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长平观察

长平观察:南方最后一片树叶

南方报业集团一份整改材料引起关注。时评人长平认为,对久已谢幕的“南方媒体”的怀念,体现了中国媒体的萧瑟现状。

(德国之声中文网)一份南方报业集团的上报材料,"按照党务公开原则和巡视工作有关要求",在广东省纪委网站公布出来。随后,包括南方集团官方网站在内的各大网站予以转发,受到舆论的高度关注。

如果你熟悉南方报业集团一些子报,如《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南方人物周刊》等,尤其是它们若干年前的样子,而且只熟悉这些的话,会对这份报告十分惊讶。因为它告诉人们,南方集团又遭遇了一次整顿,整顿成绩斐然,而且还用如此有辱斯文、令人厌恶的文风写出来,和其他党内文件毫无二致。

笔者曾先后在南方报业集团工作了十年时间,看到这份材料的感觉,首先是悲凉,为历史的倒退,也为自己和同仁们被否定的青春。多少年来,一批又一批新闻人奔向南方,满腔热血、夙兴夜寐,不仅对新闻业抱持极大的兴趣,也对国家充满了希望。他们相信,通过自己和所有人的努力,中国一定会越来越好。就媒体发展来说,言论空间会越来越大,政府也会越来越适应批评,接受批评,打压媒体的言辞会越来越显得陈腐可笑,最终让人羞于启齿,无疾而终。这份报告告诉人们,一切都在朝着相反的方向行进。

而且,丑恶是不会害臊的。公开这种文件,如此理直气壮,得意洋洋,让所有对南方集团有过好感的人,都感到受辱。不过我认为,公开本身是一种好事情。有必要说明的是,有两件事情一直都存在,那就是:第一,宣传部门对南方集团的打压,须臾未曾消失;第二,集团领导无论对内讲话,还是向上级汇报,从来都用那种体制内的党八股语调。

Chinesischer Journalist Chang Ping

中国资深媒体人长平

不再掩饰的惩戒

这一次不同之处,一是将这种文件公布出来。笔者也曾在中央电视台工作过一小段时间,有一次听领导讲话,忍不住笑出声来,结果被那位赞赏过我的业务能力的领导当场厉声批评,让我颇感惊讶。在当时的南方集团,至少在中间阶层,领导也用这种口气讲话,但是讲话的间歇偶尔也会自嘲,比如加上"我就照着念了啊"之类的说明。如果有人听不下去笑出声来,领导首先会脸红,解释说"很快就读完了"。一句话,大家都明白,有人做官样文章,乃不得已而为之,但是羞耻心尚存,知道那些话是多么的可笑。甚至宣传部门,尽管从来都在戕害媒体,但对外也会遮遮掩掩,少有大张旗鼓炫耀自己的"屠技"。

广东省纪委公布南方集团这份文件,以及南方集团的转发,并非为了揭示媒体的真实处境,而是报业文化已经改变,大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不仅如此,这还是一种胜利者的宣示,一种对抗争者的惩戒,一种对其他媒体杀鸡儆猴似的警示。

过于漫长的掌声

其二,这份文件显示的重要事实,不在于对一份自由主义倾向的媒体--如果说曾经存在过的话--的整顿,而是这份媒体已经不存在了。它以"办负责任的主流大报"为名,"坚持团结稳定鼓劲、正面宣传为主,紧紧围绕省委省政府中心工作","形成精彩的'大合唱',发挥了党报集团引领舆论的'中流砥柱作用'"。它不再是一个言论管制的抵抗者,专制政府的批评者,新思想新文化的引荐者,而是和其他党报一样,是一份合格的喉舌,一台洗脑的机器。

当然,作为洗脑机器的这部分任务,南方报业中的部分媒体从来都在做,但是另外一部分媒体从来都在抵制和消解,于是有了一个所谓"南方媒体"的总体印象。时至今日,也还有一些同仁在坚持抗争。但是,那样的总体印象早应该成为历史,犹如早已谢幕的演员得到过于漫长的掌声。南方报业之所以还成为话题,是因为在它衰落之后,并没有其他媒体后来居上,取而代之。在萧瑟的言论寒冬里,它是画在墙上那一片最后的树叶。虽然也许尚能励志,但毕竟是一种幻觉。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