则发问在推特上引发众多关注。它讲的是习近平访问香港,在机场讲话后被记者大声提问:"会让刘晓波去国外治疗吗?""会释放刘晓波吗?" "会让刘霞重获自由吗?""香港人不希望再释法,你听到吗?"

习近平的反应假装没有听见,在保镖的重重护卫之下钻进防弹车里。有网民讽刺说,原来他耳朵也有毛病,这样的人都能当上最高领导人,真的是太励志了。为他辩解的人则认为,他耳朵灵着呢,但是贵为大国领袖,怎么能随便回答小记者的问题?另外一些辩解者显然认为此说不妥,还不如没有听见,于是说不是他耳朵不好,也不是他不肯回答,而是记者的声音太小,甚至根本没有发问,视频是后期配音。

后一种说法是掩耳盗铃,另一种装聋作哑。不止一家媒体或自媒体发布现场消息,官方也未有否认。但是,这种做法近年来在"五毛"(官方雇佣的冒充普通网民的网络发言者)中颇为流行,名之曰"搅浑水"。张嘴瞎说与闭口不言是官方应对舆论的一体两面。

习近平的"聋"让人想到江泽民的"发飙"。2000年,在被问到中央是否钦定特区领导人时,江泽民情绪失控,怒斥提问记者,炫耀自己与西方名记谈笑风生,称香港记者"too young, too simple(太年轻,太简单)"--被中国网民音译为"图样图森破",成为网络流行隐语。江泽民的失控和浅薄让人替他脸红,如今却成为令人怀念的"长者风范"。人们对中国政治的期待一再降低:怒斥记者总比装聋作哑要好,炫耀与西方记者的交往,总比将此类交往以"勾结境外势力颠覆国家政权"定罪要强。

前所未有的关怀与抗议

尽管大多数中国人都不知道刘晓波是谁,尽管中国网络在"不许随便娱乐"的整顿之后依然欢歌笑语,但是近日舆论中出现了少有的抗命现象:人们以各种方式表达对于这位患上晚期肝癌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的关注,呼吁北京当局施行最起码的人道关怀。

1989年之前,刘晓波已因为卓越的学术建树红遍校园。1989年"六四"运动及其后,更以坚韧的反对极权政治受到举世关注。2009年,刘晓波被中共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次年,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尽管他的"我没有敌人"宣示引发争议,但是刘晓波无疑是中国政治反对者中受到最广泛尊重,全球影响力最大的人士。

由于中国经济的增长及欧美经济危机和恐怖主义的威胁,全球对于北京政权绥靖主义盛行,海内外民主运动陷入困境。很多人期待,刘晓波刑满释放之后,可望聚集新的反对力量。不幸的消息传来,他在狱中患上肝癌,对外公布时已是晚期。

刘晓波病重的消息获得前所未有的关注。全球154名诺贝尔获奖者联名呼吁,美国议会通过救助提案,德国、法国也伸出援手,香港、台湾及世界各地针对中共的抗议活动迅速展开。而在中国境内,在政治高压和严格审查之下,约1500人签署了联名呼吁信,要求当局给刘晓波彻底自由。微信、微博等社交媒体上,以图片、隐语、肝癌知识等形式出现的关切和抗议不计其数。这些关切和抗议中都直接或者间接地包含着对刘晓波生病原因及医治过程的质疑。

Chinesischer Journalist Chang Ping (Imago/epd)

时事评论作家长平

"这届耳朵不行"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对外界关切作出回应,称任何国家都无权"就中国内政指手画脚"。《环球时报》发表社评,称刘晓波"已经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为敌","而历史对失败者往往是无情的"。当局更以匿名形式在网络发布视频,呈现刘晓波狱中受到人道对待。

然而,无论国内国际如何表达强烈关注,中国高层领导人对此类事件总是装聋作哑。不仅如此,不少"精通时事的人"还总是在放话,称高层并不知情,错误都是其手下逆臣所为。按此道理,应该更加大声地疾呼,让"这届耳朵不行"的高层领导听到。然而,这些人往往又说,正在通过某种渠道通达高层,最好低调行事,以免添乱。这实在是低估了专制机器的效率。

面对全球关切与抗议,习近平依然视若无睹,这是对人道主义和政治文明的蔑视。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