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长平观察

长平观察:共青团有什么关系?

共青团员的身份再次在香港引发热议。时评人长平认为,共青团员政见可能相异,但是团组织在中国并非徒有虚名。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大学学生会内阁选举中,来自内地的候选人叶璐珊被问到是否共青团员,她承认此身份并指港大99%内地同学皆为共青团成员,此乃"好普遍现象","不清楚(台下会众的)疑虑"。这在香港再一次成为媒体热点,让很多内地人感到大惑不解:难道共青团员身份有问题吗?

在我看来,叶璐珊被质疑的,与其说是共青团员身份,不如说是她作为内地学生所持的政治态度。在被问到对中共执政的看法时,她表示中共为中国执政党,应该看到其成就;当中有不足可作出批评,共产党也作了改正。尽管她表示反对中共干涉港澳事务,但是在香港人看来,她对一个专制政党的基本看法,和中共的宣传大体一样:成就是主要的,大跃进、文革、镇压六四的历史,以及剥夺人权、关押异见人士、压制言论自由的现实,即便有错也只是"不足之处",而且还可以改正。

质疑落到共青团员的身份上,看似找错了靶子,但其实提出了内地人可能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这些政治观点,难道真的就和少先队员、共青团员、共产党员这些身份没有关系吗?或者说,这套从娃娃抓起的政治体系,真的就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形式吗?

少先队、共青团是中国惟一合法的少年儿童和年青政治组织。从组织章程上说,人们可以自愿申请参加及自愿退出。但事实上,作为全面控制社会资源的中共的预备组织,它们具有强大的胁迫力量。大凡合格的学生,都应该"积极向组织靠拢"。被组织拒之门外,或者拒绝加入,不会有立即的负面后果,但是在升学、就业方面会有一些潜在的麻烦。比如,一个非团员不大可能成为最重要的班级干部,更没有可能享受"优秀共青团员"等荣誉带来的好处,未来入党也会面临困难--党员是成为绝大多数政府官员甚至报社主编等职务的前提条件。因此,叶璐珊所指99%是共青团员应该是一个事实,不仅港大的内地生,而且全中国大学生都是这样。

Stundenten in China Universität Peking

中国内地的大学生

正因为如此,很多人希望把这种组织"去政治化",等同于一个单纯的优生选拔机制,或者视之没有功能但不必冒犯的空架子机构。但是,我们应该看到,第一,作为排他性的政治组织,甚至惟一的合法组织,胁迫大多数人参加,它的存在本身就剥夺了青少年的政治权利,应该受到谴责。第二,它是一个明确的政治组织,加入时要求宣誓效忠,也始终在进行政治宣传教育,"去政治化"只是一厢情愿的想象。比如,一个公开反对中共统治的青年,是不会被允许加入共青团的。

入团身不由己,退团也并非自愿。我在大学时曾提出退团要求,老师代表团组织回复说:"要么你就继续好好呆着,要么就让组织把你开除出去。"我也没有听说过有谁因为不交团费、不参加组织活动而被团组织提早除名。自2005年法轮功组织号召"三退"(指退党、退团、退队)以来,退团更是噤若寒蝉了。

共产党统治的国家都有类似组织,如苏联共青团(Komsomol)、东德自由德国青年 ( FDJ)等。历史研究表明,它们都在强化共产专制意识形态、维护共产党极权统治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没有理由把中共领导的共青团视作一个例外。它的极端形式是希特勒青年团(HJ)--这个比较可能会让很多中国青年不满,但是谁也无法否认它们在组织形式上具有高度的相似性:全国惟一合法的青少年政治组织,号称青年先进组织,胁迫或强制绝大多数青少年参入,进行政治宣传教育,作为统治集团的预备力量,等等。

任何组织都不可能洗尽所有人的脑,因此共青团员并不意味着持有相同的政治态度。历史上著名的反纳粹组织"白玫瑰"(Weiße Rose)的领导人绍尔兄妹,也曾经是希特勒青年团的团员。共产党统治结束之后,苏联共青团和东德自由德国青年虽然解散或边缘化,也没有被宣布非法。但是,这些并不意味着,少先队、共青团在中国的存在无关紧要。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