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长平观察

长平观察:妇女自己的法律中心

北京众泽妇女法律咨询与服务中心被强制关闭。时评人长平认为,无论何种形式的权利抗争都是对专制政治的反抗。

Portraits von Frauenrechts-Aktivistinnen Li Tingting, Wei Tingting, Wang Man, Wu Rongrong und Zheng Churan

去年三八国际妇女节前夕,5名年女权活动人士被捕,一个多月后虽在国际压力下获释,但只是“取保候审”。

(德国之声中文网)"15年来,郭建梅及其团队在民间公益妇女法律事业中的实践,惠泽中国广大的妇女群体,尤其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妇女弱势群体。勇敢的开拓,不懈的探索,坚毅的挑战,使她成为中国公益法律人的楷模。"这是2010年,我为中国一家公益评奖机构写的颁奖辞。作为这个奖项的策划者和评委之一,我力促它表彰那些为权利抗争的活动人士,以区别于其他仅仅劝诫"富人行善、穷人感恩"的慈善晚会。

没想到颁奖典礼惊动了国安。国安的召见让这家机构的领导吓出一身冷汗:半数获奖者竟然都在他们的监控名单上!我不知道郭建梅是否是位列其中,但是我在和她的简短交流中感觉到,她正面临巨大压力,力求谨言慎行。

当时,她创建并领导了15年之久的北大法学院妇女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被迫更名为北京众泽妇女法律咨询与服务中心。中心成立于1995年底,为北京世界妇女大会所激发,也是中国NGO的先驱。"赋权"是北京世界妇女大会的关键词,也是郭建梅和她的团队始终坚持的目标。不了解这一点,恐怕就不理解她们的工作跨度之大:既为最底层妇女提供具体的免费法律援助,又做了很多学术性的调查研究,同时也在全国人大层面推动妇女权利立法。

赋权的努力让郭建梅获得包括西蒙·德·波伏娃奖(2010年与艾晓明同获)和国际妇女勇气奖(2011年)在内的诸多国际荣誉,也给她在中国带来麻烦。受教育主管部门指示,北京大学宣布撤销她的中心,将她们赶出了校园。据报道,原因之一是该中心接受了国外资金资助,并介入了一些敏感案件。

郭建梅没有放弃,继续介入敏感案件。去年,她们成功地让最高法院推翻了家暴受害者李彦杀夫案的死刑判决。中国当局对她的打压也没有止步。应"有关部门"要求,北京众泽妇女法律咨询服务中心昨天(2016年2月1日)关门歇业。"有关部门"还要求郭建梅不得接受采访。中心所有的北京千千律师事务所将继续存在。

父权/专制主义的扩张

和众多中国NGO人士一样,郭建梅没有公开对抗"有关部门"的打压,希望忍辱负重换来"做事"的空间。然而,如果做的事情就是为底层民众争取权利,无论你是像唐荆陵那样的"死磕派"律师,还是像郭建梅这样竭力低调的法律服务者,没有人可以幸免于极权的扼杀。当然,惩罚的轻重和方式不一样。

赋权是女权主义的重要概念,它指性别平等必须让女人提高自主意识,参与政治与经济,从而得以自治与自决。它必然反对当权者控制一切的极权主义,反对"习大大"式父权家长制宣传,也反对专制者占据妇女权利讲坛--今天看来,去年9月习近平在联合国主持全球妇女峰会,不仅仅是错位和讽刺,更是父权/专制主义的扩张。

Chinesischer Journalist Chang Ping

本文作者长平

习近平走下联合国讲坛之后,继续对包括女权在内的各种权利运动残酷打压。"女权五姐妹"仍然戴罪在身,记者高瑜仍然获刑5年(因患严重疾病监外执行)。权利活动人士苏昌兰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捕,已被关押1年零3个月。在对维权律师的大肆抓捕中,多名女性人权活动家"失踪"而后被捕。律师王宇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被捕,其子包卓轩被禁止出国留学,逃亡后被中国警方从缅甸追回。24岁的律师助理李姝云和赵威同样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捕。最新消息称,官方以指定律师强行替换赵威的代理律师。

英国女作家弗吉尼亚·伍尔芙说,"女人要想写小说,必须要有钱,和一间自己的房间。"同样地,女人要讨回权利,必须要有钱,和属于自己的法律研究、咨询与服务中心。郭建梅领导的长达20年的法律中心被歇业,对弱势群体关上了一道通往权利之路的大门。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