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长平观察

长平观察:党校门口那块石头

中共中央党校移动江泽民题写校名的石头引发猜想。时评人长平认为,应当吸取几代人被绑上权力战车的历史教训。

(德国之声中文网)习近平下了一盘棋,棋子就是中共中央党校的那几块石头。他先虚晃一枪,移走了校门口江泽民题写校名的那块大石。观棋者或大惊失色,或大喜过望,满世界奔走相告:江泽民危矣,"上海帮"完了!

这种猜测并非无稽之谈,捕风捉影本身就是极权政治的解读方法,盖因那里没有光明正大的信息通道。这些石头或匾牌,缘于政治原因立起来,也就可能缘于政治原因扔弃掉。林彪、华国锋的墨宝都曾一夜之间在标语碑、墙壁和书页上消失。我的家乡曾建一座大公园,幸得时任总书记胡耀邦题写园名,1986年竣工时胡耀邦下台,但仍是中央领导,于是那个匾牌长时间被置于门口地上,作欲挂未挂状。生前爱题字的前江西省副省长胡长青,因贪污罪被枪毙之后害苦了很多人。

另一方面,众所周知,习近平的反腐需求并非法律而是权力斗争。依据法律,中共高官及曾任高官少能幸免;依据权斗,则看局势发展和权力控制。宫廷斗争比法律更残酷,以任何手段把谁打倒都有可能,刘少奇可以被毛泽东 "失踪",赵紫阳可以被邓小平软禁,江泽民当然也可以被习近平抓捕。

毒树之果与恶虎相斗

没有直接卷入利益纠葛的热心观棋者,大体分为三类。一类人代表中国多数民众,明知道反腐跟法治建设无关,但是也乐于见到贪官倒霉。尤其是那些痛恨江泽民构建"上海帮"权力体系,迫害法轮功练习者的人,他们相信无论怎样的惩罚,都是他应得的"报应"。有些人相信,恶之花也是一种花,毒树之果也是一种果,它们假扮的春华秋实,胜过黑暗无声。这样的期盼可以理解,但是它在毒化程序正义的同时,可能连最基本的现实都无法改变。那么多贪官倒下了,有谁能说现在的官僚更加清正廉洁?

第二类人假想广大民众是海边劳作的渔翁,乐于见到鹬蚌相争。或许他们不会这么天真,知道权力之危害远胜于鹬蚌,但也想象自己是在坐山观虎斗。一群猛虎互相撕咬,在遍体鳞伤中奄奄一息,围观者不是武松也能打虎。权力斗争的确是内耗,毛泽东就把中共搞得散了架。但是,几代人被他绑上权力的战车,无数生命化为炮灰,这样的代价谁能承受?

强化权力会带来民主吗?

在中央党校这盘棋中,江泽民题字石是关键棋子,不得轻易移动,移动必有大事。然而,观棋者猜到了开头,却没有猜中结果。据报道,这块石头并非遭到废弃,而是从校门外移到了校内的主楼前,属于该校整体景观调整的一部分。其余部分包括,凸显毛泽东题词"实事求是"影壁,竖立毛泽东、邓小平及共产党鼻祖"外国势力"马克思、恩格斯等人的石像。此外,还将立起中共塑造的模范党员干部焦裕禄、谷文昌的塑像。一句话,该校大兴土木,并非只是为了眼下的"去江化",而是为了更宏大的理想:强化红色传统。

Chinesischer Journalist Chang Ping

本文作者长平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红色传统"一直被视作是中国现代化的障碍,是千呼万唤的"政治改革"的改革对象。但是习近平上台以后,开宗明义宣布不能以后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公然反对宪政民主,亦步亦趋模仿毛泽东权斗招式。

但是,这无碍于第三类人对他的期待。他们相信,习近平牢牢地掌握大权之后,别无他念,唯有青史留名:深化政治改革,推动中国民主化进程。几乎一模一样的幻想,也曾投射于江泽民、朱镕基、胡锦涛和温家宝。这种幻想的心理动机,可以说是传统文化中的清官情结,也可以说是自我麻痹。毛泽东的权力专营已有先例,中共自己都检讨其"晚年错误"(实则是"罪行")在于"个人崇拜"(不过是"独裁专制"的另一种说法)。大权独揽者的确可能做一时的好事,比如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但是一到"六四"民主运动等关键时刻,立即显示独裁本色,摧毁民族之千秋大业。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