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长平观察

长平观察:人民就想叫您一声“习大大”

有媒体报道中共禁用"习大大"。时评人长平认为,首先是权力结构,其次才是个人性格,决定了个人崇拜必然出现。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明报》报道说,中共中央近日下发文件,禁止使用"习大大"来称呼"习近平同志"。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披露,此指令至少已在政法委所辖媒体及新华社系统传达。

报道说,这份文件还要求,对"核心"的用法不要泛化,习近平权位的标准表述为"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

今年3月初,美国《明镜邮报》曾报道说,习近平对党媒刻意塑造他的个人形象很不满意,明确要求:不要叫我"习大大"。"第一夫人"彭丽媛也对媒体的阿谀奉承也不买账,不想当全国人民的"彭麻麻"。

"大大"是中国西北、华北及部分西南地区乡村方言,意指父亲或者父亲的兄辈。借助互联网"卖萌"之名,"习近平同志"成了全民的父亲或伯伯,他的妻子彭丽媛则成了母仪天下的"彭麻麻(妈妈)"。

习近平以"领导小组"的名义重振朝纲,独揽大权,对"习大大"的各种歌功颂德遍及网络。今年初,多个省委书记表态"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个核心"。人们担心狂热崇拜领导人的"文革"历史重演。

这些报道有两个方面的暗示:一是中南海内部斗争激化,"这个核心"没有站稳,"习大大"遭到反对。二是"习近平同志"其实比"习大大"思想开明,头脑清醒,意志坚定,为了把中国人民带向民主自由的未来,一直同身边潜伏的各种小人作斗争。

无论是哪种情况,都认为叫停"习大大"是一个信号,标志着习近平个人崇拜之风终于停歇了。

跟海外媒体形成对比的是,作为"党的亲儿子"的新华社,不仅没有证实"习近平同志"不喜欢"习大大",而且被写入正式报道的"习大大"并没有要清除的意思。例如,2015年9月9日教师节,习近平走访北京师范大学,来自贵州遵义的教师刘轶问:"总书记,我叫您'习大大'可以吗?"习近平爽快地回应说"YES"。看到北师大同学打出标语"习大大辛苦了",习近平 "会心地笑了起来", "还一直说'好好好'"。

父权与专制同构

我并不因此认为,"习近平同志"不买"习大大"的账,完全没有可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正是专制者的通常性格。

和诸多专制政权或官僚体制一样,官衔和等级在中共体系至关重要。同时,小朋友被引导称领导人为"爷爷"、"伯伯"、"奶奶"或"妈妈"。这是因为,父权与专制同构,互为表里。

1958年9月,毛泽东亲笔写信给刘少奇、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建议对领导人"一律称某某同志",并详细举例说,"例如:主席,称毛泽东同志;总理,称周恩来同志;林总,彭总,贺总,称林彪同志,彭德怀同志,贺龙同志。其他,以此类推。"

然而,这并不是什么中共转向民主自由的信号。几年之后,文革爆发,毛泽东作为全民父亲的形象塑造达到高峰,"好儿女"们以"捍卫"他的名义互相残杀。在小学教科书中,周恩来仍然是"周伯伯",邓颖超仍然是"邓妈妈"。

"儿子"把持"爷爷"的权力

邓小平上台之后,以"功过三七开"的定论,维持了毛泽东的父亲形象,只不过就像古代很多皇帝一样,是一位"晚年犯了错误"的父亲。邓小平由此提出"反对个人崇拜",并自称"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完成了颠覆毛泽东指定接班人华国锋权力的"合法"论述。

Chinesischer Journalist Chang Ping

本文作者长平

在1978年12月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上,邓小平保留了毛泽东时代的老规矩,强调"党内一律互称同志,不要叫官衔。"假如叫官衔,没有在名义上当过最高领导人的他,垂帘听政时大概没有"小平同志"这么顺耳。

不过,"人民的儿子"并不介意人民称他为"邓爷爷"。他钦点的中共总书记们,也同时享有"同志"和"爷爷"的称谓,"儿子"反倒成了他独占的殊荣。并非像媒体所塑造的那样,这是因为他谦虚。事实上,这个"儿子"把持了至少四个"同志"及"爷爷"的权力。

不叫"大大"叫啥呢?

习近平上台之后,"儿子"的阴影逐渐散去,让他比两个前任更有机会塑造个人形象。独揽大权之后,无论他愿意还是不愿意,个人崇拜都必然产生。和很多分析家看法不同,我认为这首先取决于权力结构,其次才是个人性格。

历史告诉我们,无论是怎样的专制者,宣传机器的任务都是为他塑造个人崇拜的形象。由于这种形象违背常识和人性,它也是自然的"高级黑"。但是,倘若以为宣传官员刻意"黑"之,不是对专制体制的无知,就是在和它演"双簧"。

很多支持习近平的国际时尚人士也不满意"习大大"。在"亲民包子秀"之后,习近平在网络间获得绰号 "包子"--省略了民间这一称呼前面的"土"字。"习大大"的问世,更让人觉得这个"土"字不需要提了。

力图摆脱"人民儿子"邓小平的阴影,向精神父亲毛泽东看齐的习近平政权,最大的宣传障碍就是伴随着思想贫乏的词语贫乏。很有可能,习近平既嫌"习近平同志"过时,也觉得"习大大"土气,甚至不愿意重复老套的"核心",他还没有找到合适的称谓。

至于个人崇拜,跟叫停什么称谓没有关系。惟有改变权力结构,它才有可能不成为祸害。

接受专制教育的广大人民,发自肺腑地,就想叫他一声"习大大"。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