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长平观察

长平观察:割袍断义阅兵日

北京阅兵呈现社会观念的尖锐冲突。时评人长平认为,社会危机在于不同观念没有平等的表达空间。

(德国之声中文网)不少网民表示,9月3日阅兵日,也是网友拉黑日,朋友断交日。一位心理咨询师在微博说:"走在这条路上,人和人迟早要决裂,要面对这一切。还不如早点说个明白。反感阅兵,反感爱国主义。民生如此多艰,自由日渐稀薄,志士大批坐牢。"若干媒体人在微信表示,能在这样一个日子里"自绝于人民",他们为自己感到骄傲。

他们绝交的朋友,是为北京"9.3"大阅兵而激动的人。有些人跟着央视导引的情绪,为"祖国强大"而骄傲;有些人从习近平的讲话中寻找"正能量",比如发现他多次使用"和平"一词,表明中共裁军为了和平,未来安全可期;还有些人专注于新式武器等技术革新,或者仪式上各国来宾的各种"萌态"。

不必等到大阅兵,中国社会的分裂随处可见。上一次令人印象深刻的事件,是"9.11"悲剧发生之时,大量中国人为美国本土遭到袭击而欢呼鼓舞,另外一些人则为生命无辜受害而难过,为恐怖分子的肆虐而愤怒。两种观点的人在网络上互相指责咒骂,而他们中有些人曾经是朋友。

接下来的许多争议事件,都让朋友关系面临考验:杨佳怒杀警察,是英雄还是歹徒?钱云会丧命车轮,是普通交通事故还是蓄意谋杀?南方周末记者因新年献辞被修改而抗议,到底该不该支持?徐纯合在火车站因反抗被警察枪杀,是咎由自取还是滥权杀人?

社会存在不同观点,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有人指责这些割袍断义者说,你们常常说,自己追求的是民主社会的观念多元化,为什么不能容忍不同意见呢?一言不合就与朋友绝交,这难道不是一种观念上的大一统倾向?

不同观点没有平等的表达机会

China Militärparade in Peking 70. Jahrestag Ende 2. Weltkrieg Bildergalerie

有人振臂欢呼,有人反感阅兵

我们应该看到,首先,不同观点并没有平等的表达机会。此前的一系列争论,背后都有一个核心的问题,那就是中共统治是否合法,是否应该得到信任,是否应该与之合作?这些意见不可能直接表述,但是有时还可以间接地阐明。大阅兵则是一个高度敏感的政治话题,它本来应该是最具争议性话题,但是媒体及网络管理者被反复威胁,不得出现任何质疑的声音。在此之前,一大批异议人士、人权律师及新闻记者被拘捕,被起诉,仅仅因为几句让当局不高兴的话,甚至连不同政见都算不上。

在美国出生成长、现居台湾的艺人范玮琪,阅兵当日在微博贴出孩子的照片,而不是为阅兵而激动,遭到网民的围攻怒骂。她被要求要热爱中国和中共,"这不是什么道德绑架问题,而是只要是有心人看到那么多刷祖国的人都会动容"。她被循循善诱地教诲说:"爱子无错,但成年人还是应有责任心、公德心,否则拿什么教育孩子?"

当年日本军国主义宣传和纳粹德国的爱国主义教育,也给人以表达对国家忠诚的压力,但是恐怕还不至于因母亲喜爱自己的孩子而受到诅咒,何况范玮琪并非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而这正是让人感到忧虑的地方--以反法西斯胜利纪念为名,行法西斯教育之实,甚至有过之而不无及。大批中国内地及港台明星受邀参加阅兵观礼,在微博表达激动心情。有人称,唱中国国歌唱到泪流满面,也有人发文大喊"祖国万岁"。

法西斯观念在民主社会也令人担忧

Chinesischer Journalist Chang Ping

作者长平

其次,即便在拥有言论自由的民主社会,并非所有不同意见都应该受到欢迎,法西斯观念大行其道,仍然让人感到担忧。在中国,这些意见的"多元"在于:要民主还是要专制?要言论自由还是要因言治罪?是否要支持独裁政府用坦克镇压和平示威?100多藏人自焚是否不应该视之若无?新疆骚乱是否应该反思民族政策?一则股市消息可能被当作谣言治罪,而被允许说出的话则包括:"杀光所有日本人","让藏人去死","杀死汉奸全家",以及对一位在社交媒体贴出孩子照片的母亲的辱骂。

社会因观念而出现分裂,当然不是好事,但是也并像人们所担心那样可怕。可怕的是除了绝交之外,没有公开而平等的讨论空间。中国社会积累了太多分歧,但是在强大的言论管制下,没有机会释放和沟通,只剩下隔绝或谩骂。有人担心说,一旦社会民主了,这些分歧会大爆炸,让国家四分五裂。奇怪的是,这些意见所得出的结论,往往不是呼唤民主,建设公共空间,而是不能民主,继续压制分歧。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