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长平观察

长平观察:从厦门抗议到古雷爆炸

古雷半岛接连发生PX工厂爆炸案。时评人长平认为,多年来的环保抗议运动所反对的,与其说是技术,不如说是管理这些技术的政府。

(德国之声中文网)2007年厦门反PX项目事件,是中国环保抗议运动的一个里程碑。此后数年间此起彼伏的环保抗议事件,都受到它的激励。它不仅让民众学会了上街"散步"--这个创造性的词汇,让中国对游行示威的近乎禁止的限制显得滑稽可笑--也让政府学会了在抗议面前让步。另一方面,关于那次抗议的争议延续至今。批评者认为,抗议运动夸大了PX项目或者其他污染工程的毒害性,拒绝接受在发达国家已经成熟的技术。

本周一福建古雷半岛发生爆炸,方圆几十公里内都能感到强烈震感,至少19人受伤住院。这是继2013年7月之后第二次爆炸。周二再次复燃,目击者称"现场火光冲天"。很多民众才知道,原来这个项目就是当年著名的厦门抗议逼迫政府搬迁的PX工厂。厦门市民也许一边为损伤者感到难过,一边也为自己坚持抗争感到庆幸。那么多专家学者口中的国外成熟技术,为什么会接二连三发生爆炸呢?

Chinesischer Journalist Chang Ping

长平:“古雷半岛的爆炸声,是这些抗议的另一种回响”

2010年我曾参与广东番禺的反对建立番禺垃圾焚烧运动,对批评者的指责有切身的体会。跟厦门PX抗议比起来,番禺那场抗议已经让问题呈现得更加清晰:抗议者的主要反对理由,已经不是项目本身的毒害,而是项目本身没有经过正常的公示、环评等程序,而且被搜索出在招投标过程中有明显的腐败行为。但是,抗议者仍然不能说穿的是:我们反对的对象,看起来是污染项目,实质是建设和管理这些项目的政府。

中国需要发展,很难拒绝各种科学技术。民众为了减少抗议风险,通常采用"污染避风港"的做法,即要求污染项目离开自己所在地区。政府也"欺软怕硬"地,把污染项目建设到别的地区。古雷半岛的民众也曾学厦门人进行抗议,但是政府通过学校老师监督家长等方法逐一劝告,使得这一项目最终成了当地媒体上宣称的"古雷奇迹"。

中国八成安全事故均可避免

针对古雷爆炸,一位大型国有石化企业的HSE负责人(HSE是健康Health、安全Safety、环境Environment管理体系的简称) 接受了《财经》杂志记者的专访。这位负责人称"PX作为重要的工业原料,目前几乎没法替代,而中国的产业发展阶段又离不了这些PX产业"。同时他指出,中国目前80%的安全生产事故都是完全可以避免的。"PX能爆炸这是常识,关键是他竟然真的爆炸了。要知道,一个能爆炸的东西,在正常安全监管条件下要真的爆炸,得破坏多少层安全设施才能做到啊!所以说这是制度问题"。

这位负责人把这样的制度归结为文化问题,称西方已经有两百多年的工业文化积淀,而中国只有几十年的工业化进程,因而没有形成良好的管理文化。这种说法掩盖了这样的事实:西方发达国家从意识到环境问题并拥有"成熟的技术"之后,他们用了多长的时间来实践这些技术?更重要的是,在一个随处都隐藏着腐败甚至鼓励腐败的官僚系统中,如何积淀这样的文化?正如这位负责人透露的那样,早有安监专家在检查该厂时发现安全管理状况糟糕,但并没有得到有效阻止。

在近年来的环保抗议中,民意最不信任的对象,与其说是相关项目的技术,不如说是管理这些技术的政府。中国政府如果不能取信于民,无论如何论证PX项目的必要性,最终也难逃被抗议的命运。古雷半岛的爆炸声,是这些抗议的另一种回响。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