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长平观察

长平观察:习近平的思想严打运动

习近平再谈做好思想政治工作。时评人长平认为,习近平比前几任中共领导人更热衷于毛泽东的思想改造运动。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刚刚召开的中央统战工作会议上,习近平强调"要做好党外知识分子工作",称这是统一战线的基础性、战略性工作。他要求中共官员学会同党外知识分子打交道特别是做思想政治工作的本领。

习近平上台以来,对做知识分子思想工作的兴趣大大超过几届前任,仅次于喜欢舞文弄墨的毛泽东。他的这段讲话的基调,和2013年的"七不讲"文件、"8.19"讲话,以及2014年在北京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是一致的。和前几任中共领导人相比,习近平更强调团结、利用和改变知识分子,对邓小平提出的"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口号不感兴趣,而热衷于毛泽东的思想改造运动。

改造灵魂与尊重知识

由于毛泽东对待知识分子太过狠毒,不少人倾向于认为他年轻时在北京图书馆受过心理创伤。事实上,改造知识分子是所有共产党集权国家的通行政策,也许加上毛泽东的个人气质作用,中共将之推向了极端。其最大的特点是通过羞辱和自我羞辱来改造知识分子的灵魂,让他们放弃尊严,甘受利用。

邓小平夺权以后,从务实政治的立场,恢复高考,倡导科学,重用知识分子。"尊重知识、尊重人才"成为社会主流口号,也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一种错觉,让知识分子以为可以跟党合作推动政治民主,最终迎来1989年的"六四"镇压。毛泽东在"反右"运动中提出著名的"阳谋"论,其实邓小平主导的八十年代是一场更大的"阳谋"。

喜欢炫耀英文和科技论文的江泽民,通过"三个代表"理论,把科技知识分子的作用进一步抬高。他说,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中掌握科学文化知识较多的一部分,是先进生产力的开拓者,在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中有着特殊重要的作用。但是,江泽民对人文思想及知识分子并没有真正的体认。

同样是技术官僚出身的胡锦涛,鹦鹉学舌地重复邓小平和江泽民关于知识分子的论述,强调"人才问题是关系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关键问题,必须紧紧依靠广大知识分子,发挥他们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然而,当维稳成为"和谐社会"的主要任务之后,知识分子就成为"新黑五类"的重要成员了。

一场针对思想的新暴力运动

成长于"文革"、没有接受足够教育的习近平,对知识分子有着类似毛泽东的个人热情。他在掌权以后多次发表对知识分子的谈话,几乎都不再重复"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发挥知识分子的积极性"等官僚套话,而是强调知识分子为党所用,否则就坚决打击。

Chinesischer Journalist Chang Ping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据报道,在"8.19"讲话中,习近平指责说,当前知识分子队伍规模不断扩大、构成复杂多元,自我意识、个体意识强化,利益诉求和政治诉求交织,出现了少数人与党和政府疏远疏离的倾向,甚至出现了个别同党和政府离心离德的人。要求宣传部门 "要加强教育引导,好的要鼓励,不好的要管束,不能放任自流"。

"六四"之后,知识分子中的改良派不仅没有幻灭,还在异议空间被剥夺之后成为主流。他们希望对党勇敢谏言,令其礼贤下士,集思广益,实现对民主自由的承诺。江泽民和胡锦涛时代尽管打压异议人士从不手软,但是对改良思想的态度暧昧含混。习近平对此颇不耐烦,旗帜鲜明地反对宪政,坚决打击皮里阳秋的网络大V和NGO组织。一些对推动中共自我改造抱有幻想的知识分子,如许志永、伊力哈木、浦志强和郭玉闪等,都被判刑或拘押审讯。

毛泽东政治运动的遗产仍在,知识分子被改造的灵魂未曾恢复,兼具良知和勇气者并不多见。邓小平时代以后,不少知识分子又从与党的合作中尝到了甜头。因此,习近平并不需要或者也没有更多"做思想政治工作的本领",只是对内不再假装斯文,对外不在乎国际形象,简单粗暴打压即可。这场针对思想的新暴力运动才刚刚开始,它对中国和世界都必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