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长平被迫离开南方报业集团

中国著名媒体人、专栏作家长平,被要求彻底离开南方报业集团,随后长平在新浪微博上写道:"鄙视和抗议所有的因言治罪。"

default

长平已成漫画人物

中国媒体的严冬要提前来到?

长平本名张平,曾任《南方周末》新闻部主任,《南都周刊》副总编辑、2003-2004年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访问学者,离职前是南都传播院首席研究员。以敢言著称。

南方报系曾被公众冠以"中国的良心"标签,在逼仄的中国媒体环境中,一再触及社会敏感话题,并汇聚一批颇具新闻理想的媒体人。多年来,南方报系在官方打压和民众力挺的背景下,历经多起传媒业的公共事件。2008年,时任《南都周刊》副总编的长平在《南方都市》报上发表《西藏:真相与民族主义情绪》等系列文章,他直指中国政府在"3-14西藏动乱"事件中阻止外媒进入现场获取第一手采访资料,并呼吁中国政府应与达赖喇嘛进行对话。文章发表后引发舆论争议,随后长平在报社内部处于停职状态。

另据消息,南方报业集团下属最重要的报纸《南方都市报》评论部主任李文凯和两名编辑被调离。

目前,此事件在持续发酵中,民间成立了"长平粉丝团"以示支持,也有媒体同行率先发起了"新五毛行动"--为长平的帐户捐助"五毛钱"以示对中国当局控制舆论的抗争和对长平的支持。"声援长平联署信"截止28日上午,已经有一千五百余名的签名者。

一位中国网友发出质询:"似乎是多米诺骨牌,2012,中国的媒体严冬,要提前到来了?"

我不能保证,我早已做出选择

事件发生后,长平在新浪微博和Twitter上留言:"谢谢所有关心我的朋友。没有特别的原因,我惟一的错就是坚持写时评文章。一直有人找我谈不再写,但我不能承诺,于是就选择了被辞职。鄙视和抗议所有的因言治罪。"

长平在讲述被"离职"的经过时说,单位领导说他给报社造成的"压力太大",问他能不能"主动辞职",但遭到拒绝。"后来一位领导甚至问我'你能不能保证不写文章了,说不定还有商量的余地',我说'不可能保证,我早已做出选择'"。长平说,报社最终找到一个看起来'合法'的理由--合同快到期不再续聘。

"我对他们说'对你们貌似得意的找到合法理由来处理我的事情表示鄙视。法律、规章等都成了你们打击一个说真话的人的工具,和南方报业曾报道过的那些打压言论的新闻没有区别'"。长平说,高层回应他的抗议时表示,"无法抵抗来自上面的压力,不得不做出现个选择"。

对于南方报业集团无法抗压而选择牺牲员工的作法,长平认为:"南方报业在过去争得了很多言论自由方面的荣誉,但现在扮演了一个破坏言论自由的角色,这是尤其可鄙的,打压者此时在收获南方报业的荣誉,这也是不公平的。不能抹去因言治罪的恶,他们的恶还是恶!"

"这个事情发生后,其实我最大的感受是哪里都是媒体,我不必再依附于传统媒体。"

继续收紧言论的信号

长平被南方报业要求离职的事件发生后,德国之声记者打通长平所在报纸《南方都市报》主编庄慎之的电话,他强调:"让长平离职的原因就是'合同已经到期,不再续聘',有一点要强调,并不象《纽约时报》报道所说,是他作了不合适的工作,而是南都的工作不再适合他。"

中国公共知识分子、评论人莫之许认为:"长平的言论并不出格,仅仅是不符合正统而已,但两年来,某些势力攻击南报集团时,总是举长平为例,从这个角度,长平被辞职是一个很微妙的心理事件,似乎在向关注此事的各方暗示,攻击南报集团的势力得逞了。赶走长平是继续收紧言论的信号,当局如此行事并不出人意料,对此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翻墙,并力求在墙外形成某种内容再生产机制。所以长平如真的告别媒体时评未必是坏事,毕竟有网络,有推特,想说话不是没有办法;以我个人而论,10年来,渐次从评论管理岗位、社论写作、时评写作一路退出,转向论坛、博客直到微博,总体感觉收获大于失去,能有话实说是最奢侈的人生,太值了。"

作者:吴雨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