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长平观察

长平观察:万里改革亦枉然

中国媒体借万里辞世呼唤改革。时评人长平认为,改革派并非诞生于单纯的道德感召,没有反对派的政治只会走向专制保守。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委员长万里辞世,媒体称"全国民众悼念如潮"。浏览一下社交媒体,会发现这显然有些夸张。媒体这样说,是想借题发挥,皮里阳秋,呼唤改革。《新京报》的社论《悼念万里,向改革家致敬》是一个典型的文本,其中说:"纪念万里,是向当年的改革家致敬,也是让改革精神薪火相传。珍视他们留下的精神遗产,也能为时下的改革找到历史刻度。"

万里被认为是中共改革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其主要改革事迹,是在1977年出任安徽省委第一书记后,支持并推广小岗村村民自发实行的"联产承包责任制",让被剥夺土地及生产自主权的农村恢复了一些活力。他的另一个政绩,是1988年出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之后,主持制定法律及有关有关法律问题的决定87个,被认为促进了中国的法治建设。

同样呼唤改革的《财新》网站,发表了政论作家马立诚的一篇回忆文章,称1998年他与人合作出版回顾改革斗争的《交锋》一书后,受到万里的约谈。万里鼓励他说,"不要怕!要跟'左'的东西斗下去,不然改革开放就危险。"在中国当下压抑的政治环境中,这段话显然会被解读为另有深意。

不过媒体未能提及万里在"六四"期间的表现。当时他身为改革派政治明星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参与高层决策是职责所在,也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当年5月25日,他提前结束北美访问回国,于5月27日在上海发表了书面讲话,表示"坚决拥护"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决定,"完全同意"李鹏及杨尚昆的意见,站在了镇压学生运动的一边。传言他遭受胁迫,作出违心表态,民间颇多同情。但是,同情不能勾销支持镇压的历史罪责。万里与邓小平、李鹏等人的苟合,让本身就不强硬的赵紫阳失去了关键性的支持。

改革派从何而来?

但凡遇到改革派人物辞世或者祭日,渴望民主自由的中国媒体就大抒其怀,盼望改革新星,情切切而意绵绵。在反对民主宪政、大抓维权律师的现实中,这些声音越来越孱弱,仅剩些许哀鸣。媒体最应该做却不能做的事,是检讨中共党内即便有了胡耀邦、赵紫阳和万里这样的改革派,又能走得多远?为什么他们不能改变专制体制?甚至像习仲勋这样被认为清廉正值的改革派领导人,连自己的儿子都影响不了,在其去世之前家族财富已经不可与外人道。如果不检讨这些问题,纵使呼唤出一个新的改革闯将,他又能所为几何?

更重要的是,改革派从来不是在单纯的道德感召中璨然而现的。道德感召固然重要,但是它只有在合适的政治环境中才会生效。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中国有幸走上改革开放之路,得益于毛泽东去世之后的高层权力倾轧。邓小平等人作为党内反对派,必须拿出与 "四人帮"及华国锋不同的政治主张,来赢得更多的支持。万里在和马立诚见面时说,他在安徽改革阻力很大,"我对他们(反对他的中央领导)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当时斗争非常激烈"。如此强烈的反对声音,在今天中国的政治格局中难以想象。没有反对派的政治,只会走向专制保守。

Chinesischer Journalist Chang Ping

作者长平

因此,不难理解的是,新华社发表的万里辞世官方讣告中,尽管简述生平时提及安徽改革,但是结论定性中对"改革"一字未着,而是强调"万里同志一生忠于党,……坚定不移地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讣告最后说, "我们要学习他的革命精神、崇高品德和优良作风,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这种"万"变不离其宗的悼词,从呼唤改革的媒体立场看,俨然离题"万里"。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