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长平观察

长平观察:变本加厉的流放制度

“六四”学生领袖熊焱回中国探母被拒。时评人长平认为,仅仅因为批评执政党而被拒回中国,是一种比古代更加野蛮的流放制度。

(德国之声中文网)2009年6月4日,在香港维园烛光悼念晚会上,熊焱作为"六四"学生领袖代表,发表了演讲。当时我在现场,至今还记得他演讲时声情并茂的样子。昨天(2015年4月23日)他再次抵达香港,想要借道回湖南探望病危的母亲,却被拒绝入境。

时间再往前推至1992年,熊焱坐了两年监狱之后,取道香港流亡美国。那时的香港,是帮助异议人士获得自由的基地。今天的香港,成为打压异议人士的帮手。针对香港政府的作为,熊焱对媒体说,"我终于感觉到……没有什么一国两制,现在都被共产党所控制,所以他们也没有自由。"

熊焱早已经不是第一例受阻者。这不只是说明香港这个所谓国际化都市的变化,而且也显示中国的"边境控制"范围在扩大。同时无数事实证明,"边控"人数也越来越多。过去可以自由往返的一些批评人士,现在也都上了"黑名单"。他们的亲人,甚至朋友,都受到株连。

尽管熊焱加入了美国籍,但是众所周知,他被拒绝回中国跟国籍没有关系,而是因为他曾经和现在批评中共政权。中共以剥夺其出入境自由的方式,作为对这种批评的惩罚。

美国也有人仅因批评执政党被拒回国?

毫无疑问,中国政府制造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流亡人群,也列出了世界上人数最多的"边控"单名。这些被剥夺出入境自由的人士中,大多数是政治异议者,甚至仅仅是政府的批评者(在中国政府对社会空前严厉的控制下,很少有人有机会做出言论之外的反政府行动),因言而获罪。和其他"六四"学生领袖一样,熊焱在26年前作为一个年轻学生所做的事情,不过就是参与组织大学生抗议运动。出国之后,中共喉舌媒体《环球时报》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所能列举的他的"罪状",也仅仅是他对媒体发表"激烈谈话",主张中国人要"非常严肃的抗争",以及"他曾公开支持法轮功的活动,要求改变中国政治制度"。

《环球时报》理直气壮地为中共"边控"辩护说,"这决不仅仅是中国的逻辑,如今世上很多国家都有因各种原因难以回到故土的海外流亡者,包括美国也有,真实的世界就是这样,你懂的。"这是故意混淆是非的言辞。美国以及所有民主国家,真的有因为仅仅批评执政党就剥夺出入境自由的例子吗?中国政府"边控"的批评者,不仅有熊焱这样更换了国籍的人士,而且包括无数中国公民,以及当时还是中国籍的熊焱等民运人士。世界上还有多少国家这样对待本国公民呢?

在这篇时事评论中,"你懂的"是一种小流氓的语气。中国政府不仅这样说话,而且也这样做事。拒绝批评者回家探亲,即便在中国的法律中也找不到依据。从道义上说,更是自打耳光--中国政府一向宣传中国传统比别的文化更重视家庭,习近平上台之后更是大讲孝道。2009年,上海异议人士冯正虎被拒回国之后,在日本东京成田机场进行了出色的抗争。滞留机场抗争三个月之后,面对如潮国际压力,中国政府不得不作出让步,允许他回国。

变本加厉的流放制度

民主国家也有边境控制,除了非法移民、刑事犯罪、洗钱等一般性问题之外,可以和政治挂钩的大概就是持有政治观点的恐怖分子了。中国官方宣传中移花接木,偷换概念,把"批评中共政府"改称为"危害国家安全"。事实上,中共自己也明白,异议人士和恐怖分子相差何其远也。绝大多数被中共"边控"的人士,从来没有组织参加过暴力活动,而且公开声明践行非暴力主义。他们反对专制,呼吁民主,即便在中共的党史宣传话语中,也是建设国家而不是危害国家的作为。

Chinesischer Journalist Chang Ping

时事评论家长平

部分异议人士也有回国的机会,那就是要写一份"保证书",保证永远或者在某个时期内不再批评中共政权。以边境控制手段来维护一党专制,拒绝民主政治,这是滥用国家权力。这种没有任何法律效力,仅仅以黑社会式暴力恐吓来令其生效的做法,不仅羞辱了异议人士,也羞辱了这个国家。

"边控"是古代流放制度的延伸。流放曾经是世界各国普遍使用的刑法,随着政治文明和法律文明的进步,其因野蛮而被纷纷放弃。中国清朝末年也从法律中明令废除了流放制度。中共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在法律条文中恢复这一过时的制度。然而,事实上,它一直在实施这种惩罚,而且变本加厉。古代的流放尚且经过当时的法定程序,如今则不经审判而任意为之。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