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长平观察

长平观察:扎克伯格遇见孟姜女

脸书(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的中国之行引发争议。时评人长平认为,扎克伯格从北京释放的信息与互联网精神背道而驰。

(德国之声中文网)成功者更容易得到谅解,尤其是在成功学盛行的中国社会。年少有为的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更是如此,尽管他在刚刚结束的中国之行中讨好权贵让人大跌眼镜,但是网民们仍然亲切地称他"小扎"。即便这样,北京当局仍不放心。据"中国数字时代"(China Digital Times)报道,中共及下属的各宣传部发布禁令要求媒体控制对扎克伯格此行的"恶意评论","不继续炒作"。

最讽刺的事莫过如此:鼓吹联接与沟通的Facebook被中国政府封禁,他的创始人却被同样的审查机制保驾护航。聪明的扎克伯格当然明白,"恶意评论"被禁并非因为他对专制者的友好态度,而是它们抨击了审查制度本身。

不过,我仍然愿意"遵从"北京当局的要求,以最大的善意来讨论这个事件。我相信,扎克伯格学中文的动机是真的热爱中国文化,而不是讨好北京当局;他对言论审查者示好,不仅仅是为了中国庞大的市场,更是为了实践促进沟通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理念。他学习习近平著作、拜访主管言论审查的刘云山,让人想起《圣经》中的名言:"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

孟姜女还在哭长城

为了一个伟大的目标而忍辱负重,委曲求全,不能被芸芸众生所理解,并因此而生出更多的道德感,更大的忍耐力。我只能用这种逻辑解释扎克伯格对于公众批评的态度。显然,他有意作为Facebook的活跃用户,并时不时和读者互动沟通。令人遗憾的是,对于众多批评的声音,他选择视而不见。

Chinesischer Journalist Chang Ping

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长平

扎克伯格理当知道,大人物忍辱负重的故事太过古老。互联网社交媒体的发迹,正是基于对这种经典故事的背叛--为普通人提供及时发声的平台。每一个声音都应该被平等对待,每一个人的权利都应该及时兑现,而不是强调一些人比另外一些具有更多的道德责任感,因而可以要求普通民众处于沉默与无知状态。

扎克伯格在Facebook总结北京之行说,他参加了中国发展论坛,会见了中国政府和商界领导人,还在百忙之中参观了长城和天坛。我不得不说,这则小结传递的信息与反对阶层固化的互联网精神背道而驰。长城的雄伟,天坛的壮观,只是基于统治者立场的国家主义叙事--把包括Facebook在内的国外网站阻拦在外,让普通中国民众无法自由沟通的元凶,正是以长城命名的"中国防火长城(Great Firewall of China,简称GFW)"。在中国民间流传甚广的孟姜女哭长城,才是"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

扎克伯格明明遇见了哀恸中的孟姜女,却笑嘻嘻地绕道而过,对人炫耀他与秦始皇的交往。

审查制度不会因为讨好而改变

我也知道怎样为扎克伯格辩解:与敌人对话,本身也是促进沟通的要务。扎克伯格百般示好,恰好证明Facebook不肯屈就中国市场--否则,像别的互联网公司一样,创建一个中国特色版本,接受中国政府审查,根本不用这样"任人打脸"。

想必扎克伯格清楚:接受政治审查的社交媒体,中国并不缺乏,而且比外国人做得更好--一方面更方便官方审查,另一方面也更方便民众"抢红包"。不甘心满足于"抢红包"度日的无数中国人,渴望用上Facebook,是因为Facebook没有政治审查。

真是如此的话,我想告诉扎克伯格,中国政府不会因为逢迎讨好而放弃审查,否则成千上万下跪上访者早就被接见了。审查制度的存在,并非源自和批评者斗气,而是维护专制的根本需求。

在《圣经》故事中,"任人打脸"的耶稣坚持信仰,决不妥协,而且只与普通民众沟通,拒绝与权贵交好,所以才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柏林墙倒塌,不是因为几个西方精英对东德领导人友善,而是东德民众坚持抗议的结果。如果东德专制者被西方精英肯定说,"柏林墙对世界作出了巨大贡献",显然是对这些民众的冒犯,也与推墙的目标背道而驰。作为互联网先锋,扎克伯格应该示好的,是这些苦苦挣扎的普通民众。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