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长平观察

长平观察:“小红粉”不仅仅是笑话

中国网民有组织地“翻墙”“出征”参与“圣战”,制造不少笑料。时评人长平认为,国际社会应该更加严肃地对待中共的宣传攻势。

(德国之声中文网)这些天,中国大陆的宣传机器成了马戏团的小丑,源源不断地为全世界提供笑料。先是爱中国的台湾歌手黄安,举报同样来自台湾的年轻同行周子瑜持台独立场,结果变成了支持民进党选票的乌龙球。接着,因为被指将用户信息出售给医疗骗子而恶名昭彰的"百度贴吧"突然横刀立马,正气凛然,其中一个叫"帝吧"的论坛里组织了轰轰烈烈的"反台独圣战"。被称作"小红粉兵团"的中国网民,"翻墙""出征"被中国政府封禁的FACEBOOK,用组织上统一发放的武器"表情包""轰炸"蔡英文等民进党领导人主页,由于不熟悉境外网站,闹出许多笑话。

这些笑话成为境外社交媒体传媒的主要内容。一些主流媒体不满足于看热闹,从中发掘出正面的意义,那就是这场看起来刀光剑影的战争,在你来我往中出现了意外的喜感:其一是大陆"战士"们迷路之后,台湾三立新闻的娱乐编辑,以"卖萌"的姿态为他们指路;二是不少论战双方跑偏主题,聊起了美食和电影,不知不觉间相谈甚欢。媒体得出结论说,前者表明幽默可以化解仇恨;后者表明只要超越意识形态,大家都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

"精神自杀式炸弹"

娱乐和美食的确可以化干戈为玉帛,让彼此袒露出柔软而可爱的人性,甚至让敌人互生爱意。幽默、讽刺、调侃和恶搞,从来都是释放压力、对抗威胁、解构强权和夺回生活权利的武器。来自港台及西方的"恶搞"风一度在中国网络发扬光大,在严格控制的舆论中撕开一道口子,成为网民们揭露腐败、嘲笑权威的狂欢派对。

Taiwan Chou Tzu-yu

黄安举报周子瑜,结果变成了支持民进党选票的乌龙球

然而,只看到这一点还远远不够。中共宣传的厉害之处在于,它一方面冥顽不化,继续那套假大空的宣传话语;一方面却与时俱进,将计就计,征用网络幽默甚至恶搞形式来维护这套话语。在完全掌控舆论生杀予夺大权的前提下,它并不担心玩火自焚,也不怕丢人现眼。左手玩弄把戏,右手称赞左手。通过这样的方式,网络幽默俨然成了趁手的宣传工具。

此次"圣战"使用的武器"表情包",就是网络"恶搞"的一种形式:截取照片或影视作品人物表情,加上牵强附会的文字说明,产生出令人忍俊不住的幽默效果。但是,当这些图片上写的是"王之蔑视"(称颂习近平的强大)、"炸死你个小婊砸(子啊)"(意思是轰炸并辱骂台湾人)、"快看那个傻逼"(以辱骂回应不同观点)等等文字,而且用于维护极权专制时,实在让人笑不出来。

"出征战士"称这场网络攻击为"圣战",并非为了讽刺或解构这个词的原意,而是赋予原意更多的形式。恐怖分子的"圣战"使用的是肉身自杀式炸弹,这场以复制指令图片及语言为主要内容的网络"圣战",使用的则是精神自杀式炸弹。这些被称为"小红粉"的网民,早已将自己的思想祭献给神圣的祖国和伟大的党。

奥威尔与王小波的预言

在高压政治中成长起来的年轻人,为什么不是满怀悲愤的叛逆青年,而是任人摆布的"肉鸡"?有人在网络上贴出了奥威尔在《1984》中的描述:"如今,几乎所有的孩子都变得很可怕","他们都被系统地训练成了放肆的小野人,却不会令他们产生任何反对党的纪律的倾向。恰恰相反,他们崇拜党和与之相关的一切。歌唱、游行、旗帜、远足、手持木枪操练、高喊口号,崇拜老大哥--对他们而言这些都是光荣的趣事。他们的凶残是对外的,指向国家公敌、外国人、叛徒、破坏分子以及思想犯"。

