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长城也有漏洞

“中国属于世界上审查互联网最严格的二、三十个国家之一,但反映当前西藏抗争行动的图象和手机视频仍然飞速传到了西方世界。”柏林日报以这段话表明,中国已无法全面控制互联网:

default

“西藏人权民主中心的网页与拉萨及其周边地区提供消息的人直接联系,不断更新信息,除了目击者的报道外,还公布发自西藏的最新照片和音像。1996年以来,这个批评中国的网页在印度北部的达兰萨拉经营。

如果在中国,这个网页早就被取缔了,因为除了香港和澳门特别行政区以外,中国人不能自由登陆网页。业内所称的‘防火墙’是一种越来越精细的封锁和过滤系统,它使中国网民无法冲浪进入英国广播公司等网页。但西藏的例子表明,中国当局在这场虚幻世界猫捉老鼠的游戏中也一再遭到失败。”

南德意志报给一篇文章起的标题是“长城的漏洞”,指的是中国官方对互联网设立的“防火墙”已经被网民逾越。文章写道:

“图象的威力巨大,害怕图象的人总要竭尽全力阻止它发挥其瓦解作用。中国也担心西藏最新图象产生的印象,但它不能象缅甸军人政权那样走极端。出自经济原因,远东这个新兴经济大国需要与世界网络有效地连接起来。所以,共产党政府采用了一种人工与机器混合监督的做法。它既要保证互联网不被人用来传播在它看来是颠覆政府的思想,也要使网民无法进入它政治上不喜欢的网页。但总的来说,只要网民能进入互联网,政府就无法达到这一目的。有办法的人,总能找到越过‘防火墙’的方法。

中国早就形成了一种次文化、甚至一门小产业,这就是专门寻找官方防护伞中的漏洞。只要付钱,就有人帮你在‘防火墙’下挖掘虚幻的地道,并告诉你如何给自己的电子信加上密码。为了搜寻到未经检查的信息,可以登陆一些搜索引擎的外国版本。如果担心数据交流被人登记,可以使用所谓的匿名化:使数据交流通过许多中间计算机进行,这些计算机的排列就象洋葱头一样,一层贴着一层,使确认原来的发件人或收件人变得更为困难。

不过,被国家权力部门盯上的人,当然要做好一切准备。德国血统的英国记者奥古斯特一次对一名中国官员谈到他即将脱稿的一本书时,这位官员脱口而出说道:‘对,我很喜欢这本书。’奥古斯特回到住处后,发现有人动过他的电脑。”