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长平观察

长平观察:“咱们的雾霾”,何必“提头来见”?

北京持续严重雾霾。领导人的治理承诺不仅“是一句玩笑”,而且要从网上删除。时评人长平认为,没有监督就没有治理。

(德国之声中文网)记者在街头采访:"大妈,您觉得雾霾影响大吗?"受访者回答:"太大了!首先我是你大爷!"北京持续严重雾霾,PM2.5浓度高出世卫组织标准20多倍。两千多家企业暂时停产,学校暂停户外活动,30多次航班被取消。和往常一样,关于雾霾的各种笑话在社交媒体上传播。

有外国人觉得奇怪,空气污染危害生命,此时此刻,北京人如何笑得出口,他们为什么不愤怒?提问者不明白,中共无论怎样失去治理雾霾的能力,也都还能收拾老百姓。忍受雾霾有可能若干年后慢慢死去,不忍受雾霾上街抗议可能立即就被关进监狱。

不仅如此,一些北京老百姓尤其是经常举报明星吸毒的"朝阳区群众",在浓雾中仍然眼睛雪亮,随时准备抓获不甘忍受雾霾的"敌对势力"。知名导演贾樟柯在微博透露:"去年拍环保广告,胡同里突然冲出几个大妈大爷,高声嚷嚷:'他们在拍咱们的雾霾,快把摄像机扣下来。'"天昏地暗的浓雾中,有一些北京老年人仍然在朝阳公园跳"广场舞"。有人拍了下来,认为堪比恐怖片镜头。贾樟柯看到后,写下了这段回忆,感慨说:"也很恐怖"。

"咱们的雾霾",有人认为这句话说出了北京雾霾越来越严重,而且得不到治理的关键。雾霾再难受,那也是"咱们的雾霾",不能让别有用心的人偷拍了去为难"咱们的领导"。无论尘雾把肺染得多么黑,他们仍然可以"一颗红心向着党",信任中共领导人。

Chinesischer Journalist Chang Ping

本文作者长平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领导人治理雾霾的方法也是讲笑话。在这令人窒息的日子里,有人再一次想起了北京市长王安顺的郑重承诺:媒体曾经报道说,2013年9月,王安顺代表北京市政府和国务院签订责任状,立下"生死状":北京治理PM2.5投入将高达7500亿,2017年治理不了就"提头来见"。

今年年初雾霾严重的时候,这个豪言壮语就被人想起来。当时,《人民日报》帮助澄清说,王安顺表示,之前媒体报道的治不好霾"提头来见",是一句玩笑话,只是表达治理大气的信心和决心。想必投入7500亿不是开玩笑。如今雾霾越来越浓污,那些钱也应该有一个交代了。

治理承诺不如一阵风

这不是人们第一次想起政府治理污染的承诺了。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有人发现一张1999年3月9日的《北京晚报》,头版头条大标题赫然写道:"绝不让污染的大气进入新世纪"。新华社大概忘了领导人也经常拿雾霾开玩笑,竟然发表了一篇评论《法治政府当一诺千金》,认为"这样的事情与法治政府的精神背道而驰,也不能让群众满意点赞"。评论还说,"今天的新闻,就是明天的历史;今天的承诺,不应变成明天的笑话。可历史证明,有的承诺到头来仍是空头支票一张,笑话一个。"这让人想到了上世纪四十年代,中共机关报《新华日报》关于民主、言论自由、联合政府、宪政民主的承诺。

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联想,而是因为二者之间有紧密的联系。没有民主的监督机制,政府的承诺只能是一个玩笑,或者说一个笑话。"朝阳区群众"不仅不能也不愿监督"咱们的领导",而且也不让外人拍摄来帮助监督。领导人再花钱不办事,那也是"咱们的领导",不能让你们来监督。

而且,王安顺的头并没有提在他自己手中,中国官场没有"引咎辞职",除非领导要你走人。否则,那无意于逼迫领导自我检讨。真要能这样监督下去,中共的维稳武警就可以直接解散了。

今天的《人民日报》再也不用急着为领导人辩护了,新华社也不敢说不兑现承诺就是历史的笑话了, 宣传部门和网管部门统一行动:删。转眼间,"提头来见"删除殆尽。没有监督,就没有治理。媒体的微博已欣然报道:快起风啦!"咱们的雾霾"只能随风而去了。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