二十多年前,中国作家王小波在小说《2015》中,也作出了精确的预言。他讲了一个小偷的故事:他是盗窃惯犯,却认为自己思想高尚。一边入室盗窃,一边对屋主的东西进行思想检查,发现"错误倾向"会留下字条苦心劝诫。包括警察在内的全社会人都被小偷的"高尚道德"感动,都憎恶小说主人公--一位具有自由倾向的"无证画家"。

奥威尔和王小波的小说都写得妙趣横生,但是他们并不是在讲笑话。他们担忧的正是极权统治投向人类的精神自杀式炸弹。他们能在几十年前看到世界今天的样子,我们也可以在今天看到几十年之后人类的处境。如果你不愿相信,那么请看看一个"圣战"辩护者的价值观:在一个网贴中,他说中国大陆网民本来对台湾有好感,翻墙出去一看,到处都是"翻墙"、"六四"等"侮辱的语句",他们感到震怒,不得不心生仇恨。

朝鲜人没有发疯,中国人更没有

几天前,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韩美研究所的研究员乔尔·威特(JOEL S. WIT)在《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文章《朝鲜人有多"疯狂"?》,以自己长期参与美朝谈判的经历及深入研究,指出朝鲜之所以能在严防核扩散的国际环境中一再进行核试验,成为事实上被国际社会接受的有核国家,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在美国人和国际社会看来,朝鲜就像漫画书一样,没有把他们当回事儿。

Chinesischer Journalist Chang Ping

本文作者长平

威特指出,朝鲜人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疯狂,相反他们是现实主义者,对国际社会相当了解(当然也不是什么都知道),懂得怎样为自己谋取利益。除非美国严肃对待他们,制定遏制这一威胁的长期战略,而非采取临时的应对措施,否则他们几年后还会让人"感到震惊"。

我非常赞同威特的分析,而且认为也适用于中国。可以肯定地说,中国比朝鲜更了解国际社会,也具有更大的野心和能力。就意识形态宣传而言,在西方人眼里,中共宣传机器从来都是马戏团的小丑,一次又一次地提供笑料,很多中国人觉得它丢人现眼。我自己也常常忍俊不住。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这些年来,它不仅培育出数以千万计的"小红粉兵团",而且也让很多西方人接受了"中国模式"论调。西方主流媒体在批评中共的人权问题或者高层腐败时,越来越小心翼翼,甚至退避三舍。

"小红粉兵团"不仅仅是笑话,也没有人们想象的那样愚蠢。他们一方面凶猛顽劣地为专制卖力,一方面也知道怎样利用西方价值观为自己打掩护。在接受境外媒体采访时,一个"战士"说,"翻墙出征"的目的之一,是"希望推倒柏林墙的那个时候,可以在墙上留下自己的手印"。很多人从中看出了正面意义。这就好比当年守护柏林墙的东德士兵说,他们冲过墙去抓回越境者,或者是让子弹穿墙而过射击他们,"可以在墙上留下自己的手印"。这真的那么令人鼓舞吗?

当然有人不买他们的账,甚至厌恶至极。有些香港人称大陆游客为"蝗虫",也有人更为形象地描述这场"圣战"是"蛆虫爬出粪坑"。这些比喻虽然解恨,却并不解决问题。问题在于,正如台湾网民发现的那样,他们不是蝗虫,也不是蛆虫,他们真的也是人类,也喜欢娱乐和美食。朝鲜人没有发疯,中国人更没有,他们不仅仅是一个笑话,而是正在非常严肃地颠覆着人类政治文明。如果西方社会不能严肃地采取针对如此人类和国家的对策,而是一笑了之,奥威尔和王小波的预言还会一再应验。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