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长平观察

长平观察:推!“伟大的中国故事”

推特(twitter)最新人事任命引发网民抗议。时评人长平指出,“连接世界”不只是新媒体口号,也是中共“大外宣”的战略目标。

(德国之声中文网)广州曾经有一位记者被人笑话,因为他的报道总是这样开头:“××做梦都没有想到……”即便是那位记者,做梦都不会想到,有一天新闻报道可以这样写:网友们做梦都没有想到,推特(twitter)官方人士向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发出邀请:“让我们携手合作,向世界讲述伟大的中国故事。”

这句话让很多推特用户目瞪口呆。他们没有看错,说出它的人是推特新任命的首位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陈葵(Kathy Chen)。她走马上任之后,在推特上首先和央视及新华社互动示好,俨然是面对公众的“就职演说”。

中共宣传机器讲述过无数“伟大的中国故事”。它在饿莩遍地时讲述过水稻亩产上万斤,它在红卫兵街头枪战时讲述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又在“六四”民主运动被镇压时称它是“反革命暴乱”。今天,它在讲述中国有自己的“特殊国情”,坚决拒斥民主、自由、人权等“西方价值观”。

对于同属“大中华区”的港台民众来说,当下央视讲述的最“伟大”的故事,莫过于长期出版中共政治禁书的铜锣湾书店股东“自愿”从境外偷渡到中国大陆向警方“自首”或者“配合调查”,在央视及其合作媒体上公开认罪,并宣称要放弃外国护照;以及中国警方从肯尼亚押运台湾“犯罪分子”到大陆,并让他们上央视认罪。

和很多西方人想象的不同,央视从来没有满足于只对中国大陆人讲述这些“伟大的故事”。作为中共“大外宣”政策的执行者,它一直在全世界寻找合作伙伴,向全人类推销这些故事。中国政府把四分之一的人类控制起来,主宰他们的新闻和文化消费,然后用这个“巨大的市场”作为筹码,配合骚扰、威胁、拒发记者签证及网络防火墙等手段,逼迫境外媒体合作。

因为贪婪或者恐惧,境外媒体对中共顺从合作并不意外;但是很多人以为推特会是最后一个。和其他不接受中共审查的媒体一样,推特早已在2009年被中共封锁。作为网络时代的自媒体代表,它被追求言论自由的中国网民称为“永不打烊的自由小酒馆”,很多人坚持“翻墙”使用。



帮助过滤政治敏感信息?

“想不到你这浓眉大眼的家伙也背叛革命了!”正如喜剧演员陈佩斯的相声名句所言,陈葵的发言令这些忠实的推特用户感到惊愕。他们并不在乎推特从未对他们表示过感激,但是也无法接受这样的冒犯和羞辱。他们表达了强烈的质疑和抗议,并在美国白宫网站联署请愿书。

这还不是最黑色幽默的地方。网民搜索发现,陈葵具有可疑的中国军方和公安背景,曾担任北京冠群金辰软件公司任总经理,一家由美国网企与中国公安部合资成立的公司,其产品之一是邮件过滤。过滤什么呢?陈葵解释说:“……还有可能具有法轮功或者政治敏感信息或者不良信息,我们会有内容上的过滤。”这些产品显然令中方感到满意,陈葵获得“2004年度中国信息安全保障突出贡献奖”。

随后,她又加盟疑因帮助中国政府建立网络防火墙而广受质疑的美国企业思科,出任其中国公司高级副总裁,工作任务包括“特别致力于与政府各部门及其直属机构建立良好的政府关系”。

这也是一个“伟大的中国故事”:很有可能,一个曾经帮助中国政府封锁推特的人,被聘为推特的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而她并不是中国政府的“叛徒”,而是公开宣示继续和它合作。

即便如推特官方所说,陈葵目前的主要工作是拉企业广告,而不是平台建设,她的工作经历及“就职演说”让用户感到厌恶和担忧,仍然不言而喻。

中国政府也在努力“连接世界”

去年底,在巴黎为媒体同行做培训时,我为自媒体给出了自己的定义。我举例说,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作为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我创办了一份信息杂志,自己编写内容,自己送到印刷厂印刷,自己发行,并获得经济上的成功。尽管那时还是铅字排版,但是我称它为“自媒体”。而如今中国大陆的微博、微信等被中共宣传部门严格监管的社交媒体,无论它通过多么先进的互联网和手机发布信息,也很难称它们为真正的“自媒体”。

自媒体之“自”,或者说新媒体之“新”,并不在于其生产和发布技术。技术只是为它提供了更大的可能,让它能够补充及挑战精英控制的传统媒体,相对独自自主地发布和传播信息,为普遍人提供发声的平台,而且每一个声音都可以等到更加平等的对待。脸书(Facebook)和推特在世界上大多数地方做到了这一点,成为新媒体的典范。这也正是它们被任意操控舆论的中国政府封锁的原因。

只有改变其根本特性,接受中国政府的审查和控制,这些新媒体才有可能不受阻拦地进入中国大陆,成为和那里的众多网络媒体一样,以新媒体之名,行专制操控的传统媒体之实。否则,无论扎克伯格去北京街头呼吸多少被污染的空气,也无论陈葵成为推特用户的头一天就多么热烈地与新华社及央视拥抱,除了让现有用户感到不安及受辱之外,不会有别的收获。

Chinesischer Journalist Chang Ping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陈葵在推特上用中英文贴出传统“中国结”,表达“连接你我”的意思。“连接世界”也是扎克伯格的口头禅。且不说一边宣扬“连接”一边讨好封锁信息的专制政权有多么虚伪,这种低级的心灵鸡汤还掩盖了如下事实:中国政府一边封锁信息,一边也在努力连接世界,孜孜不倦地向全人类“讲述伟大的中国故事”。因此,如果这心灵鸡汤不想骗人的话,只讲“连接世界”这一方面是不够的。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