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长平观察

长平观察:“内部互撕”公开化有多可怕?

西藏流亡政府举行了第二次大选。时评人长平认为,中国官媒对民主选举的攻击确证其愚民宣传。

(德国之声中文网)3月20日,位于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流亡政府,举行了达赖喇嘛宣布"政治退休"之后的第二次政府首脑(司政)选举。全球8.8万名已登记流亡藏人选民,在设立于13个国家的投票点直接投票,选举出新一届议会与司政。

这场大选受到全世界的关注。由欧美与澳大利亚等国的议员及援藏组织代表组成的观察团,也提前抵达达兰萨拉,监督流亡社区的大选过程。中国媒体却鲜有提及。在微博、微信等活跃的社交媒体上,相关关键词被禁止出现。没有设置技术障碍的网络论坛中,人们也普遍自我禁言,避之惟恐不及。不少中国人对西藏流亡政权的印象,仍是中央电视台宣传的"达赖集团想要恢复农奴制"。

尽管如此,中国政府及媒体也难以彻底视而不见。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记者问到中国政府对这场选举的态度,发言人陆慷照例回答说:"我们从来不承认所谓的西藏'流亡政府'",并希望其他国家"不要为任何'藏独'反华分裂活动提供任何便利和场所"。然而,不承认不能抹杀西藏流亡政府正在举行民主选举的事实。《中国西藏网》发表了一篇文章,并经多家官媒转发,直接而具体地攻击了这场选举。

Indien neuer Ministerpräsident der tibetischen Exilregierung Lobsang Sangay

2011年,洛桑桑盖接任了达赖喇嘛的西藏流亡政府领导人一职

这篇文章的标题很有意思:"达赖集团内部互撕升级 ,'大选'令矛盾日益公开化"。从民主政治的观点看,除了将一个民主政府称为某集团之外,这句话是对此次大选相当正面的描述:政治中的纷争(互撕),从宫廷权斗走向公开竞选,好比发生矛盾的市民从街头斗殴演变为法庭辩论,当然是一种文明的升级;其升级的根本之道,则在于将矛盾公开化,让选民完全了解其分歧,并以选票作出抉择。如果以顺从无争作为政治的完美形态的话,那么公开透明、政见"互撕"的民主选举永远都不完美,而这正是它真正的完美之处。

然而,在中国的宣传语境中,这个标题是一句完全负面的陈述:政府应该是一个以某人为核心紧密团结的组织,核心领导人一言九鼎,没人敢和他"互撕";实在忍不住要撕,也不要升级,更不能公开,只能通过内部渠道,在尽量小的范围内解决。掩盖不住或者需要公示的争斗,则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比如"反腐",将其"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至于真实原因,普通民众休想知道。这样的领导人英明伟大,这样的政府团结高效。因此,在中共官方媒体的宣传中,民主国家的议员争辩过激是笑话,而人大代表歌功颂德、政府报告高票通过则是美谈。

中共"内部互撕"何时升级?

Chinesischer Journalist Chang Ping

时事评论作家长平

在《中国西藏网》这篇文章中,政治反对人士召开新闻发布会,批评选举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显示出达赖集团内部矛盾的日益公开化",似乎就能证明这场选举不正当。它质疑道,在大选"励志戏"中,"配角、观众都不给面子,演着演着就成了互撕'宫斗戏'",谁还会相信这样的"民主"?它似乎认为,像中国"两会"那样,"互相给面子"的团结一致,才是真正的民主。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主任朱维群也很不屑地说:"达赖集团内部这些人现在的打啊、斗啊、闹啊"。不过,官方表态在评论以下事实时无法自圆其说:在去年10月举行的首轮投票中,反对达赖喇嘛"中间道路"的候选人李科先出局。现任司政洛桑森格和议长边巴次仁一同出线。前述文章称,在达赖喇嘛的压制之下,"藏独分子"无缘参选。朱维群却说,"最终不论谁当选,都不会改变'西藏独立'的分裂主义政治纲领"。

中国政府反对"矛盾日益公开化",不仅仅在于攻击西藏流亡政府等民主选举,而且倾情示范。全国"两会"前夕,一封要求批评习近平执政错误、要求其辞职的"公开信"出现在官媒"无界新闻、"主页上。在民主政治中,这种 "不给面子"的"互撕"司空见惯,而且必须如此,并不需要如此"神秘",但是中国政府恼羞成怒,大动干戈,据称成立了庞大的专案组,包括知名媒体人贾葭在内的多人因此失踪,哪怕他们跟"公开信"并无关系。无数人渴望,中共的"内部互撕"也能升级换代。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