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长平观察

长平观察:中国网络最大危险来自哪里?

中国公布网络安全法草案并征求公众意见。时评人长平认为,该法规不仅不能保护网络安全,而且增加了网民表达意见的风险。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中国上网很不安全。你的手机和邮箱每天都收到大量广告,保险推销员对你的工作、收入和家庭情况了若指掌,一些骗子和盗窃者轻而易举地获得你的隐私,甚至有人口贩子熟悉你孩子的上学路线……这些信息很多时候都是通过网络泄漏的。有的是犯罪分子以骇客手段攻击获得,有的则是你的网络服务商直接售卖出去的。

有两个办法保护你的网络安全,一是求助于执法部门,二是通过商业购买。但是,这两方面的情况在中国都令人失望。以保护你的安全为名登记你的身份信息的公安部门,也明目张胆地把这些信息拿到网上去做生意。买个杀毒软件吧,你一查果然病毒如麻,木马成堆,然而它们很有可能就来自这些软件公司。

如此看来,新华社等中国官方媒体说对了,网络安全至关重要,迫不及待。今天(7月8日),各大媒体公布了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初次审议通过的

网络安全法草案,

并征求公众意见。草案规定网络营运商不得设置恶意程序,应及时向用户告知安全缺陷、漏洞等风险,还须采取数据分类、重要数据备份和加密等措施,防止网络数据被窃取或者篡改,等等。

然而,浏览一下网络留言,你会发现这个法规并不像官媒说的那样受网民欢呼。恰恰相反,它增加了更多不安全感。中国境内网络的大量评论遭到删除,因此你读不到在推特上看到的嘲讽和愤怒。还有人说,由于网络留言太不安全,即便允许,他们也不敢对这个正在公开征求意见的法规草案提出什么意见。

Symbolbild China Internetzensur Zensur Internet

中国网民要面对政府大张旗鼓地"依法断网"。

网络安全的前提是言论自由

网络安全威胁来自三个方面:一是个人或者机构的袭击和盗取;二是网络服务商保护不力或者恶意泄漏;三是政府部门滥用权力,侵犯公民隐私和言论权利。这个法规草案对前两者作了一些禁止性规定,而对后者不仅没有限制,而且授予了更大的空间。

在中国,更大的网络威胁显然来自后者。这不仅仅因为权力部门监守自盗,放任网络犯罪,甚至与商业机构互相勾结,贩卖公民信息牟利,更因为当局利用网络限制言论自由,打压批评意见,操纵网络污名异议人士,甚至以网络言论为依据重判入狱。

在网络发布与官方不一致的突发新闻,会以造谣的罪名被抓;贴一张图片声援香港街头抗争,会以勾结境外敌对势力的罪名被抓;讲一点民主宪政的常识,会以寻衅滋事的罪名被抓;办一个网站来促进民族间的信息沟通,会被判无期徒刑……跟这些危险相比,前述被骗被盗的网络安全问题,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全国人大常委会初审通过的所谓

网络安全法,

在没有任何限制条款的前提下,规定"为国家安全和侦查犯罪的需要,侦查机关依照法律规定,可以要求网络运营者提供必要的支持与协助"。网络言论治罪,有了更直接的法律大棒。

2009年当局为阻断信息传播,曾在新疆断网半年。这被认为是一个粗暴地剥夺公民信息权利的野蛮事件。此网络安全法草案,却为这种作为背书,将其列为肯定性规定:"国务院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经国务院批准,可以在部分地区对网络通信采取限制等临时措施。"此法若得实施,当局就可以大张旗鼓地"依法断网"了。

网络安全的前提是言论自由。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如果没有这一前提,其他网络安全法规都难以实施,而且会成为当局进一步打压言论自由的帮凶。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DW.COM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